Nursery tale

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晨星Online71-75

第七十一章

  陽光明媚,天氣涼爽,天上幾片雲朵飄動著,顯得悠閒。

  風輕輕吹拂過碧綠色的湖面,帶起一片漣漪,同時也吹動了樹梢,此起彼落的沙沙聲不絕於耳。

  兔崽子神夜正在一旁遊玩著,這一切平靜的畫面,令人感到無比的熟悉。

  轉過頭,一抹陽光般的燦爛笑容正在不遠處,陰鬱的心情,頓時一掃而去,豁然開朗了起來。

  從草地上站了起來,直覺地想要投入對方為他敞開的懷抱,但就在他即將接觸到那令他流連不已的胸膛時,那溫煦笑容頓時化成一陣泡沫,隨風而去。

  「不!!!!!」

  床上的人兒倏地坐起,驚惶的眼眸不住地在房間內巡視著,卻不見想要尋找的目標。

  拉開身上的被子,一躍而起,衝出房門,焦急的心情讓他沒注意到身體的不適,他奔到了客廳。

  沒有!

  依然沒有發現想要找的目標,慕向月彷彿經過百米賽跑般的喘息著,但他依然不止歇,只想找到他所要找的。

  踩著踉蹌的步伐,慕向月往廚房奔去,卻依然撲了個空,他有些失措。

  雙腳彷彿無力般的令慕向月滑落在地,雙腳屈在兩旁,雙手撐著地,頭低垂著。

  沒有……沒有……沒有人在……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沒有人會留下來!?

  眼淚無法遏止的從眼角湧出,滴落在地,但慕向月卻似毫無所覺般,並不伸手將它拭去。

  「喀!」

  驀地,一道聲響從客廳響起,驚醒了慕向月。

  他緩緩地轉過頭去,只見方才他千尋萬找的人,正站在眼前,臉上空洞的表情,霎時被驚喜給替代。

  沒有一絲猶豫地爬了起來,撲向對方,緊緊地抱了住,深怕下一刻,雙手環著的人,就會消失不見。

  雲向日楞楞地任慕向月抱著,因為方才的那一幕,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。

  方才只是想小解的他,去了趟廁所,卻沒想到一出來,發現床上空蕩蕩的,不見應該在床上休息的人。

  以為慕向月只是去喝水的他,便走了出來,卻沒想會撞見那樣的慕向月。

  失神的雙眼,彷彿望不進任何東西,加上空洞的表情,讓他乍見慕向月的那一剎那,彷彿看見了一尊人形娃娃,沒有情緒,沒有靈魂,讓他不安了起來,彷彿下一瞬間,慕向月就會消失似的。。

  但幸虧的是,下一刻慕向月的臉上出現了喜悅,像個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,突見光明的人,不禁地奔向那個光亮處。

  「你還在……你還在……」慕向月不斷地低喃著,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滑落,他擁著雲向日的力道,更加了幾分。

  雲向日聽到了,也感覺到了,他伸手回應著慕向月。

  他感覺到慕向月並不只只是因為醒來看不到他而失措,一定還有著其他原因,一個讓慕向月變得如此脆弱不安的原因。

  他想知道……只要是有關於他的一切,都想知道。

  雲向日發現,原來自己竟是如此的貪婪,不只是現在、未來的慕向月,連過去的慕向月,他都想擁有。

  他,慕向月是屬於他──雲向日的!

  懷中的慕向月似乎是哭累了,也似乎是平靜下來了,喃喃地低語以及哭泣不聞,只剩低聲的啜泣。

  手撫上慕向月的後頭,將對方抱得更緊,他要讓懷中人知道,他會將他牢牢的抱在懷中,不會放開!

  漸漸地,慕向月似乎安定了許多,他抬起頭來。

  哭紅的雙眼,還沒來得及乾的淚痕正掛在兩旁的臉頰上,蒼白的雙頰,也因激動有了紅潤。

  雲向日不禁的低下頭,輕輕在對方唇上落下一吻,這如蜻蜓點水般的吻,均讓雙方身形一震。

  真實的觸感,不同於遊戲中那越吻越令人空虛的虛偽,更令人心動,更令人意亂。

  於是,一個低下了頭,一個抬起了頭,四片唇瓣緊貼在一起。

  積存許久的渴望,狂洩而出,雲向日貪索無度的汲取慕向月口中的甜蜜,舌頭伸進了對方口中,糾纏著。

  不知何時,慕向月身上寬鬆的襯衫被褪了下,任著雲向日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著。

  雲向日的嘴放開了慕向月的,讓他有喘息的空間,但卻依然不停止他的動作。

  額、眼、鼻、耳,一處一處的舔舐著,彷彿對方是一道可口的美食,令人想一嚐再嚐。

  慕向月仰著頭,雙手攀著雲向日的肩,而雙腳早已無力,若不是雲向日在自己背後的手,他早已無力地癱在地上。

  眼神迷濛,慕向月感到心中有一絲搔癢,似乎還缺少著什麼。

  於是,他情不自禁的尋找著,主動地吻上了雲向日。

  他的主動讓雲向日楞了一下,但也就只是一下,隨即便像得到鼓勵般的,更加肆無忌憚的吸吮著。

  情慾一發不可收拾。

  雲向日的吻離開了慕向月,在他的喉結上輕輕一吻,讓慕向月不禁發出了一聲呻吟。

  隨後,他移到了慕向月的肩頭,輕輕的啃咬著、吸吮著,留下斑斑的紅點,這些紅點,令上身裸露的慕向月更顯得誘人。

  雲向日的手也沒閒著,順著慕向月的後頸、背、腰而下,手搭上了慕向月身後的渾圓,稍一施力,便讓兩人的下半身更加的緊貼。

  慕向月驚呼了一聲。

  他感受到了對方的慾望,但對方也同樣感受到他的。

  他不禁有些退縮。

  但雲向日哪裡會讓他就這麼退縮。

  將慕向月緊箍在自己的懷中,口手並用,在對方身上恣意的肆虐著。

  叮咚!

  忽地,一聲門鈴聲驚醒了雲向日,不過早已情迷意亂的慕向月並沒注意到,低垂的雙眸依然迷濛著。

  低咒了一聲,雲向日打算不予理會,繼續著原先的動作。

  但……

  叮咚、叮咚、叮咚、叮咚……!

  來人似乎不懂得何謂放棄,門鈴聲接連不斷的響起,大有與門內人抗戰的意圖。

  這樣的聲響,早已構成了噪音,連被吻得失魂的慕向月也驚動了。

  「有人……」沙啞的聲音,更添幾分性感。

  「別理他。」低咒一聲,雲向日狠狠地吻住了慕向月,手也更加猖狂,他決定更加努力地不讓慕向月有機會分心。

  但既然已經清醒過來了,慕向月當然不會讓他得逞。

  他想,這次樓下的人應當是燁姊,絕無他人。

  畢竟燁姊四人唯一的例外,已經在自己眼前了,所以他當然更不可能置之不理。

  於是,他一把推開雲向日,完全不理會對方那因為自己的舉動,而低沉的表情。

  他走到客廳一旁的通訊器,拿起話筒,與樓下之人對話著。

  雲向日懊惱的坐到了地上,早知道會這樣,手腳就快一點,就不信到那時候慕向月會中途喊停!

  想是這樣想,但雲向日心中還是有一絲不確定……若是真的喊停,苦得還是他自己啊!他不禁在心中哀號了一下,順道詛咒樓下那名不長眼的不知名人士。

  總之,不管來人是誰,他都要把他大卸八塊、剉骨揚灰,以洩心頭之恨!!!

  雲向日氣得牙癢癢的,磨著牙,準備將來人生吞活剝,常人謂︰「欲求不滿的男人不能惹啊!」

  就在雲向日想著要如何料理那個不識相的人時,慕向月早已結束了通話,並用一臉怪異的表情看著他。

  「怎了?」他疑惑的問著。

  「沒……我先去梳洗一下。」慕向月單手撐著頭,似乎有些頭痛的樣子。「等等門鈴響,你去開門。」說完,便走回了臥室。

  雲向日楞了一下,雖然被打斷很不爽,但聽到慕向月的話後,心中卻不由得有一絲竊喜。

  處在慕向月的領域之中,來找他的客人,慕向月竟然要自己這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去開門,這代表著自己在慕向月的真實世界裡已經有了一席之地。

  現在,他要讓自己認識他的朋友……想到這,雲向日抑鬱的情緒,早已揮散的大半。

  雖然這個不識相的客人打斷他的好事,但看在慕向月的份上,他就大人不記小人過,放過他!

  不過,這樣的好心情,卻在打開門後,消失殆盡。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67-70

第六十七章

  「總之,你先去萬蛇窟吧。」壯漢無奈的說著。

  萬蛇窟?應該就是那個洞窟吧……

  「要找的東西是?」只知道地方,不知道要找什麼,那不就像隻無頭蒼蠅一樣,到處飛到處撞嗎?那可不行,冒著被海刮一頓的風險,慕月還是硬著頭皮問了,不然不知道目標物是什麼,到時候被當成廢物丟掉怎麼辦?

  壯漢嘆了口氣,想不到這麼一個重要的主線任務竟然會交在這樣的小子手上,看他肩不能挑、手不能提的樣子,壯漢就深感一股憂慮啊……

  「你去了就知道。」話說完,便將慕月趕出屋外,並烙下狠話,除非完成任務,否則不要再踏進這裡一步。

  被趕出來的慕月,不禁嘆了一下,哪有人不說清楚就要人解任務的,這不是找麻煩是啥?算了,既然都已經接下了,那還是認命點去解完吧。

  思及此,慕月拿出回卷,一道光閃現,人便消失在原地了,畢竟這裡離大街有一小段距離,還得穿越那有如迷宮般的巷道,還不如直接用回卷省事多了。

  另外一提,壯漢的名字的確叫做壯漢,而他的女兒則叫女孩,這兩個NPC的名字可讓慕月埋怨了好一陣子。

  晨星的設計師也真懶,竟用這種名字,這樣鬼才知道他們是任務NPC,還以為是只是個裝飾用路人甲、乙罷了。

  回到了城中心的慕月,先在隊頻詢問,隊友還需要哪些物品,順道替他們買去。

  一切準備就緒後,慕月往北方走去,踏出了城門後,挑了個比較不顯眼的角落,褪下一身的祭師袍,將忍者的頭罩戴上,10點的敏捷可以讓慕月的速度增加不少。

  等待四周無人路經的時刻,慕月腳一蹬,似飛箭般衝了出去,全然不曉一直跟蹤在後的人,眼中的驚嘆。

  仗著高敏,慕月很快的便來到奧希斯山,站在奧希斯山東側的一處懸崖邊,低頭往下看,不住地吸氣、吐氣,似乎在為自己壯膽。

  片刻之後,慕月眼一閉,縱身而下,從耳邊呼嘯而過的風,以及自身的感覺,慕月此時正以極快的速度往下落去。

  差不多了……

  心念一動,「嘩啦!」平靜的湖,頓時濺起一股不小的水花,驚動了底下許多的魚兒。

  憋著氣,慕月划著水,從水面探出頭,稍作喘氣,便以自由式游向岸邊。

  站起身,撥著散落在頭罩之外的銀色髮絲,不讓其擋住視線。

  稍微甩甩頭,身上的濕意立即褪去,這就是在遊戲中的好處,身體濕了馬上乾,就算流汗也只是一時的效果,也不用怕髒,瞬間就清潔溜溜。

  環顧四周,在慕月身後的是一座小湖,再之後便是剛剛一躍而下的懸崖了,整個懸崖成U字形圍著小湖;而他前方是一片樹林,不過他的目標不在那。

  轉過身,在他左方有著一個黑不見裡的洞窟,沒有遲疑,慕月便抬腿往洞窟走去。

  停在洞口前,換上祭師裝,手上杖一揮,慕月四周便亮了不少,他使用的是祭師的照明術,晨星在夜晚時,只會暗下一些,以跟白天作區別,不過視線並沒有阻礙,但在洞窟中可就不同了,伸手不見五指,得靠祭師的照明,若沒有祭師則只能自行攜帶照明工具了,例如慕月常用的蠟燭。

  「你們在哪一區?」將頻道轉到密語,向戰魂詢問,日向等人現在的練功位置,想必是戰魂帶過去的,除了自己,也只有戰魂熟悉這裡。

  很快的,戰魂便有了回應:「東區二洞。」

  這洞窟的路錯綜複雜,所以慕月便替這裡的區域命名,在他帶戰魂來這裡時,自然也將他自己的命名告訴了戰魂。

  往前走了一段距離,慕月前方便有了三條岔路。

  挑了右邊那條,慕月踏著步伐走去,過去在這裡窩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早就對這熟門熟路了,不怕迷路。

  在途中,有著幾隻小怪,但慕月倚著迥異於祭師的敏捷身手,皆避了開,隨後,在慕月的前方又出現了四條的岔路,走進往右屬來的第二條,很快的,慕月便與眾人會合了。

  當慕月看見眾人時,只見地上鋪著布,戰魂坐在前方,對著眾人吆喝著,而水靈則躲在他後面,悠閒的像是來野餐一樣,一旁還點著燭火,享受一人的燭光餐。

  「啊啊啊啊!!!」突地,水靈驚叫了起來,摔落了手上的杯子,一個彈跳起,撞向位在她後方的慕月,讓慕月一個悶哼。

  而戰魂立時抽刀而起,俐落的一斬,一隻青蛇立刻變成兩段,掉落在地。

  又來一次……今天是倒什麼楣呀……慕月皺著眉,無奈的想著。

  「搞什麼鬼啊!?王八子臭日向,不是叫你不要讓任何一隻蛇靠近我的嗎?」水靈一見危機解除,離開幕月的胸膛,指著日向破口大罵,完全沒注意到慕月的到來。

  「吵什麼吵!?也不想想妳輕鬆的像來度假,讓妳白吸經驗已經夠好了,還有意見啊?在吵我就抓幾隻青蛇丟過去!」日向也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,不過眼睛還是盯著場上,所以也沒發現慕月的存在。

  「唔……」方才的氣勢彷彿曇花一現,在日向的威脅之下,水靈立即噤聲,就怕日向真的丟過來。

  大丈夫能屈能伸,一時氣弱不算什麼,我忍!水靈瞪著日向,心中盤算來日一定要整回來!

  「月?」此時,解決完青蛇的戰魂,早已坐了下,當他轉頭想要尋找水靈時,卻發現了慕月。

  戰魂的叫喚這才讓眾人注意到慕月的到來。

  慕月淡淡一笑,從背包裡拿出了一個小瓷瓶,遞給了水靈。「這是驅蛇粉,在身上撒一些。」

  「真的嗎?天啊──!我的小月月,我愛死你了!」說完,水靈便張開雙手,摟住了慕月。

  「什麼你的小月月!?別亂叫!還有放開你的髒手!」戰鬥中的日向發現慕月,便一直注意著這方,一見水靈的舉動,便大聲的吼了過去。

  背著日向的水靈,嗤嗤地笑了幾聲,很明顯的,就是為了報復日向剛才的威脅。

  輕笑了幾聲,慕月拍拍水靈的頭,安撫一下她,他哪看不出水靈是為了報復呢?輕輕推開水靈,走向前,站在戰魂身旁,替其他人加上各種輔助魔法,讓大伙頓時輕鬆了不少。

  此時,戰魂正一瞬也不瞬地盯著慕月。

  察覺到戰魂的視線,慕月低頭一望。「怎了?」

  「你好像比較常笑了。」跟過去那冷酷少言的逐日比起,現在的慕月,不只表情多了,似乎連話也多了起來。

  楞了一下,慕月的手不自覺地撫上自己的臉,隨後他望向正在戰鬥的眾人,最後視線停留在某個人身上。

  戰魂也隨著慕月的視線看了過去,瞭然於心。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64-66

第六十四章

  擺擺頭、甩甩手,活動活動一下發硬的頸肩,抬眼望向一旁的鐘,時間早已來到了深夜,一天也就這麼過去了。

  將寫好的稿件寄了出去後,揉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,慕向月將腿上的筆電關機、收拾好,他拿起床邊的耳機及護目鏡,將一旁連接的主機開機,等待開機完成。

  稍後,他便將兩樣戴上,聽著耳邊響起的登入音樂,閉上眼,一片黑暗之後,頓時眼前一亮。

  「月月────!」

  首先出聲呼喚的,不是幾乎快變成望“妻”石的日向,而是水靈。

  其他人也跟在其後,紛紛向慕月打聲招呼,尤其是日向,他可是在線上等某人的吻等很久哩,而戰魂也用密頻向他打著招呼。

  「大家早。」

  輕輕地打著招呼,也回應了戰魂,慕月修長的腿往他既定的目標走去。

  「你怎麼這麼晚才上啊!?」水靈的聲音又在隊頻裡響起,「你可知吾之望穿秋水之苦嗎?」配上啜泣的聲音,水靈就像是苦苦等待良人歸來的怨婦,每日盼啊望的,都是良人啊!

  皺了下眉頭。現在在演哪齣戲?慕月不解。

  「妳給我閃邊去!」一道怒吼聲傳來,慕月直覺地摀住了雙耳,忘了在遊戲中,這樣根本一點用也沒啊!

  「什麼望穿秋水啊!?根本就是因為心疼妳那白花花的錢,買回來的藥水!!說得那麼好聽!哼!」

  一語道破,水靈的心思,但她卻沒有被識破的困窘,依然故我。

  「親親月啊──你快來呀!」她繼續哀號。

  慕月不禁扯嘴一笑,但還來不及有何回應,馬上有人不高興了。

  「什麼親親月!?那是妳該叫的嗎?」怒吼聲又起。

  不理。「月啊──我親親的月啊──你快回來喔!」

  甫鬆開的眉頭,又攏了起來。這……是在招魂吧?

  仍舊不吐半言,慕月朝著目的地慢步走去。

  「你……!」似乎不甘被這麼忽略,但卻又拿那女人沒辦法,日向決定不理會那視錢如命的女人,於是,轉換頻道,與慕月聊起密頻來了。

  「你們在那洞窟了吧?」慕月問起。

  「嗯。」日向回應著,繼續道,「你是怎麼找到這地方的啊?沒人,怪多,而且有各種不同等級的怪,可能練到100級都沒問題!」語帶驚奇的問著。

  「90。」慕月沒有回答日向的問題,逕自冒出了一個數字。

  「啊?」什麼90啊?日向不解。

  「只能練到90。」走在大街上的慕月,忽然身一轉,走進了一處不起眼的小巷中。

  他繼續解釋。「90級是個分界線,一旦到了90,所需要的經驗值是幾乎是翻倍,那邊的怪最多95級,效率不高。」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60-63

第六十章

  「治癒術!」隨著那性別難辨的中性嗓音一落,一道白色的光芒罩住遭受攻擊的煞氣,瞬間補滿他所失去的血量。

  悠閒的坐在一旁的石頭上,看著其他人分成三路──煞氣及水靈一組,半影及玥迷心一組,日向及瘋狂拖油瓶一組,舞動著手中的武器、施用各種技能,汗如雨下,努力的為經驗值及金幣,砍殺著體型為普通成人兩倍半的凶惡黑熊。

  慕月不時地揮動手中的白色法杖,一道一道閃亮的光粒,圍繞在眾人身邊,煞是好看。

  雖然施用輔助魔法的時機依然得當,但……卻還是有人不滿。

  「啊啊!為什麼月可以這麼悠閒啊!?」水靈終於按耐不住心中的不滿,大聲地叫喊。

  可當事人卻狀似沒有聽見,依然故我的揮動手中的白杖,而另一之空閑的手正逗弄著窩在他懷裡的兔崽子。

  但當事人不在意,不代表沒人也同樣的不在意。

  「那你意思是說,叫月換成忍者下來打,然後其他人自己喝水補血?」日向冷冷的說著。

  方才偷吃月豆腐的帳還沒跟這女人算,還敢抱怨?

  「唔……」水靈一窒,那可不行,每一灌治癒藥水可都是要用錢買來的啊!所以……「慕月大人替大家補血,想多悠閒就可以多悠閒,小的絕對沒有半句不滿!」她一臉討好的對著慕月說,讓人不得不讚嘆她對金錢的執著啊。

  慕月淡淡一笑,水靈變臉的工夫實在是令人咋舌。

  盡職的替所有人施展各種輔助魔法,誰受傷,治癒術的光芒就往哪邊罩,熟練的技巧,看不出慕月只是個祭師新手。

  雖然等級都已經快突破60大關了,但由於日向等人,原先就習慣沒有祭師的打怪方式,所以讓慕月常常只有需要加輔助時才派的上用場,要不是因為玥迷心的“BOSS癮”每隔一段時間就犯上那麼一下,不然實在會讓慕月自己絕得自己是個被包養的小白臉啊……

  慕月施法的動作不停,也多虧了水靈替他買的新裝備,尤其是杖,不只回mp的速度增加,讓他少喝了幾罐魔力藥水,甚至讓施法間隔縮短,使得他用起技能來更得心應手,沒有阻礙。

  分成三組打怪,效率的確增加了不少,但慕月發現,周遭來練功的人群漸漸地多了起來,效率開始降低了,雖然佔住了一個怪的重生點,但只有一個是不夠的,畢竟自己這方的人數頗多,繼續在這練下去實在是浪費時間呐。

  該換其他練功點了……慕月一邊替大伙施加治癒術,一邊思考著。

  「慕月?」

  一道叫喚聲從慕月身後傳來,慕月回頭一看。

  「嗯?」

  「你在想啥啊?」戰魂走向慕月,由於慕月身下的石頭,只能容納一人,於是他只好在一旁的地上坐下。

繼續閱讀

小狗狗需要認養中~~


【這個麻煩大家盡量引用,而且幫忙宣傳一下>0< 感謝!】

我家外頭「定居」的「流浪」狗生了六隻小狗啊!!!

雖然定居和流浪是相反詞,不過這是事實,

我家屬於比較鄉村,所以都會有狗狗亂跑....

從不久前,一隻黑色的流浪狗就這麼定居在我家外頭。

然後,三天前生了小寶寶~~囧!

小狗好可愛,不過也有點困擾,因為數量實在太多了...

我們家決定要把大狗帶去結紮,然後就養起來了。

因為她實在是很聰明又忠心的狗狗,

不但不太會叫,也都保持得很乾淨,

而且每次我家有人出門,她都會一路跟到很遠的地方!

乖巧聰明到連我不太想養寵物的媽媽都叫我帶她去結紮,然後養起來好了。

不過養了大狗,小狗太多實在沒辦法.....

所以就來徵求想認養狗狗的人了。

我住在中部,所以基本上以中部為主,

不過,我弟在南部就學,所以南部也可以接受。

北部.....真的很喜歡的話,我也帶上去!(咬牙)

母狗是純黑的,不過我想兇手(父親)應該是白色的,

所以小狗有四隻純黑色,以及兩支乳牛,一隻黑中帶白塊,一隻白中帶黑塊。

然後,四隻純黑色的中有三隻母的一隻公的,乳牛是一公一母。

接下來就照片大公開了!

麻煩大家多多詢問有沒有人想認養狗狗了。

如果有意願者,請到留言板留言喔!

希望一定要是真心想養狗狗的人,且年紀小些的,一定要得到父母親的同意喔!

超希望小狗狗都可以找到溫暖的家呀>0<~~~請大家多多幫忙詢問了!

PS:小狗狗的眼睛都還沒睜開喔!睜開了以後會拍照片給大家看!






















繼續閱讀

Heartful Song

<object width="450" height="120"><param name="movie" value="http://mymedia.yam.com/*/2445302"/><param name="quality" value="high"/><param name="wmode" value="transparent"/><embed src="http://mymedia.yam.com/*/2445302" quality="high" type="application/x-shockwave-flash" wmode="transparent" width="450" height="120"></embed></object>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第3部第59集

第五十九章

  後悔……

  慕月後悔自己不該如此沒有大意,早知道這些人的個性,為何自己竟然沒有任何防備的順從她們呢!?

  「好可愛的耳朵呀──!」

  玥迷心帶著陶醉般的神情,盡情地蹂躪著那雪白的狐狸耳朵,無視主人那小媳婦的苦命表情。

  「毛茸茸的尾巴耶──!恩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  將與耳朵相同毛色的尾巴捧起,水靈將臉靠了上去,不住地摩擦著,心裡估計若是拿去拍賣,一定是一筆不少的進賬。

  慕月漂亮的五官全擠在了一塊,眼裡帶著水氣,心裡呼喚著某個男人的出現,能救得了他的只有一個人啊!

  他不期望默默站在一旁的半影會前來解救他,而破壞玥迷心的興致,也不期望另一邊的臉上明顯帶著“不關我的事”表情的煞氣,會帶他脫離苦境,更不期望總是帶著溫柔笑容的瘋狂托油瓶,會有救人的念頭,至於一旁躍躍欲試的意圖表露無疑的戰魂,更不在他求救的名單上。

  所以……只剩下那遲遲未上線的日向,才能救得了他啊!

  慕月在心中不住地祈禱對方趕緊上線,他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想見到日向……

  唉,都怪自己……只因為玥迷心一句“好想看看妖狐的樣子唷”,就大方的露出耳朵及尾巴,才讓自己陷入這樣的窘境啊──!

  在向大家坦白過去的身分之後,也跟夥伴們說了自己雙職業以及隱藏種族的事實,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……欲哭無淚。

  「嗨,大家早!」

  此時,這道聲音如同天神降臨般,讓慕月心裡一陣豁然開朗,如同久遭乾旱的難民,突遇天降甘霖,他愛死這個聲音了,現在!

  「日……」
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(番外篇II)

火箭!」玥迷心嬌喝一聲,一道由火構成的箭矢往目標破空而去,準確地擊中目標。名叫“夏爾”的馬怪,不禁嘶吼,被襲中的皮膚一片焦黑,於是,不理會原先的攻擊目標,半影,轉而攻向攻擊力度較大的玥迷心。

  夏爾頭一轉,一道黑影擋住牠的去路,是水靈的寵物──孤奶奶,身形龐大的棕熊,接住了夏爾的攻擊,「吼──!」棕熊大吼一聲,露出銳利的爪子,襲向對方,在夏爾的長臉上留下四道爪痕。

  「嘶──!」夏爾一吃痛,於是,前腳一踏,一使力,修長的馬身立了起來,眼看就要往孤奶奶身上壓下。

  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人影從側邊用力一撞,將夏爾撞了開來,是半影。

  「火風暴!」

  玥迷心前方突地出現了,一道紅色龍捲風,往夏爾襲捲去,「轟!」紅色龍捲風一接觸到夏爾時,炸了開來,頓時,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。

  「嘶──嘶──!」夏爾痛苦的呻吟著,馬身不住地在那火紅之中,掙扎著,似是要掙脫火海。

  但……卻沒有機會。

  「咻──咻──!」兩道劍影,射入了火海之中,不受阻礙,沒入了夏爾的頭部以及腹部,日向的暗器,結束了馬怪的痛苦。

  「呼……累死了。」水靈擦擦額頭上那看不見的汗,像是虛脫般的跌坐在地。

  「唰!」一道眼刀射了過去。這傢伙……明明都在旁邊休息!日向在心中忿恨的想著。

  「捏捏……人家覺得我們真的該找個戰士來擋怪,不然每次孤奶奶都好危險喔。」玥迷心說著,此時,她正趴在孤奶奶那龐大的身上,她的舉動,分明就是把孤奶奶當作一隻巨大的熊娃娃,不過是一隻會戰鬥的熊娃娃……

  暫且不論孤奶奶的危險,「的確是該找一個戰士,不管怎樣,寵物跟玩家比起來,應變性比較高,受傷率也比較低。」日向說著。

  「還有神官。」一旁的半影附加道。

  刺客、武道家、巫師、馴獸師,這四個人的組合,確實缺少了該當肉盾的戰士,以及輔助的神官,這幾天以來,都是靠血多的孤奶奶熊來充當肉盾,半影及日向則在周邊遊鬥,而主攻是以高攻擊力的玥迷心為主,至於,水靈則是在邊上輔助孤奶奶,除去治療術,能替寵物補血的只剩藥水,但寵物不會自行補充,只能靠主人了,另外,她也可以操控孤奶奶的攻擊,以作應變,但……還是比不上玩家的直接應變啊!所以一場戰鬥下來,孤奶奶總是受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傷,才讓玥迷心如此不捨吶。

  「可是要怎麼找啊?」水靈不雅的攤坐在地上,「要是又像上次那樣……打死我都不要!」她一臉嫌棄的說著。

  其他人一聽她的話,隨即臉色一變。

  他們不是沒徵過戰士跟神官,只是每次都遇人不淑啊……

  為了美色及男色加入的,佔最多數,曾經還嚴重到,性騷擾的……那臉色發白的玥迷心即是受害者,雖然只是未遂,不過那名可憐的戰士,被半影痛扁致死,之後為了讓他洗白費了好大一段時間。

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第2部34-40[第2部完]

第三十四章

  「要怎麼辦呢?代理隊長。」煞氣問著。

  沉思片刻,「托油瓶,催眠;心,冰凍;半影,荊棘;煞氣,橫風;靈,穿心。」這時候,就顯現出了解隊友技能的好處。這些日子,讓慕月隊夥伴們技能有著一定的了解,是故,一連串的攻擊指令,不停的由他口中說出,沒有遲疑。

  「催眠曲!」首先發難的是拖油瓶,一聽完慕月的指示,便抓緊時間使用技能。

  「沒問題爹蘇──!冰凍術!」玥迷心隨後跟進。

  兩個技能接踵而至,可憐的礦工巨屍,才剛狂化完,還沒來得及發動攻擊,就得面對這些牽制技能,只能在原地承受接下來的攻擊。

  「荊棘之路!」半影重重往地面一捶,礦工巨屍所立之處,不住地冒出尖石,將巨屍如同串燒般的串起。

  「嘎啊啊啊啊啊!!!」巨屍慘叫,不同於先前的吼叫,狂化後的礦工巨屍,僅僅叫聲,通道似乎要被震垮似的,不時的有石塊掉落下來。

  由於受到攻擊而使得催眠曲失效,但冰凍及尖石讓巨屍依然無法動彈。

  「橫風斬!」「穿心箭!」煞氣及水靈在這時,同時間的朝目標發動了攻擊。

  「啊!!!」不再是具有震撼感的叫聲,而是尖銳。是的,尖銳,尖銳的無人可以承受,紛紛抱頭大叫。

  「吵死人了!!!」火氣最大的煞氣,不禁怒吼,想抵禦這強化過的混亂術。

  礦工巨屍,似乎陷入了憤怒之中。狂化前以及狂化後所受到的所有屈辱,讓它怒不可遏。

  絕不輕饒!卑微的人類膽敢觸犯王者的權威,就必須做好喪命於此的覺悟!

  礦工巨屍雙眼通紅,藉著憤怒,用力一掙,破開了冰、碎了尖石,一聲怒吼朝眾人的方向襲去。

  巨屍的速度,並不因為身形的巨大有所緩慢,反而因狂化而加快。

  沒人來得及反應……除了慕月。

  慕月雙手往旁一推,將半影及玥迷心推開,在往前一撲,撲倒了前方的水靈及瘋狂托油瓶,手上的杖在此時奮力一擲,擊中了煞氣,讓他倒下,而慕月手在地上一撐,一個後空翻,立在所有人的前方。

  慕月打算擋下礦工巨屍,明知不可能,但只要讓巨屍有一絲停頓,就可以讓隊友們有機會給它最後一擊,礦工巨屍血條已幾近底了。

  「月!!!」日向沒想到,自己好不容易趕來,卻只見心愛之人,即將承受那龐然大物的攻擊。他大吼。

  「趴下!」不知是誰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。

  「虎嘯!」一道劍氣化成了虎,朝礦工巨屍席捲而來。

  「碰!」如同爆炸聲的巨響,充斥在通道之中。

  塵煙盡起。

  方才的戰鬥,看似很長,卻是電光石火般的瞬間而已。

  此時,時間彷彿靜止似的,所有人停下了動作,望向了塵煙處。

  誰贏誰輸,只待塵湮消逝的那一刻,來決定。

  煙緩緩的消散,漸漸地顯現出一道黑影。

  「月!」日向欣喜若狂,狂奔而去,抱住了站立在那的慕月。

  這時,所有人耳邊響起了系統提示,沒想到礦工巨屍的經驗竟肥到令所有懶人小隊的人升了一級。

  「咦?!剛剛是誰?」玥迷心出言,驚醒了所有人。

  方才眾人清楚的聽到一道陌生的聲音,難道是那陌生人在那千均一髮之際救了慕月?

  但隨即,這項想法被推翻了,晨星之中,有著所屬怪的設定,玩家攻擊怪物時,系統將會判定怪物的所有權屬於第一下攻擊怪物玩家所屬的隊伍,在這種設定之下,若非該隊伍的玩家攻擊此怪時,該隊伍的隊員們便會收到提示。而且系統也會顯示給予怪物最後一下攻擊的玩家ID。

  而他們現在便沒有收到其他隊伍玩家攻擊的提示,且最後一下顯示的也正是慕月……可是,就算巨屍血量幾乎貼底,一個祭師……可能嗎?

  
繼續閱讀

晨星Online第2部29-33

第二十九章

  「你想要呀?」瘋狂托油瓶看著玥迷心垮下的小臉,好奇的問著。

  聽到對方的問話,玥迷心立即點頭如搗蒜般的狂點著頭,來表達她心中的渴望。

  「呵呵。」瘋狂托油瓶嘴角微微勾起,那溫和的笑容讓戰魂撇過頭去,心中想著“不關我的事、不關我的事,我跟她沒關係啊!!!"

  「其實,也不是沒辦法啦……」瘋狂托油瓶故意拉長了語音,看著玥迷心陰鬱的小臉頓時化了開來,用那充滿期待的眼睛望著她。旁人看起來,就像是寵物在要求主人的賞賜般。

  瘋狂托油瓶吊起玥迷心的興趣之後,看著她那期待的眼神,才繼續接道。「只要去當拍賣會的服務生就可以穿到了,不過只有拍賣會期間唷!」

  一聽完瘋狂托油瓶的話,玥迷心的眼前充滿了無線光明,她陷入自己的幻想之中,女僕裝耶……呵呵……女僕裝………

  看到玥迷心那即將流出口水的樣子,瘋狂托油瓶滿意地漾起了笑容,一旁的戰魂見狀,暗自嘆了一口氣。

  「不過……」瘋狂托油瓶在這時又開口說話了,但她故意將話語拉長,直到玥迷心終於稍稍的把一絲注意力放到她身上時,才接道。「身高必須要有170cm唷!」說完,便一副憐憫的樣子,望著玥迷心的身材。

  轟隆一聲,玥迷心的世界頓時落下了一道急雷,天堂與地獄……這樣的落差,讓她無法接受,身高……身高!?人家……早知道進遊戲就選擇增加身高了啦!!!

  身高只有163cm的玥迷心,在創建角色的時候,並沒有對外貌做任何的更改,更遑論身材了,她現在心中充滿了後悔,眼淚不受克制的從眼角處冒了出來,半影見狀,心疼的將她環到懷中,一道眼刀,射向罪魁禍首以及那笑不可支的女人。

  半影那不痛不癢的眼刀,對水靈完全起不了作用,她依然笑得倉狂。

  而瘋狂托油瓶也無所謂的讓他瞪,反倒是有興致的看著兩人的互動,心理一陣算計。這時,她突然有所感應的望向某處,對方也在同時間看了過來,一種了然於胸的感受在彼此之間遊蕩,同伴!

  兩人之間的情感如同天雷勾動地火,一發不可收拾,在這時,已經可以確定了半影以及玥迷心未來悲慘……不,是幸福的生活。

  瘋狂托油瓶及水靈兩人相識一笑。

  就這樣,戰魂和瘋狂托油瓶因個人的原因,兩人皆加入了這六人小隊之中,但之後的日子,卻讓日向萬分頭痛啊……

  瘋狂托油瓶一找到機會就欺負玥迷心,讓玥迷心找水靈哭訴,然而水靈卻經常,不是這邊忙忙、那邊忙忙,反正就是讓玥迷心求訴無門,轉而撲向半影的胸膛中。

  雖然心疼於玥迷心,但半影卻對兩人的行徑提不起怒氣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她們是故意讓玥迷心投懷送抱的,所以他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盡力安撫玥迷心,順道吃吃豆腐……後面這句是水靈附加的注解。

  這邊是愛恨交加,另一邊則不同了,醋淹大海,令人整日沉浸在酸到不行的環境裡。

  戰魂總是有意無意的接近慕月,被日向驅逐後,又用那深刻的眼神望著慕月不語。不……說不定兩人在私底下正在密語。日向如是說。

  慕月似乎對這情況視若無睹,不對日向做任何解釋,依然讓戰魂接近自己,對於他的密語來者不拒,然後悠閒地看著日向灌下一桶醋的模樣,令人心情愉悅吶……

  而在之間,戰魂曾經想告訴慕月逐日追月的現況,但卻被他阻止了。因為慕月認為,既然已經脫離了,就算那是他所創立的,現在也跟他沒關係。雖然慕月沒告訴戰魂實情,但戰魂也知道內有隱情,聰明地不說什麼。

  「你整天跟我們混在一起,公會那邊沒問題嗎?」慕月在一旁輔助日向,隨手丟了幾個治癒魔法在幽靈礦工身上,背對坐在角落石頭上的戰魂,頭也不回地問著。

  由於等級過高而無法與其他人組隊的戰魂,只能被安排在一旁戒備,以防暴走狀況出現,但說好聽點是這樣,按照日向的說法則是,等級高的人就別來搶經驗,識相點就閃邊,最好滾得越遠越好,永不相見。

  
繼續閱讀
網誌分類篩選
收起分類
分類篩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