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71-75

第七十二章   「嗨!」   幾張亮晃晃到刺眼的笑容亮在眼前,雲向日太陽穴一抽。   「妳們怎麼會在這?」低沉、壓抑的問話,嚇不到那些不速之客。   「欸!借過、借過!不要擋路呀──!」不速之客其一,不客氣地一把推開雲向日,直驅而入,全然不視對方那毫不歡迎的表情。   「妳們……怎麼會在這!?」飽含怒意的聲音,再次問了一次。   聽見雲向日的問話,三女相視一眼,決定出賣某人,齊刷刷地望向門口。   順著她們的視線望去,雲向日這才發現還有一位人士尚未進門,那掩飾不了的歉意表露無疑。   撫著額,雲向日想起方才慕向月那古怪的表情,也終於了解為何要自己來開門了,他要自己解決這些麻煩啊!   他也知道了,為何這四人會知道慕向月的住處。   原因是那個還站在門口的半影──冷煜冥!   不知道那三個女人是怎麼猜到自己會來,反正一定是她們拜托住在他家附近的冷煜冥跟蹤自己的,然後再通知三女。   他並不怪冷煜冥,有這三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,不幫忙的話,最後倒楣的是他自己,就算是雲向日自己,也會選擇出賣好友,來換取一時的安樂。   但是……這幾個怎麼會這麼不挑時間!?擺明來壞人好事的!   又想起方才被打斷的好事,一股欲求不滿的怒火衝上,「妳們全都給我滾出去──!!!」   對這些不速之客不用太過客氣,尤其是壞人好事的電燈泡,更不用手軟。   正在東摸摸、西看看觀看起慕向月那簡單、大方客廳的三女愣了一下,隨後望向那擾人安寧的噪音來源。   三女再度相視,隨即勾起奸佞的笑容,然後捧著其中一名明顯年紀較大的女人向前。   看著眼前那人畜無害的笑容,雲向日頭皮有些發麻。   女人溫和的笑容依舊,輕輕地舉起右手,將手上提著的箱子現在雲向日的眼前。   雲向日愣了一下,隨後在那白色箱子上發現了令他訝異的字眼。   「妳是醫生!?」   四四方方的箱子上,印著某市立醫院的大字,那是……出診箱!?   「嘿嘿,老大可是為了月月來的唷!」伴著一道活潑可愛的聲響,蹦蹦跳跳的向前幾步,大半的身體躲在那比她高十來公分的身形之後,僅露出那小小的頭顱,臉上還帶著現寶的表情。   「是啊是啊!」另一道聲音隨後附和,那身高明顯搆不著180公分的人兒,站在其側,整整差了對方半個頭。   三女笑容更加燦爛,一起道:「這樣你還要我們滾嗎?」   刺眼……深覺眼前的笑容刺眼,但雲向日又無法將趕人的話語說出,雙肩一垮,只能認命的接受這些亮得可比太陽的電燈泡了。   肩上一沉,一個大掌在雲向日的肩上拍了幾下,似乎挺有同情、安慰之意。   雲向日對眼前的高中同學扯出一抹難看的笑容,算是回應他的安慰。   冷煜冥無奈的帶著歉意,他知道這樣出賣好友的舉動實在不智,那天早就從那三個女人眼中知道一些意圖,為了逃過一劫,他趕緊下了線。   但他卻忘了……在遊戲中認識許久的夥伴們,早有各自在現實中的電話號碼,所以,一通電話,注定了他必須出賣好友,以及當電燈泡的命運。   不過幸好,瘋狂托油瓶的職業是醫生,稍稍的減輕了他的罪惡感,不然他早就無臉見雲向日了。   至於,可以讓冷煜冥答應做些事的人,當然只有本名林妤晴的玥迷心了,在電話中那哀求的語氣,以及電話視訊中沾滿淚的大眼,這些……冷煜冥怎能拒絕得了呢?   「月月呢?」見不著慕向月的身影,林妤晴以為他還在休息著。   「房間。」   雲向日認命的帶著眾人到慕向月的房門口,先示意四人在門外等一下,輕敲門板。「月,我進去了喔。」   說完,便開了門,當他一見房間的景象,雲向日的一顆心差點迸了出來。   慕向月正倒臥在地!   「月!」驚呼了一聲,雲向日迅速地衝了過去,將慕向月抱起,讓他上半身靠在雲向日的腿上。   其他人也在看見了,趕緊跟了進去。   本名官荷的瘋狂托油瓶趕緊查看慕向月的狀況,查看之後,便道:「沒事,只是發燒引起的。」   眾人聽到,鬆了一口氣,讓官荷再檢查慕向月身上有沒有其他因暈倒而造成的傷害,確認沒問題之後,才讓雲向日將他抱到床上安置好。   就在官荷替慕向月診治的同時,其他人的視線皆被慕向月敞開的襯衫露出來的肌膚給吸引了過去。   曖昧的眼神,加上一絲絲的譴責,望向雲向日。   「好歹人家也是病人,你就忍耐一下不行嗎?」水靈,本名陳汝汝有些鄙夷的看著雲向日,竟然連虛弱的病人也吃得下口!?   不過再望了一眼,正閉著雙眼的慕向月,陳汝汝也大呼難怪。   本就美麗動人的慕向月,去除掉那些虛擬的外在因素之後,更顯得美麗,而由於生病,使得他顯得虛弱,這樣帶點病態的美人,更令人垂涎三尺,使人不禁想食指大動,將他吃乾抹淨。   就連身為女人的她,都有些心動啊!為何這麼好的極品,竟然被日向這傢伙遇上呢?不公平啊──!   思及此,陳汝汝不禁有些嫉妒的瞪著雲向日,順道感嘆老天無眼啊!   注意力都在慕向月身上的雲向日,沒發現陳汝汝的怨妒視線,只在聽見她的問話之後,厚厚的臉皮也不禁紅了些,但隨後又想起被中途打斷的憤恨,便瞪向陳汝汝,兩人怒目相瞪著。   「瞪什麼瞪!?」察覺雲向日的瞪視,陳汝汝叉腰問著,不過因為怕吵到慕向月而降低音量,使得氣勢上消了幾分。   雲向日不語,瞪著陳汝汝的雙眼,帶著深深地怨念,彷彿與對方有著千仇萬恨似的。   原以為雲向日在氣自己這些人用不光彩手段而來的陳汝汝,察覺一絲不對勁,因為那些事還不足以讓雲向日有這樣的怨念。   稍一思考,對照雲向日一開始的「屎臉」,慕向月的衣衫不整,和明顯被吻得發腫的雙唇,以及脖子和胸膛上的「草莓」,陳汝汝頓時爆笑出聲,遏止不住的笑意,讓陳汝汝顧不上病人的安寧。   而一旁的冷煜冥及林妤晴,雖然兩人的互動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,但卻不懂為何在這兩人互瞪後,陳汝汝大笑的反應。   一頭霧水。   但身為當事人的雲向日當然知道,依她的頭腦一定是猜到了,有些困窘,但卻更加不示弱的瞪視著! 第七十三章   客廳中,四個人分佔三張沙發,大眼瞪小眼。   這四人,便是被官荷以打擾病人安寧的理由給趕出來的雲向日、冷煜冥、林妤晴以及陳汝汝四人。   其實吵的人只有雲向日和陳汝汝兩人,其他兩人只是受無妄之災罷了。   此時,雲向日心中有著萬分的不滿。   這些人早不來、晚不來,偏偏挑個最不該來的時候出現,擺明就是來氣死人。但他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將人趕出去,畢竟裡頭躺了個病人,好死不死的,來的四人之中,有一個正是醫生,讓他只能暗自忍下。   不過,過河拆橋這事人人會做,不差他一個,雖然有些卑鄙,但對這些壞人好事的傢伙太過客氣,那就是對自己殘忍!   所以,他打算當裡面那位看完慕向月後,將人給轟出去。   其他人哪不知道他這點心思,所以哪會讓他這麼容易就得逞,當然得死皮賴臉的繼續賴,況且這可是大家第一次在現實中見面呢!   除了同學檔──雲向日及冷煜冥,和同學兼表姊妹檔──陳汝汝及林妤晴,其他人可是第一次在現實中見面。   雖然現在大多數的電話都有視訊系統,但擁有彼此電話的他們,可不曾打過對方電話,這次,林妤晴打給冷煜冥可說是第一次。   雖然,煞氣因為住在其他國家而無法前來,而戰魂是個連假日都要工作的可憐人,除了這兩個,其他人都到齊了,所以,不如就將這次當作小小的網聚也行。   「喀!」   一道開門聲,吸引了眾人的注意,紛紛轉移了視線,望了過去。   「老大,月月還好嗎?」林妤晴首先開口問著。   「退燒針已經打了,晚點退燒就沒事了。」官荷輕柔的回應,走了過去,坐在陳汝汝的身邊,三女擠一張沙發,幸好她們並不胖,才不至於讓那兩人坐的沙發顯得擁擠。   官荷出來後,這下變成五人面面相覷,誰也沒開口,一時之間,氣氛顯得寂靜。   雖說有來個小聚會的打算,但是裡頭躺了一個,而且還是這房子的主人,第一次在現實見面的眾人,也不敢在別人家太過放肆,最後只好先自我介紹一下,畢竟除了已經互相認識的之外,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。   正當,這尷尬氣氛持續了一陣子之後,雲向日在心中盤算如何進行趕人大計時,大門處傳來開門聲,驚醒了大家。   月不是一個人住嗎?所有人心中立即閃過這個念頭,於是,疑惑的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大門看。   進來的是一名女子,身材大致與官荷相仿,目測大約有170公分左右的身高,模特兒般穠纖合度的標準身材,深邃的五官帶點英氣,細長的雙眼正圓瞠著,小嘴半開,驚訝的看著客廳裡的人。   「小阿姨?!」雲向日訝道。   他從沒想過,竟然會在慕向月的家裏碰上熟識的人,而且還是自己的親人。   在客廳之中的所有人,驚訝地望著發聲的雲向日,而最驚訝的當屬後來的女子──魏曉燁。   「小日?」   臨時有空,想說好久沒到慕向月這邊看看,雖然前些日子才剛聚會過,但是魏曉燁還是挺擔心慕向月,便打算過來轉轉。   沒有樓下大樓感應器的她,幸好樓下警衛早就認識她便直接放行,不用她按電鈴等待慕向月。   可她沒想到,一開門便看見慕向月的家裏,竟然多出了一群人,她第一個念頭,還以為是遭了小偷,畢竟總是獨來獨往的慕向月,並沒有什麼朋友,比較親密的就只有自己這方的四人,她勸過慕向月許多次,要他多交些朋友,但他總是一笑置之,久了她也就只好放棄,反正有自己等人的存在,不至於讓慕向月變成自閉兒。   而更令她沒想到的是,這群人之中竟然有自己的外甥?這可就讓她摸不著頭緒了,什麼時候月跟小日搭上線的?她怎麼都不知道。   所以,魏曉燁非得將事情給問個清楚,雲向日是怎麼和慕向月認識的,其他人又是誰,而又為什麼都出現在這,這可都是她目前想知道的。   身為魏曉燁的外甥,雲向日當然得擔負起解說的任務,而陳汝汝則在一旁做補充。   最後,終於聽完他們的解釋,她先向官荷問清慕向月的身體狀況,得知沒啥大礙之後,魏曉燁的眼睛微微地瞇起,心想︰「月竟然瞞著我去玩遊戲?等他醒來得好好的念一頓了。」   隨後,她便進房去看慕向月。   等她進房之後,官荷便說道︰「這樣好嗎?」   其他人楞了一下,對於官荷突如其來的問話有些不解,不過雲向日隨後立刻頓悟,心中大喊不妙。   果然,片刻之後,魏曉燁從房間出來後,臉色有些怪異,並用打量的眼光,看著在座的三女,這樣明顯的探索目光,立即讓其他不解的人也紛紛明白了。   慕向月身上可是帶著許多大大小小的“草莓”呀!   不過,看來魏曉燁誤以為是三女中其中一個的產物,她似乎在判斷哪一個才是正主兒。   但她實在看不出,到底是嬌小可愛的那位,還是活潑熱情的,亦或是溫柔可人的那名,認識慕向月以來,這麼久的一段時間,也沒看慕向月對哪一型的女生有特別偏好,所以現在她也猜不出究竟是哪一個,但是就她來看,只論外表的話,她覺得自己的外甥跟慕向月比較配。   畢竟,慕向月的外表相當女性化,美麗的外表以及纖瘦的身形,若是跟女生在一起,只會被誤以為是蕾絲邊,而另一個男的,太過於冷淡,跟不多話的慕向月,那豈不是兩人都變成自閉兒了?所以,比較適合的當然就是雲向日囉!   唉,不是她老王賣瓜,自賣自誇,說起她們魏家的血統,可是優良品質呀,男的俊、女的美,雖然雲向日不姓魏,但他身上的魏家血統可不是假的,加上他老爸、她姊夫可是十足帥氣的成熟男,這樣優良的基因組合在一起,雲向日的長相能差到哪去呢?   不過兩個都是男的,應該不是吧。   心中做如是想的魏曉燁,當然不知道自己的胡思亂想,竟然成了真,猜測不出的她,只得開口問。   「妳們哪個是月的女朋友?」她盯著三女。 第七十四章   聽見魏曉燁的問話,官荷悄悄地退了一步,以示自己的“清白”。   至於其他兩女,則面面相覷,她們不知雲向日的小阿姨,是否可以接受這樣的戀情,更何況,正主兒就在現場,實在沒有她們開口的餘地。   於是,兩人便轉頭望向雲向日,讓他決定。   當官荷退後時,魏曉燁注意到了,在她的猜測裡,那名年齡明顯比小月大的女人,機率是最小的,所以將重點放在剩下的兩女身上,也因此,並沒錯過她們望向雲向日的明顯舉動,於是,她也將視線移到了自家外甥身上,等待著答案。   此時,雲向日心中百感交集,他並不知道魏曉燁能不能接受他與月的感情,若是能接受,當然是最好的,但若不能,那勢必得面對魏曉燁的反對,而一旦,身為小阿姨的她大力反對,那……自己家人也別指望了。   魏曉燁對自家父母的影響力,他是非常清楚的。母親對這年齡差距極大且唯一的妹妹相當的信任,而父親對母親則是極度的溺愛,所以,只要魏曉燁有反對的意思,那麼,他們兩人的態度,就非常明顯了。   曾經,他想過,若是當他與月的戀情,最後能在現實當中開花結果時,當他公佈這段戀情之前,為了要讓家人接受,就要先從魏曉燁下手,但沒想到,竟來得如此地快,讓他措手不及。   可是,既然都遇到了,那麼就坦然面對吧!   深吸一口氣,道:「她們都不是。」   「哦?」都不是?魏曉燁疑惑地看著雲向日。   方才雲向日臉上的表情變化,並沒逃過她的眼睛,從猶疑到擔心、從擔心到坦然,然後是現在的慷慨赴義,究竟雲向日在想些什麼,才讓他有這些的表情呢?   「其實說起來,月並沒有女朋友。」雲向日繼續道︰「若要說的話,那就只有……男朋友。」他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才鼓起勇氣說出最後三個字。   其實,兩人的關係只在網路上有了確認,但在現實中,雖然那時,慕向月並沒拒絕他的吻,更沒阻止他的下一步,可沒聽慕向月親口承認兩人的關係,雲向日還是有著不安。   雲向日話說完,魏曉燁楞了一下,隨後伸出雙手,比了個暫停的手勢,「等等……男朋友?我有沒有聽錯?」她一臉自己聽錯的表情。   「沒有。」雲向日雙眼直視著魏曉燁。   「沒有……?」魏曉燁咽了下口水,似乎在消化雲向日所說的話。   當她抬起頭,發現雲向日的表情是那麼地嚴肅,並不是在呼弄自己,而其他人的表情也不是在開玩笑,魏曉燁只能承認雲向日是認真的。   「那……是誰?」她問著。   雲向日不語,逕自地望著魏曉燁。   魏曉燁楞了一下,隨即明白過來,她沒想到,自己方才的瞎想,竟然會被她給矇到了,她哭笑不得。   而雲向日的心中,此時正七上八下,魏曉燁的態度將決定以後父母對這件事的想法,他非常的緊張。   而其他人也替他擔心著,看著魏曉燁的臉,想從她的表情中,能得知一二。   但,魏曉燁卻低下頭,讓人無法看見她的表情,使人更加的著急。   就在眾人提心吊膽之際,魏曉燁終於抬起頭來,但眾人的心卻沒放下,反而倒抽了一口氣,因為……魏曉燁的臉上,充滿了怒意。   她大步一跨,一把揪住了雲向日的衣服,怒目以對。   雲向日的心跌到了谷底,他本還抱著一絲的希望,他想,小阿姨一直以來都很有自己的想法,說不上驚世駭俗,但也不是常人可以容易接受的,所以,他心中才有著那一些些的希望,可是,現在這個希望卻成了空。   而在旁的陳汝汝及林妤晴,看見魏曉燁的反應之後,在心中怨起了魏曉燁的保守,並決定無論如何她們都要支持雲向日及慕向月的兩人的戀情,冷煜冥也在心中這麼打算著。   而官荷,則維持著一副看不出任何想法的溫和笑容,看著雲向日及魏曉燁。   魏曉燁緊揪著雲向日的衣服,怒瞪著他,隨後,大吼道︰「你這傢伙!你以為你是誰啊你?竟然敢對我家小月下手,活膩了是嗎?」   魏曉燁的這番大吼,讓方才正打算要如何幫雲向日抗爭的眾人,以及已有了來個家庭革命打算的雲向日,呆了再呆,睜大雙眼,不敢置信的表情,在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?   但魏曉燁接下來的話,讓他們證實,他們的確沒聽錯。   「你這個兔崽子,竟然連病人都吃得下口,你是禽獸嗎?要是我家小月受不了,身體出了什麼差錯,我絕對要找你拼命!」   我是兔崽子,那身為小阿姨的她,貌似……也是一隻兔子?不對,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。   雲向日甩甩頭,撇開那無聊的想法,腦中仔細解析著魏曉燁所說的話,就怕自己是不是理解錯誤,慶幸的是,他反覆的思考過後,那些話代表著……魏曉燁並不排斥同性戀!   他心中又有了希望,雖然魏曉燁此時正在氣頭當中,但只要她不排斥,那麼事情也就沒那麼難搞了。   他不禁有了笑容。   「啪!」   魏曉燁一巴掌打在雲向日的頭上,怒道︰「笑啥笑!?你當我在說笑嗎?」她的音調不覺地提高了幾分。   「不、不……我怎麼敢。」收起笑容,雲向日撫著被打的地方,雖然會痛,但他說話的語氣輕鬆不少。   「不敢就好!」魏曉燁鬆開了抓住雲向日的手,扠著腰,但火氣似乎沒減半分。   「月還沒被玷污。」一旁從頭至尾都維持笑容看戲的官荷,終於開口說話了。   其實,她早就猜魏曉燁不會反對了,畢竟從魏曉燁的外表看來,她並不是一個會被傳統觀念束縛的人。   她這番話,吸引了魏曉燁的注意,她抬眼望去,「真的?」   官荷輕點頭,表示確定,完全不理會某人的心情。   玷污……?這是在貶他嗎?雲向日心中有些不滿的想,但他不敢多言,畢竟魏曉燁已經因此而消氣不少了。 第七十五章   一向空盪的客廳,難得的多了許多生人,不過在魏曉燁出現之後,沒過多久,大伙便各自離去,畢竟有人必須處理家務事,旁人不宜在場。   雲向日額上低落著冷汗,他不敢伸手拭去,只能將身形往沙發裡擠,希望能避開魏曉燁熾人的視線,可惜他的身材高大,無法如願。   此時,他真想像鴕鳥一樣,將頭埋進沙裡,來個眼不見為淨,怎樣都比跟魏曉燁四目相對的好。   「我又不會吃人,你是在怕啥啊?」已經沉默以久的魏曉燁終於開口說話了,她實在看不下去自家外甥那畏縮的模樣,都已經是個成年人了,還怕她這樣一個弱女子?   「我……我沒有。」雲向日嚥了下口水,趕忙回道,雖然真的是怕了這個從小欺負他的小阿姨,但表面功夫還是得做,否則說了真話,倒楣的可是他啊!   「哼!」看出雲向日的口是心非,魏曉燁輕哼了一下,「小月睡了多久?」不打算戳破他,魏曉燁換了個話問。   「三個小時左右吧,早上他也有睡一些。」話題一轉到慕向月身上,雲向日便不在畏縮的回話。   皺了下眉頭,魏曉燁問:「早上?他昨晚沒睡嗎?」這小子不管她怎麼說,就是改不掉晝伏夜出的作息,遲早身體會壞掉的。   「有,昨晚一發現他身體不舒服,就要他下線休息了。」雲向日像個乖學生似的,正襟危坐,有問必答。   「嗯。」魏曉燁輕點頭,不再理會雲向日,逕自地站起身,走向廚房。   不知道魏曉燁要做啥,雲向日尾隨其後,跟了過去。   一進廚房,只見魏曉燁正站在冰箱前皺著眉。   「怎了?」雲向日疑惑的問。   魏曉燁沒有回他,逕自地在廚房裡翻找了起來,隨後才說道︰「你去打電話給夏若,叫他買一些東西過來。」然後又開出一堆要夏若買的清單,便揮手要雲向日趕緊去。   「啊!用小月的室內電話,直接撥3,小月有設快速鍵。」她想起雲向日沒有夏若的電話,馬上又吩咐著。   「嗯。」雲向日邊答應著,邊退出廚房,腦中疑惑著。   會將對方電話設在快速鍵的,必然是常打的電話,他沒想到月跟小阿姨以及姨丈的關係是這麼的密切,難道月是姨丈那邊的親戚?雲向日在心中這般的猜測著。   嘟……嘟……   當雲向日撥出後,才響沒幾聲,便馬上接通了。   「喂,小月?」   雲向日停了一下,才回應。「姨丈,我是向日。」   一聽見雲向日的聲音,電話那頭明顯的停頓了許久,最後才遲疑的回道:「小……日?」   「嗯。」   「你……怎麼會在小月家?」   「唔……說來話長,晚點再說。」雲向日搔搔頭,看來又有得一番解釋了。「小阿姨要你幫忙買些東西過來。」他趕緊說出目的,免得夏若繼續追問。   只是,這卻讓夏若更加疑惑。「燁也在那,是她帶你過去的?」小月不喜歡陌生人,燁應該不會貿然帶別人過去吧?他十分不解。   「呃……不是,那個晚點再說,你先將小阿姨要的東西買來,她好像很急。」雲向日見夏若有繼續追問的可能,只好搬出魏曉燁當擋箭牌。   幸好這招一用見效,夏若問清需要哪些東西之後,便收了線,想必是去準備了。   「怎樣?夏若要過來了嗎?」魏曉燁的頭從廚房那探了出來,向雲向日問道。   「嗯。」   「喔,那好,你過來幫忙。」說完,魏曉燁便縮回了廚房。   幫忙?雲向日不敢稍做停留,馬上走到了廚房,只見魏曉燁早將頭髮盤起,袖子也挽了上去。「要做什麼?」他問。   「打掃。」魏曉燁丟了一條抹布給雲向日。   「打掃?」雲向日楞了一下。   不是有打掃機器人嗎?怎麼還要親自動手?他疑惑著。   像是看透雲向日心中的疑惑,魏曉燁隨口解釋道︰「小月不喜歡那些機器人。」   低應了一聲,雲向日發現慕向月似乎不喜歡一些科技用品,這房子內所有的電子用品比起一般人家中實在是少得可憐,無奈之下,他只得跟著魏曉燁替正在休息的慕向月,來個掃除大運動。   當兩人將廚房以及客廳清掃完後,夏若剛好到達。   拿著一堆日用品以及食材,數量之多,總有6大袋,兩手各提三大袋,看得出來遠超出魏曉燁所開出的清單。   魏曉燁對於夏若擅自多買的舉動沒有任何反應,直接要他將食材提進廚房,並要雲向日進來幫忙。   魏曉燁知道自己這個從小就被自家姊姊訓練的外甥,並不是一個不善廚藝的人,他的廚藝雖然不是頂好,但還算過得去,叫他來幫忙,綽綽有餘。   而就在兩人在廚房忙呼之時,夏若便整理其他的東西,這個東西擺那,那個東西擺這的,讓雲向日驚訝夏若對慕向月住處的熟悉,魏曉燁也是如此,看得出來似乎不是第一次使用這個廚房了,所有用具的擺處她都瞭若指掌。   當夏若整理好所有物品後,便走進了臥室,打算去看一下慕向月的情況,他已經從魏曉燁的口中得知慕向月生病的事情。   夏若看著慕向月熟睡的臉龐,眼中有著疼惜。   他跟魏曉燁一樣,都把慕向月當成親人般的疼愛著,不同的是,魏曉燁是拿慕向月當作弟弟般的寵愛,而他則是將慕向月當成自己小孩,來照顧。   雖然兩人的年紀差不上10歲,但他知道,慕向月在心中也拿他當作父親那樣的敬愛。   就像是彌補慕向月那從沒享受過父愛的過去。   他一手撫上慕向月的額頭,一手擱在自己的額上,比較兩者的溫差,慕向月的體溫似乎只高上了那麼一些,他擔心的眉頭鬆了許多。   隨後,正當他想將僅蓋到慕向月胸膛上的被子拉上時,目光不禁停滯在慕向月白皙的頸部。   眉頭再次皺起,他感到有些不悅,但還是強制壓下情緒,將被子拉上,這才轉身走了出去。   現在的他可深刻體會到,那些身為人父的人心中所謂「無家有“子”初長成」的滋味了。   那可不是一件會讓人有好心情的滋味。他的步伐顯得沉重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