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67-70

第六十八章   「所以說,要找的東西在這裡面?」   在慕月趁著休息時刻,告訴大家方才在赫爾墨斯城發生的事,以及有關花婆婆的任務之後,戰魂不自覺的問了。   「應該是……」慕月猶豫的答道。   其實慕月自己也不是非常確定,當初他在萬蛇窟窩了好一段時間,一個月的時間,夠他將萬蛇窟各處給逛透透了,但他並沒看到什麼任務道具,要是有,這任務哪還會拖到這時候呢?   咦……!?不對!似乎……還有一個地方沒去過。慕月這時才想起,在萬蛇窟的深處,有一處被一隻蛇王盤據著,當時孤身一人來此的慕月,當然不可能會去送死,便放棄了,之後,因為等級停滯不前,便離開了萬蛇窟,時間一久,自然也就忘了這回事。   自己怎麼老是跟蛇王扯上關係呢?難道上輩子是蛇的天敵,所以這輩子來還債的?慕月深深一嘆。   隨後,收斂起心神,他將自己的發現說了出來。   「那我們就去那看看吧!」日向提議道,既然其他地方都沒有,而NPC又提示東西在萬蛇窟,那自然也就剩下慕月沒逛過的地方囉。   「現在還不行。」慕月立即否決日向的提議。   「為什麼?」偏過頭,日向疑惑的看著慕月。   「因為等級。」同樣熟悉這裡的戰魂,替慕月說出了答案,他也去過那裡,同樣也因為等級以及只有自己一人的問題,而放棄那邊。   「等級?在毒蛇谷時,你不是也解決了一隻蛇王嗎?」也就是那時候,他發現了慕月雙職業的事實。   日向猜測,這隻蛇王應該只有8、90級左右吧,雖然可能會有些勉強,但自己這方人多勢眾,如果捨棄經驗,讓戰魂進隊伍,那應該是可行的吧。   「差很多,毒蛇谷那隻70級,而在萬蛇窟深處的蛇王則是100級。」不可以拿來相提並論啊!更何況毒蛇谷那時候,還有羅賓兔的幫忙,雖然不知道羅賓兔的等級多少,但依牠的攻擊力來看,想必是不低,否則那時候被解決,應該是羅賓兔與自己吧。   100級……日向縮起肩膀,這才知道自己太天真了。「那先升級,等到等級差不多的時候再去?」他提議著。   「也只能這樣了。」戰魂點頭說道。   於是,休息時間就在討論花婆婆任務中結束,慕月起身替眾人加了各種輔助,並在準備著全體治療術,只要是同隊伍的,皆可以接受治療,雖然比起治癒術所加的血量還少,但至少可以免於手忙腳亂的情況。   而戰魂,以他102的等級當然不可能跟大伙組隊,依然坐在邊上,吆喝著眾人,無視其他人的白眼。   從跟慕月等人混在一起後,總是覷空練功的他,僅僅只升了一級,也不是他偷懶,而是一級所需要的經驗值太過驚人,練功又是一等無聊、枯燥的事,那還倒不如停下來等大伙將等級練起來後,再一同練功,反正他又不是什麼晨星第一人,不用老擔心後面有人追。   至於水靈,更不可能下場打怪,那可是她的致命傷啊!誰膽敢叫她下去,定會被她深深記上一回,來日一定加倍討回來。   她緊緊地將慕月給的驅蛇粉握在手裡,只要使用效果一結束,立即又在身上撒了一些,絕不讓任何一隻蛇接近半分。   戰鬥場上,煞氣依然是那最可憐的一個,必須站在最前方,替大伙擋下大部分的攻擊,身上被東咬一塊,西咬一塊,偶爾再來一個中毒,讓他欲哭無淚啊……   幸好慕月來了之後,情況好轉了許多,速度的增加,讓他能即時閃避,不再是原先的慘樣了,否則再這樣下去,他可要罷工,並且控訴他們虐待勞工!   而半影在他身邊,替他分擔掉一些的攻擊,送出一道又一道的拳影,令人眼花撩亂,不時地使出荊棘之路,讓許多青蛇串在一起。   至於玥迷心則站在慕月的左前方,時不時的丟一個火球下去,將青蛇烤成了串燒,而她不管是否會燒到自家人,依她所言︰「反正又燒不死人,頂多熱了點。」   站在她的身旁的,是同為遠攻職業的瘋狂托油瓶,負責清掉煞氣擋不住的漏網之魚,雖然那些通常都被半影給擋了下來,但半影可不像煞氣血那麼厚,當然要以攻擊半影的青蛇為主。   剩下的日向,則善用盜賊的靈敏身手,神出鬼沒,四處穿梭,青蛇連他的衣角都無法沾上一邊。   「你們現在等級多少了?」一旁無聊的戰魂,突然出聲問道,雖然他知道自己與他們之間相差了不少,但卻還不知道實際數字。   楞了一下,慕月打開隊伍名單,看了一會兒便道:「等級最高的是老大62,接下來是日向、煞氣跟半影,他們都是60,水靈59、心58,最低的是我,才52。」   「咦?你跟他們差這麼多啊?」這倒是出乎他意料,他還以為慕月會是他們之中,等級最高的呢。   「剛進這隊伍的時候,差更多。」慕月不由得想起,當初日向拉自己入隊時的無賴樣。   慕月的話,讓戰魂更訝異,比造以前的逐日,如果慕月的職業只有祭司的話,那也就算了,可事實是,他還有一個攻擊職業──忍者在,應該會趁大家不在的時候練等吧?是不想因為等級的增加讓大家懷疑?還是他決意擺脫逐日練功狂的過去呢?應該都有吧……他這樣猜測著。   撇開思緒,戰魂又問道︰「你覺得,要練到多少才吃得下那蛇王?」   慕月稍作沉思,便回:「至少也要90以上。」   「那可有得練了!」戰魂輕笑。   「至少會比我們快。」慕月一邊替煞氣回復血量,一邊說著。   「也是。」   想當初,自己一個人下來闖時,是在75左右的等級,在這閉關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,才練到了90級,而逐日,竟然也花了跟自己差不多的時間,從60到90,看來那時候就已經是個練功狂了。   至於現在,五人攻,七人分,清怪速度比當初自己一個人快了好幾倍,直接來個混戰,不需要一隻一隻的引開,效率高了不少,練級的速度,當然會比自己跟慕月還快呀!除非他們太偷懶。 第六十九章   「斬風!」煞氣大喝一聲,手中刀一橫砍,劃出一道刀氣,破空而過,將襲來的青蛇怪,一刀兩斷,化為一地的金幣。   「荊棘之路!」重重的往地上一搥,隨著半影施技的話語一落,尚稱平坦的地上立即冒出一根根的石柱,緊接一聲嬌喝,幾顆火球準確地集中目標,十來隻青蛇在兩人極具默契的配合之下,無可避免的成了串燒。   「雜耍!」在瘋狂托油瓶的身前,幾隻飛刀憑空而現,白皙的手往前一揮,立即襲了過去,將一隻隻的青蛇定在原地,使之蠕動著身軀,也不能移動分毫。   深藍的身影忽隱忽現,給幾隻受到傷害卻還沒完全死去的青蛇最後一擊,讓牠們化為滿地的金黃,大手隨之一撈,將地上的金幣及物品收進了背包裡。   沒辦法,原先擔任這工作的某女,打死都不接近這,就算是滿地的金幣也不見她有任何的動搖,只好由日向這個神出鬼沒的支援角色來負責了。   這時,白光一罩,治癒術的光點圍繞在日向的身旁,讓他一滯,帶著一絲懷疑的眼光抽空望了過去,卻只見施法的人正替其他施加治癒術。   沒時間細想,收回了視線,日向繼續先前的工作,收拾苟延殘喘的青蛇怪。   沒多久,身上的幾絲光芒此起彼落的閃著,卻沒見應該即時落下的光芒,日向這時停下身形,看向其他隊友,也是同樣的情況,嘴一抿,便說道︰「這批清完,休息!」   其他人聽了,皆稍稍地一愣。   不是才剛休息完嗎?眾人心想道,不過雖有懷疑,但還是盡責的將身前剩餘的青蛇解決,回到戰魂等人的身邊。   已經坐到地上休息的眾人,不解地望著那依然站立的兩人,更不解為何日向的臉色鐵青。   氣氛有些詭異,但最令大伙疑惑的是,為何慕月沒有動靜?   他依然維持著方才的站姿,方才經過他身邊的時候並沒特地注意慕月,難道他又發起呆來了?   「……怎麼了?」眨眨眼,慕月後知後覺的發現眾人早已回到自己身後休息去了,只有日向站在他面前。   盯著慕月片刻之後,日向才回道︰「該問怎麼了的是我。」說完,一手抓起了慕月的手,一手往他的額頭一探。   該死的遊戲!   「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」他乾脆直接問了。   他在心中暗罵遊戲對人體體溫的設定,在晨星之中,在平常時刻,體溫會維持在正常的36.2℃,只有在運動時,才會有升高的傾向。   所以,日向根本無法了解慕月現在的狀況,只能知道他人似乎有些不適。   「不舒服……?」慕月遲疑了一下,在日向一問之後,他這才發現似乎感到有些昏沉。「好像……是。」   難怪他剛剛感覺好像有些不太對勁,注意力無法集中,身體沉重得好像有人在他身上壓了幾斤的石頭似的。   其他的人這才恍然大悟,難怪方才慕月的情況詭異到了極點。   不再使用全體治癒術,但治癒術老是落在沒損血的人身上,輔助魔法時間還沒完的,他又施放了幾次,效果已經失效的,總是等不到慕月的補充,更甚者,同樣的魔法會一直在同一個人身上閃現著,這總總的失常表現,讓他們還以為慕月又閃神了,不過因為沒發生什麼太緊急的情況,所以也沒人出聲提醒。   不過現在他們終於知道原因了,原來是慕月身體狀況不佳!   一知道原因,眾人眼睛一瞪,接收到其他人的暗示,日向輕哼,就算他們不說,他也會讓慕月乖乖下線去休息的。   「你先下線去睡一下。」不容拒絕的朝慕月說著,日向憐惜的撥著散落在慕月頰上的髮絲。   慕月有些恍惚的望著日向,眼神帶著迷濛,暫時失去作用的腦袋似乎無法消化日向所說的話。   「乖,去睡一下。」日向再次說著,低沉的嗓音,似乎在蠱惑著慕月。   還沒理清日向的話,慕月直覺地輕點了頭,但卻沒有任何動作。   日向見狀,輕嘆了一聲,隨後,拉起慕月的手,張口……咬了下去。   「痛──!」   直覺地要收回手,卻被緊箍住,慕月皺起了眉頭,朦朧的眼神,終於有了日向的存在,不解地望向日向,為何突然咬了自己?   輕輕地在有著淡淡齒痕的手臂上,烙下一吻。   「下線去休息一下吧。」   頓了一下,慕月終於聽了進去,「但是……」   當他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,便被打斷。   「不要再但是了啦!身體不舒服就趕快去休息!」性急的水靈,見不得日向慢吞吞的動作,直接出聲打擾那明顯忘了其他人存在的兩人。   玥迷心附和的點頭,隨後便接道︰「月月,快去休息嘛。」哀求的語氣,配上她的註冊商標──水汪汪大眼,讓人很難拒絕她的要求。   其他人雖沒出聲,但眼中的意思卻十足的明顯。   慕月腦袋雖然昏沉,還是可以清楚感受到眾人擔心的情緒,所以便順了意。   而日向,在慕月正要下線時,還是感到有些不妥,打開了密語頻道,說了幾句話。   只見正要離開的慕月,頓了一下,望了日向一眼,便轉換了頻道,回應了過去。   在化成光芒的那一刻,帶著要日向別太擔心的虛弱笑容,離開了遊戲。   怎麼可能不擔心……   日向痴痴地望著慕月離開的位置,眼中的擔心之情,令人無法忽略。   其他人見狀,便討論著要派誰去安撫一下日向。   當煞氣因猜拳運不佳而被推了出來之後,正在心中滴咕著,要如何安慰日向。   就在這時,日向突然向大家告了聲,一道光閃現,人便消失在原地,留下一頭霧水的眾人。   「這……是怎麼一回事?」煞氣沒想到自己的目標,竟然這樣一走了之,連個解釋都沒有!   「不知道。」戰魂聳聳肩,同樣也擔心慕月的他,實在不解日向突然丟下大家的舉動啊!   這時,玥迷心、水靈及瘋狂托油瓶三人相望一眼,在彼此眼中看到對方的猜測,她們當然沒漏掉方才慕月下線的前一刻,兩人的互動。   於是,三人嘿嘿一笑,小聲的商量著,讓戰魂及煞氣背脊一陣發涼,不知道是誰要倒楣了。   突地,三人一同的將頭轉向半影,眼中算計清楚到明眼人都看得出來。   半影暗自嘆氣,他大概知道她們看他是為了什麼事,認命的打開系統選單下了線,而三女也跟著下線,不理會那依然一頭霧水的兩人。 第七十章   叮咚!   「姆……」   米色窗簾因落地窗未闔上,被風吹拂飄動著,陽光穿過飄動的縫隙中灑進,照亮了一室。   床上的人兒,因突如其來的聲響,不安地翻過了身,拉起蓋在腰上的被子,將自己埋在被子裡,修長的身子蜷縮著,彷彿如此,就可以隔絕外界一切的干擾。   叮咚!   又一聲。   慕向月忽地睜開了眼,這才意識到,方才的擾他睡眠的聲響,是來自樓下大門的電鈴聲。   從床上一躍而起,步伐有些踉蹌,一夜的睡眠,似乎並沒讓慕向月的狀況好上些。   踩著虛浮的腳步,在房間門口邊,連接著樓下的通訊器旁,按下一鈕,慕向月又窩回了床上。   昏沉的腦袋讓他無法深思,直覺地以為,來人定是燁姊,畢竟自己的住處只有燁姊四人知道而已,而會來的就僅燁姊一人,他可承擔不起讓燁姊在外等待的後果,所以身體在腦袋還沒有任何想法時,便先行替樓下的人開了鎖。   但從張開眼就沒看過時間的他,顯然沒注意到,此時正是太陽才剛掛上高空的清晨時分,魏曉燁應當還在溫暖的大床上,呼呼大睡。   叮咚!   電鈴聲響起,讓因昏沉腦袋再次進入夢鄉的慕向月驚醒。   皺起眉,燁姊不是有鑰匙嗎?   雖然有疑惑,但慕向月還是撐起身體,搖晃的走出房門,步向大門。   在門邊,有著對外的監視器,僅僅只要輕輕一按鈕,就可以看到門外的景況,但對於認為外邊的人就是燁姊的慕向月而言,根本就是多此一舉。   門一開,一張笑得燦爛的笑臉倏地亮在眼前。   這……是夢嗎?   慕向月呆呆楞楞看著門外的人,無法運轉的腦袋更進一步的呈現當機狀態。   「你好!」漾著陽光般的笑容,雲向日心情愉悅的彷彿要飛上天似的。   「你……好……」呆滯片刻,慕向月直覺地回應著。   雲向日此刻深深覺得自己在做夢一般,朝思暮想的人兒就真真實實的站在眼前,觸手可及。   不過美好的心情,在打量過慕向月後,便一落千丈。   「你、你、你、你──快躺回去!」說話的同時,一邊將慕向月往內推去,順手將門帶上,一邊照著慕向月所指的房間方向走去。   慕向月白皙的臉龐,有著紅潤,但雲向日可不認為那是健康的氣色,秋冬之際的11月,早已有了涼意,但慕向月的額際卻有著滴滴落下的汗滴,那分明就是因體溫的高昇而起的不健康臉色!意識到這些的雲向日,還來不及說出方才按門鈴前,在心中排練無數次的感性話語,便因慕向月的情況,全都拋諸腦後。   「體溫計呢?」   當慕向月躺回了床上後,雲向日撫上了他的額頭後,問著。   躺在床上的慕向月,依然維持先前呆愣得表情,質疑著眼前的人,是他難得出現的好夢嗎?   承受慕向月視線的雲向日,暗暗嘆了一聲,「我不是你的夢。」   想也知道慕向月眼中的遲疑是什麼意思,他又何嘗不是呢?   以往的慕月僅僅只是透過一組代碼所組成的虛擬人物,不管現在的技術有多發達,虛假的感覺還是無法去除,不管是外表還是觸覺,都讓人有些許的不真實感覺。   但此時此刻,在他面前的,是個活生生的人,一個可以觸碰到的人。   因高燒顯得有些發燙的體溫,柔嫩的肌膚觸感,帶著些微洗髮精的髮香,如此真實的感覺,卻更令他不敢相信。   過去,他在心中無數次的期望兩人可以在現實中的相遇,在夢中,更不只一次的夢見了慕月,現在他終於得願以償。   撫著慕向月紅潤的臉頰,望著他的眼,雲向日嘴角微微勾起。   「唔──!」   抓住那犯案的手,慕向月皺著眉頭,瞪向那笑得有些倉狂的男子。   「還以為是做夢嗎?」   搖搖頭,慕向月毫不懷疑方才的痛感是虛假的,更無法忽視在臉上造成自己體溫更高的觸感。   雙頰有些發熱。   「來,告訴我,體溫計在哪?」用著哄小孩般的語氣,詢問著慕向月,雲向日雖然擔心著他的身子,但像這樣毫無防備的可愛表情,更令他心中一緊。   「沒有。」   慕向月身體雖然算不上健朗,但至少小病偶爾、大病不來,自從他搬到這公寓以來,還未受過寒、生過病,自然不會想到要添購個保健箱。   眼角一抽,「沒有?」雲向日聲音低了幾分。   輕點頭,慕向月將被子拉了高些,他有了一些危機意識。   「冰枕呢?」好吧,雖然沒有,但至少確定已經發燒了。雲向日稍微退讓了些。   「……」睜著眼,慕向月有些遲疑的要不要告訴他事實,但……似乎不說也沒啥意義。「沒……」   「連冰枕也沒!?」雲向日聲音倏地大聲了起來。   慕向月再往被子裡縮了幾分,只露出了雙眼。   一見此樣,雲向日立即緩和下來,對方是病人,不可以生氣、不可以生氣,心平氣和、心平氣和! 深深吸了一口氣,心想既然連冰枕也沒有,那……「浴室在哪?」退而求其次吧,至少總不可能沒有浴室吧?   將手伸出了被窩之外,指向一旁的門,「那裡。」   於是,他跟慕向月要了乾淨的毛巾,走進浴室,將之浸濕、擰乾,保持著濕意,將溼毛巾折整齊,蓋上慕向月發燙的額頭。   額頭上傳來的冰涼感覺,讓慕向月昏沉的腦袋,紓解了些,睜開眼,望著雲向日的眼裡,有著感謝。   「再睡一下吧。」   替慕向月拉下被子,蓋到脖子處,免得他悶死自己,一手蓋住慕向月的雙眼,等到感覺掌下的眼睛闔上,才放了開。   在床邊的地板上坐下,望著慕向月毫無防備的睡臉,讓雲向日又氣又喜。   氣的是慕向月竟然如此容易讓幾乎等同於陌生人的他,進入了屋子裡,更毫無防備的在他眼前睡下,這樣地沒有戒心,若他是壞人怎麼辦?   可另一方面,卻又感到竊喜,原先擔心無法順利進來的他,卻沒有阻礙的進入了意中人的領域,代表對方的信任,且還能親眼看著慕向月那美麗又帶點稚氣的睡臉,讓他心中更是幸福滿滿。   雖說趁著對方生病,大方的登堂入室,有些趁人之危,但他可不管,若不是如此,要等到兩人在現實中見面,可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呀……   拿著毛巾,替慕向月擦拭著沁出的薄汗,又拿了一條毛巾到浴室浸濕,以做替換,雖然說有些不該,但雲向日心中可慶幸慕向月這次的生病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