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64-66

「喔。」應了一聲,表示了解,日向似乎開始有些心不在焉。   慕月不在意,一定是正在打怪,他也暫時安靜下來,讓日向專心應付,而他則穿梭在迷宮般的小巷子當中,一下往右彎,一下往左拐,沒有猶豫,看似隨意亂走,其實早已記下了目的地的方向。   不過他也只知道這條路,若是在中間往不同的方向走去,他也不知道其他的路會通向哪,而他也沒興趣知道。   「月?」日向的聲音從密頻裡傳來,看來是解決的差不多了。   「你沒要過來?」遲遲未等到慕月的身影,日向忍不住地問了。   「那任務是我轉生前解的,轉生後不知道還算不算數,所以先去看看。」   「喔。」輕應了一下,隨後,日向又接著問。「話說……你是怎麼知道這任務跟這鬼地方的啊?」他實在是非常好奇,連論壇上都沒任何消息,據戰魂說當時也僅他們兩人知道,連該死的什麼寒和那個什麼珊的都不知道,而從現狀看來,似乎還是沒人發現這。不過,轉念一想,這也難怪了,畢竟得先解過那個任務,還要經歷那個,誰會這麼無聊啊!?   可是……就是有人這麼無聊,而那個人,還是他的親親愛人啊!!!所以日向才沒膽說出後面的話。   在聽到日向的問話之後,慕月倏地噤聲,在日向看不到的臉上,有著淡淡的紅。   「月?」半晌都沒得到回應,日向只好出聲呼喚。   「……嗯?」在考慮該不該就此裝死的慕月,還是老實的應了聲,他不禁暗罵自己幹麼這麼老實!?   「你還沒回答我呢!」日向催促著,他可是等待著慕月替他解惑啊!   「呃……就……這個……那個……唔……湊巧而已。」支支吾吾了半天,慕月只給了一個模糊的答案。   慕月那反常的支吾,讓日向的好奇心更重了。   能讓總是冷靜的慕月有了這種反應,看來他發現這任務的方式一定……很有趣!   嘴角邪惡一勾,不理會一旁的水靈見鬼似的看著他,也不望向玥迷心那彷彿見到什麼不舒服事物的昏厥樣,更不睬煞氣防備的眼神,日向繼續逼問。   「湊巧?哎唷──!是怎樣的湊巧法,人家也好想知道喔!」語調柔細,學著玥迷心的語氣,日向就是要問出個所以然。   雖說,日向那低沉渾厚的嗓音,要模仿玥迷心那細緻的柔嫩語氣,實在說有多不倫不類,就有多不倫不類。但他現在可沒那心情嘲笑對方,慕月在思考著,該如何搪塞過去。   「快說嘛──親愛的!」   高了八度的聲音,讓慕月的雞皮疙瘩在本人不自覺的狀態下,紛紛冒了出。   慕月摀住雙耳逃避似的迴避問題,但……在遊戲中,並不是摀住耳朵就能聽不見的,日向催促的聲音,還是不斷地擾亂著他。   閉緊了嘴,打定主意,他不說就是不說!不管日向怎麼逼問,他絕對不說!!!   慕月堅決的不吐半句話,卻讓日向更加地想知道事情的真相,於是,他更加努力的逼問,連甜言蜜語都祭了出來。   什麼「你是我的甜心,我是你的寶貝。」之類的噁心話語都說了出來,只為了那令慕月說不出口的事實啊!   但慕月還是不說,雖然無效,但他還是摀住了耳朵,就像是這樣真能阻擋日向那些甜死人不償命的噁心逼問法。   不說、不說、不說!!!絕對不說!慕月在心中吶喊著,絕對不會說出來,自毀一世英名!   兩方對峙……持續著,一直到慕月抵達目的地,還在進行當中。 第六十五章   慕月此時身在一處,周圍被許多石頭建築的民房所圍繞的空地上,他看向其中一間毫不起眼的房子,纖長的腿輕抬,身子移到了屋子前方。   慕月彷彿在鼓起勇氣般,深深吸了一口氣,腳往前一踏……   「啊啊啊啊!!!」   刺耳尖叫聲傳來,一道黑影鋪面而來,伴隨著一股衝撞的力道,讓慕月不覺悶哼一聲。   「臭小子!快把我女兒放開!」怒吼聲彷彿要將屋子掀了頂般,一道人影從暗處現出,一個擁有高壯的身材,以及滿臉落腮鬍的中年壯漢,正瞪視著他。   順從的將窩在胸膛裡的人推了開,慕月的臉有些發青,似乎方才的衝撞力道不小啊!   被推開了女人,立即被那中年壯漢給拎了去。   將手上的女兒往內室一丟,喝令她不可出來。   「你又來做啥?」不客氣的話語,朝慕月一丟,壯漢抬起下巴,斜睨著慕月。   慕月楞了一下。任務還有效?   「剛好經過,就來看看。」心中雖然有著懷疑,但慕月還是順著對方的問話回應。   「有啥好看的!?還不就兩隻眼、一個鼻子、一個嘴巴、兩個耳朵,一樣都沒少。」坐下身,雖然身為主人,壯漢卻沒招呼慕月坐下,似乎打算就讓他這麼站著。   對於壯漢的說話口氣,慕月早已領教過了,並沒放在心上,他逕自地坐在壯漢的對面,也不管這是否是身為客人的他該有的禮貌。   「我有叫你坐下嗎?」壯漢瞪向那毫不客氣的客人。   「你也沒叫我站著。」淡淡地回應,慕月反客為主的拿起桌上的陶製茶壺,替自己倒了杯水,也順便替壯漢倒了一杯,遞到他面前。   「哼!」用力的一把將杯子搶過,壯漢似乎對慕月這不像客人的舉動有些不悅。   喝著水的慕月,並沒被對方搶杯子的舉動嚇到,腦中轉著的,是關於這個任務。   照現狀看來,自己似乎不用再解過一次任務,心中暗自慶幸了一下,畢竟那任務解過一次之後,實在是不想再碰另一次了……   可是,慕月心中有一道聲音告訴他,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。   「喂!漂亮小子。」   聽到這熟悉的稱呼,慕月楞了一下,才抬眼望向壯漢。   「你任務解完了沒?」   「咦?什麼任務?」當初這個任務不是解完了嗎?所以自己才能進到那處啊。   可慕月卻覺得,自己似乎遺忘了什麼。   「就是那花婆婆交代的,你這小子該不會都給忘了光吧?」壯漢見慕月那臉茫然的樣子,有些不爽。   花婆婆……?慕月拼命在腦海中搜尋著,有關這個名字的記憶。   他想起當初解這個任務時的情景。   兩年前,還是逐日的他,才進入遊戲一個月,等級差不多與日向一樣,也不是什麼晨星第一人,僅僅只是個普通的玩家。在那時,從不遮掩面貌的他,總是遇到許多的麻煩。   走在大街上,總是有許多揮不去的搭訕,所以他很少上街,需要的東西都是拜託自進到晨星便認識的問天寒幫忙買的。   可那一天,自己也不知發了什麼瘋,竟然丟下問天寒一個人大搖大擺的上街去。   等到自己發現時,周遭早已圍滿了許多搭訕的人,不分男女,這才知道自己做了蠢事的他,鑽著縫子,拔腿就跑。   趁亂之中,有許多人伸來毛手,但他沒時間去顧忌那些,咬著牙,忍受那些可以稱之為性騷擾的舉動,硬是從那些人之中闖出。   身為劍士的他,沒有高敏來幫助逃亡,知道在大街上對自己不利,於是,一閃身,躲進了一旁的巷中。   穿梭在巷子中的他,終於甩開了那些人,可……他卻迷路了。   看著四周盡是一模一樣的景色,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走到了同樣的地方,還是只是另一處有著相同景色的地方。   嘆了口氣,背靠著牆,他很無奈,偏偏身上的回城卷早已用罄,這也是他上街的目的之一,所以他根本沒法離開這鬼地方。   無奈之下,只好拉下面子,向問天寒求救。   可當他傳出一道密語之後,「此人不在線上。」讓他不禁咒罵了聲。   這人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!?不想找他的時候,黏個半死,活像個麥芽糖般的,怎麼敢都敢不走,可等到真的要找他的時候,偏偏不見人影。   算了……   無處求救的他,只好先行下線,在遊戲中,長時間的走路、奔跑,腳也是會酸的啊……   隔天,本來以為問天寒會在線上的他,鐵青著臉,不敢置信又聽到了一次,「此人不在線上。」的系統提示音!   該死的!他是又跑到哪了啊!?心中不住地咒罵問天寒。   不想在這又困了一天的他,只好認命的起身,自己找路出去。   但……天不從人願,找了大半天的路,他還是一樣……迷路中。   那該死的出口到底在哪!?那該死的問天寒怎麼還沒出現!?他在心中暗自決定,下次見到問天寒的時候,非得給他挫骨揚灰,以洩心頭之怒。   耐心早已快被磨得殆盡的他,心中的咒罵更是加了幾分。   尋不到出路的他,往上一望,一計便出現在他心中。   地上找不到路,那從上面總可以了吧?   被逼急的他,也不管劍士的身手是否敏捷,雙手、雙腳並用,辛苦的爬上了屋頂。   站立在屋頂上,眼前的視野頓時寬闊許多。   沒時間欣賞風景,一心只想走出這該死的迷宮的他,四處觀察著出口的方位。   他發現,他似乎來到了一處住宅區,周遭的建築盡是矮小的石造平房。   而這處,似乎是屬於NPC的天地,放眼望去,在這住宅區出入的,皆是淺綠色的ID。   有一些些的懷疑,雖然這裡盡是住宅,但沒有玩家的蹤影似乎有些詭異,而且還位於商業大城──赫爾墨斯城大街旁的巷子中。   只要拐個彎,走個幾步路,好啦,他承認他走了不只幾步路,但是這住宅區的的確確距離玩家聚集的大街不遠啊!   皺著眉,他打算不去探討這些,這又不事他該管的事,現在他要做的事是要找出路,不然老是困在這也不是辦法。   現在他慶幸問天寒不在線上了,總不能讓他知道自己大搖大擺的上街,還蠢到被一大堆人圍觀才發現事態嚴重,更笨到落得被追的下場,甚至為了逃亡而迷路。   這根本就跟他平時冷酷的形象不合!   雖然說那冷酷的形象有一些是他刻意營造的,但誰叫問天寒太聒噪,為了不受荼毒,只好硬是裝作冷淡。   現在,他可不要自毀形象,一旦讓問天寒知道這件事,一定會嘲笑他,然後又藉機纏上來的。   想著想著,不禁一嘆。   嘆氣後,他收起胡思亂想的心情,環顧四周,將往出口的路牢記在心,當他正想跳下屋頂時,卻一個沒站穩,往下一跌。   伴隨著痛楚,隨後而來的,是一片黑暗。 第六十六章   一睜開眼,逐日便看見一對充滿好奇的雙眼,而它的主人是一位年僅10、11歲的女孩,蘋果般的紅潤雙頰令人不禁想捏它一下。   「啊!醒了、醒了!」   好奇的眼睛,變成為驚喜,女孩興高采烈的大聲嚷嚷著。   女孩的聲音竄入耳裡,令逐日有些發疼的腦袋,更加的疼痛,捂住了耳,皺起眉,望向女孩,她早已高興的手舞足蹈了起來。   還真是活潑的孩子。他淡淡一笑,雖然身體不舒適,但看見有人這樣擔心自己,還是有些欣慰。   「吵什麼吵!?」一道不客氣的叫吼聲,從一旁的屋子中傳出,隨之而來的,是一名既高且壯的中年漢子。   「那個哥哥醒了!」不受那語氣影響,女孩蹦蹦跳跳的到了男子的身旁,拉住他的左手,晃來盪去,開心的說道。   「就說他死不了!」渾厚的聲音,毫不客氣的話語,男子不滿地瞪著逐日。   感受到對方的不悅心情,雖然不知所為何事,但逐日還是禮貌的開口道謝。「謝謝你們救了我。」   「不用客氣。」女孩又蹦回了逐日身旁,蹲在他身邊。   「哼!道謝這種事,誰都會!」大步一跨,將女孩拎起,讓她坐在自己的肩上,男子防備的瞪著逐日。   「呃……」沒想到對方會這麼不好相處,逐日感到有些尷尬,該不會要回禮吧?不過自己只是個窮劍士新手,根本沒有一件拿得出手的東西。「那……我該如何答謝你們?」   「說不如做!」   「說不如做?」意思是……?   「跑腿。」   兩個字,決定了逐日新手時期,第一個地獄。   從城西的住宅區跑到城北的商店街,再去奧希斯山收集各種逐日完全不認識的藥草,也不知道是虛構還是真有其草,反正就是按照單子上的敘述來找,這可累死逐日了,認人能力不是普通差的他,要認草!?還沒有圖像,只有敘述,真是難倒了他呀!   不過採草這事,還不是最難熬的,至少還可以四處晃晃,順便打打怪,練些等級,總比得盯著雞屁股,盼啊望的,就希望牠老大心情一好,能趕緊誕下一顆蛋,讓他好能交差,那天……他窩在雞群裡一整天。   除了得看顧雞屁股跟採草之外,送信、送貨這等事,當然也少不了。   暗暗嘆了一下,幸虧還是有所謂的任務獎勵,雖然那些經驗以及金錢,實在少得可憐,跟新手村的任務有得拼,但……聊勝於無啊!   而這段期間,也不知道問天寒那傢伙到底跑到哪去了,整整消失了一個禮拜沒有聯絡,不曉得跑哪逍遙去,害他得一個人面對這些,不然早把問天寒一起拖下受苦,誰叫他平時老愛纏著自己,既然這樣就給他個機會纏個夠,順道陪他一起解任務!   不是逐日沒想過要拒絕,偏偏這像是強制任務般,只要NPC一開口要求,管他是阿貓還阿狗,任務一定自動接下,連開口這動作都省了,更別想刪除任務。   更可惡的是,只要他一開口,不管說話對象是誰,一個任務馬上就交代下來,讓他措手不及,所以到最後,除非是交付任務,或是必須的詢問之外,逐日絕對守口如瓶,絕不開金口。   不過這樣他還是接了為數不少的任務啊……   而花婆婆的任務,便是這段時期所接下來的。   一連串的任務,讓當初的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接了哪些,只能打開任務欄,一項一項的慢慢解,解完一項再換另一項,早已放棄記住任務內容的他,全都依賴那紀錄所有任務的任務欄。   現在想想,當初回覆任務時,似乎並沒有花婆婆……怎麼會呢?應該只要是任務,便會出現在任務欄的……不對!慕月倏然一驚,如果是隱藏任務的話……   慕月瞪大了眼,望向壯漢。   不會吧……自己在不自覺之下,接了一個麻煩任務!?就像是轉生後,關於羅賓兔的任務一樣?   他喟然一嘆。   麻煩啊……現在他老早忘了花婆婆的任務是啥了,也早就忘了花婆婆的面貌,可以自動忽視這個任務嗎……慕月心中不太期望的想。   「你也該解一解了吧。」壯漢皺眉說著。   沒想到這小子這麼不負責任,接下來的任務,竟然沒完成,那花婆婆可真找錯人了吶!   果然,他就知道,既然壯漢提起了這件事,就代表自己的的確確有任務在身。唉……忘了也就算了,現在已經想起,放任任務懸在那,實在不是他的個性啊。可是,並不是他不解,而是他根本忘了任務內容呀……慕月在心中無奈的說。   「最近這陣子,有幾個人跑來接任務,雖然他們沒接到花婆婆的任務,但是你再手腳不快點,東西被他們拿走,你這任務也算是廢了。」壯漢提醒道。   咦?該不會是指日向他們吧?從壯漢的話看來,任務內容是找一個東西?   「那個東西是指?」鼓起勇氣,人說不恥下問,他是個好典範。   唰!一個眼刀射了過來。「你不知道?」   真是一個靠不住的小子!回頭得告訴花婆婆她所托非人啊!   將頭一縮,慕月早沒了先前那反客為主的氣勢,誰叫他先前被這壯漢荼毒了一個月,雖然大部分都不是他交代的任務,但……他是罪魁禍首,加上老是被他一轟……心理有陰影啊!   「我……忘了。」慕月一向老實,這時候也不例外,冒著再次被砲轟的危險,他還是乖乖的承認了。   唰唰!眼刀再次射來,慕月深吸口氣,做好心理準備。   「算了。」   出乎慕月意料之外,壯漢竟沒責備他。   他意外的忘了過去,卻只見壯漢不理會自己,逕自地喃喃自語。   「這任務是單一性的,都已經接下了,也只能繼續,就算給個呆子解也就認了,唉,難得這麼一個任務耶……」   壯漢的自語,音量相當的小,卻夠讓慕月聽個清楚。   他一驚!單一性這詞,他當然知道。   任務單一性,並不是指這任務只能解一次,而是同時間只能一個人解,只要解完之後,便能由另一人接下,不過這類任務通常都有時效性,都已經過了兩年了,為何還沒取消呢?慕月百思不得其解。   不過慕月不打算問,怕又牽扯出一大堆的事情,而他很清楚,在他眼前的不再僅僅只是個電腦NPC,而是由真人扮演的。   他不知道何時才轉換成由真人扮演,但他很清楚現在他最好閉上嘴少說話,免得對方又多了什麼任務下來,他們可是遊戲公司方面派來惡搞玩家的人啊!專門派些麻煩任務給玩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