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60-63

「什麼想啥?」慕月不解。   「那……那個是怎麼一回事?」戰魂伸出手,指向一旁。   順著戰魂所指的方向望去,放眼所見……一遍狼狽啊!   輔助魔法的時間已過,少了加速術、生命的祝福、天神之盾等的效果,每個人身形變慢了不少,血量及防禦也降低不少,每個負責擋怪的人身旁開始閃起淡淡的紅光,原來慕月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停止施法的動作,使得大家開始喝起了治癒藥水,而少了慕月,讓大伙應接不暇,所以也沒人有空叫喚慕月,就是這樣,才會造成現在的慘況。   一發現這情況,慕月愣了一下,隨即趕緊揮動手中的法杖,一道一道各色光芒的輔助魔法罩了下去,才讓眾人脫離了苦境。   「月──你剛到底在幹什麼啊!?」最先發難的當然是性急的水靈,她可得時時擔心煞氣被黑熊幹掉,接下來慘死的可會是她自己啊……真不知道裝死有沒有用。   「抱歉……」慕月道歉著,但施法的動作不敢停。   「你在想什麼啊?親愛的。」日向話語中帶著擔心,雖然方才最慘的就是他們那組,畢竟盜賊及小丑實在是沒辦法跟人硬碰硬,但是他最擔心的是,慕月竟然發起呆來,難道是……想起那個殺千刀的傢伙!?想到這,日向頓時心中一怒,於是,抬起右腳重重的往黑熊身上一踹,在黑熊轉身要攻擊他之時,躍起手中的匕首,往黑熊的肩膀上刺去,凶狠的樣子,似乎對方是他的死敵般,非得置他於死命。   「只是在想新的練功點。」慕月老實的說著。   「新的練功點?」煞氣此時才出聲了,剛剛他為了避免黑熊攻擊水靈,可是結結實實的硬挨了幾下,到這時候才喘過氣來。   「這裡人太多了。」戰魂這時也注意到週遭的情況,他思考了一下。「不過其他適合你們練的地方,應該也很多人了吧。」   「嗯。」慕月點頭附和,但眼睛依然盯著日向等人,他可不想方才那情況又發生了,跳級打怪雖然可以快速練攻,但是容易死人啊!   「啊!!!」這時,戰魂突然大叫一聲,讓在他身旁的慕月嚇了一跳。   慕月皺起了眉頭,「怎麼了?」   其他人也都偷空丟來一個白眼,那聲大叫可不只慕月一個人被嚇到而已呀!   「那個地方啊!那個地方應該還沒有人發現,要不要去看看?」戰魂興奮的抓住慕月的手臂說著,無視那因他的舉動所投射而來的殺人視線。   「那個地方?」慕月一臉茫然。   「就是……」戰魂接下來的話,似乎是用密語,只見慕月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。   「可是……」頓了一下,慕月繼續接道。「這麼久了,真的還沒人發現嗎?」他有些懷疑。   「那裡位置隱密,而且又要一大堆條件才能進的去,你以為有幾個人像你那麼有耐心又剛好掉到那邊的!?」戰魂說著。「不然我先去看看,你們在這先繼續練。」   「嗯。」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,如果離開這,才發現另一個地方早就被佔滿了,那不就賠了夫人,又折兵嗎?   一聽到慕月的回答,戰魂便一溜煙的跑不見了,留下一頭霧水的眾人。   「捏捏,月月,那個地方是哪個啊?」玥迷心禁不住好奇心的問了。   其他人也在戰鬥當中,拉長了耳朵聽著,他們也很好奇呀。   「秘密。」慕月神秘一笑。 第六十一章   眾人在戰魂離開的期間,又打了幾輪怪,中間有休息片刻,光是一個重生點,實在是不夠他們這群人數頗多的隊伍練。   「月。」   戰魂的叫喚聲,從密頻裡響起,慕月立即轉換聊天頻道,回應他。「怎樣,有人嗎?」   「沒人,怪多到一個極致了,看來是還沒人發現。」   「嗯,那我帶其他人先去解任務,解完再過去。你要先在那等,還是要來一起跑任務?」慕月算計一笑。   「免了吧,那種任務解一次就夠了,我可敬謝不敏。」戰魂立即推掉,那任務實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啊……「啊!對了,你還得解嗎?重生過,以前解過的任務還算數嗎?」   「不知道,重生之後,只解過一次任務……」慕月忽地想起羅賓兔,那個任務,似乎還沒結束……但是又不知道要從哪邊下手,算了,順其自然吧。「我帶日他們解任務時,順便解吧。」   「嗯,那等你們解完再通知我吧,我先到處晃一下。」   「好。」   結束與戰魂的密語之後,慕月便要眾人將手邊的怪解決掉後,回到城裡。   「捏捏,月月我們要去你跟戰魂魂說的那個地方了嗎?」玥迷心睜著大眼問。   「還沒,要去那個地方得先解一些任務才進得去。」慕月解釋著。   一旁的日向走近慕月,左手非常自然的環上慕月的腰,低下頭問道。「解什麼任務?」   一聽見日向的問話,慕月露出“你們馬上就會知道了”的神祕笑容,讓其他人在感到一頭霧水之時,也有一絲不好的預感。   正當慕月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,突然一頓。   身邊的日向注意到這變化,便低聲詢問。「怎麼了?」   「有電話,你們等我一下。」一說完,慕月便立即下線了。   原來是方才接收到電話提示的通知了,所以慕月才趕緊下線,接電話去。   「那我們呢?」煞氣問著,要解的任務只有戰魂跟慕月知道而已,按照他們的說法,還沒有人發現到,那上論壇也找不到任何消息啊。   日向聳聳肩,「只能等了。」   於是,眾人便轉移陣地,到聚會的老地方──Mabel’s coffee,等待慕月的上線了。   而下線的慕向月,拿掉護目鏡及耳機後,立即接起了電話。   「小月?」   還沒出聲,對方便先開口說話了,是若哥特有的沉穩嗓音。   「若哥?」   慕向月愣了一下,抬眼看向床邊的電子鐘,“11:54”,難得這麼晚了,若哥還會打電話來。   「現在有空嗎?」   頓了一下,「怎麼了嗎?」想到遊戲中還在等著自己的眾人,但若哥找自己,肯定有事,總不能直接說沒空,然後拒絕吧?對於像自己父親的夏若,慕向月是非常敬重的。   「跟你燁姊還有克里斯他們,臨時決定要去喝酒,所以問問你要不要一起去。」   遲疑了一下,慕向月便下了決定。「嗯,在哪?」   由於,總是各忙各的,所以與燁姊他們一起聚聚的機會很少,慕向月並不想錯過,與親人般的大家的難得聚會,所以,他答應了。   「我等等過去接你,10分鐘後到。」   10分鐘?原來若哥他們就在附近而已,不過自己得先上線跟隊友們說一聲,免得又像上次那樣讓他們擔心了,加上打理自己的時間,怕是不夠。   「我可能會晚一點下去,有一些事情要先處理好。」慕向月說著。   「嗯,我到了會在樓下等你。」   「我會盡快處理好的,那待會見。」   「嗯。」話一說完,若哥便將電話掛了。   將話筒放好,慕向月趕緊走向床邊,戴上了護目鏡及耳機後,躺下身來,一閉眼,便進入了遊戲之中。   「月,我們在Mabel。」   一上線,日向的聲音便從隊頻裡傳來。   「我不過去了。」慕月說完,便轉了密頻,呼喚戰魂。誰叫他等級太高,無法與自己等人組隊,要找他也只能透過密頻了。   「怎麼了?」一聽見慕月如此說,日向便擔心的問了。   「你剛怎麼下了?」   還沒回應日向,戰魂便回了他的密語。   「剛去接電話,另外要麻煩你帶他們解任務了,我等一下要出門。」向戰魂說完後,慕月便轉換頻道至隊伍,「我有事要出門一下,今天不會上線了。」   「咦?那任務呢?」水靈問著。   「我拜託戰魂帶你們,那任務還蠻耗時間的,解完都天亮了,明天再過去那個地方吧。」   「什麼!?」戰魂不敢置信的大叫,他不要啊……他不要在碰那個任務了啦……   換上密語,「我得出門沒辦法,所以只能麻煩你了,認命點吧。」慕月幸災樂禍的說著。   「要去哪?」一道密語傳來,並不是戰魂,而是日向,他語氣平靜的問著。   「跟朋友聚聚,我得先下線了,朋友會來接我。」慕月知道在日向平靜的語氣之下,是深深地醋海,但沒時間解釋,「詳細情況明天再跟你說,你放心,我不會搞外遇的。」他安撫著。   「嗯。」聽到慕月安撫的話,日向勉強的接受了,就算不接受也沒辦法啊……   「那我先下線了,任務的事情就交給戰魂吧,掰。」將頻道換回隊頻,說完後,正當慕月想打開系統選單下線時,日向又傳了一道密語來。   頓了一下,慕月輕輕一笑,回了日向密語之後,便立即下線了,留下擔心的隊友,以及正在哀號的戰魂。   下線之後,慕向月趕緊換上衣服,稍作打理,抓了鑰匙及錢包,就立刻出門了,一到公寓門口,只見一輛黑色的奧迪新型跑車停在路邊,等著他。   進步的科技,人們為了環境著想,早已開發出不需石油的電力車了,現今的社會,看不到那黑煙籠罩的交通景象。   慕向月沒有一絲遲疑,走了過去,在他上車之後,黑色的跑車便奔馳而去。   而此時,被留在線上的人們……   「啊──!月月怎麼跑那麼快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水靈大叫著說。   沒有理會水靈的疑問,日向便說道。「叫戰魂過來吧,我們解任務還得靠他。」   煞氣嘆了一聲,這兩人還是不相容啊,想也知道日向不可能主動聯絡戰魂的,所以煞氣在聽完日向的話之後,便自動的丟了密語給戰魂。雖然他也好奇慕月到底發生什麼事了,不過既然日向都沒說什麼了,那他也不需要問了。   「日日,你都不擔心嗎?」坐在日向對面的玥迷心不解的問著,慕月如此匆忙地下線,最緊張的應該是日向本人才是啊,為何他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?難道……   聽到玥迷心的問話,日向淡淡一笑。   水靈見狀,覺得事有蹊翹,原先擔心的她,也冷靜了下來。「你們剛剛該不會偷偷有密語吧?」她瞇起眼問著。   日向依然淡笑不語。   其實,在聽到慕月丟下他們,要去和朋友聚會時,要說不吃味是騙人的,但慕月有自己交友自由,更何況他們的關係只在遊戲中而已,他實在是沒有資格開口叫慕月別去。   這些日子以來,在遊戲中的摟摟抱抱,已經滿足不了他了,越與慕月相處,越受他吸引,不管遊戲做得再如何逼真,它還是虛擬的啊……越來越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但卻又怕嚇到慕月,只能盡力地將那情感壓制住。   可在方才,一聽到慕月要跟其他人出去,心中的酸楚,難以抑制,雖然極力壓制自己的語氣,但那平靜的語氣卻顯得過於不自然,而讓慕月發現,否則他也不會安撫自己。   但,只是安撫的話語,還是抑制不住他心中的難過,於是,在慕月即將下線的當時,他忍不住問了……他問了慕月的電話。   雖然只是一個電話號碼,但日向很清楚,聰明的慕月一定會注意到那其中包含的涵義,那代表著,不僅僅只是在遊戲中,他……也要在慕月的現實生活佔上一個位置。   這一番坎坷的心情,都在慕月的回應中,消失殆盡,他反覆咀嚼著那短短的十位數字,牢記在心。 第六十二章   癱在沙發上,玩了整夜,身體虛脫到不行。如果只是熬夜,對慕向月來說,並不算是太難的事,畢竟他本身就是個夜貓子,但若連攻10家夜店,最後又去KTV瘋狂了幾個小時,這可就不太妙了。   昨晚燁姊興致特別高昂,拉著大夥,一家一家的喝、一家一家的瘋,只差沒把人家店砸了,最後還喝不夠的她,殺去KTV瘋狂的喝、瘋狂的唱,差點沒掀了人家屋頂。   結果如同往常一樣,由若哥制止了燁姐,才讓眾人脫離苦海,也只有若哥不被燁姐強灌酒,所以每一次的聚會,維持清醒的通常只有若哥一人。   不過,這一次若哥阻止燁姊的時間有點晚,早上九點,自己才踏進熟悉的家門啊!是因為看出上次自己的悶悶不樂,所以才讓自己恣意地放縱嗎?慕向月心中想著。   因為提議這次聚會的,竟然是若哥本人!以往聚會,都是由燁姊或秋姊兩人決定,這次反常的由若哥決定,讓慕向月不得不做如此想。   自己又讓人擔心了……慕向月眼神一黯。   「唉……」輕輕一嘆,慕向月努力撐起掛在沙發上的身體,踏著沉重的步伐走進臥房。   一手解開襯衫的釦子,一手撐著牆壁,疲憊的身軀使得慕向月的步伐蹣跚,只能撐著牆勉強行走。   將脫下的襯衫,隨意的往旁一丟,裸著上身,將自己虛脫的身體往柔軟的床墊一倒。   久違的床……有認床傾向的慕向月,滿足的抱著棉被,閉上眼,正想悠然的進入夢鄉時──   “噹啦──噹啦──有電話唷!嘿!電話來了唷,快接快接!電話來哩──親愛的,快接電話唷!”   手機?聽著獨特的手機鈴聲,慕向月手往褲子後方的口袋一摸,咦,沒有!?   “噹啦──噹啦──有電話唷!嘿!電話來了唷,快接快接!電話來哩──親愛的,快接電話唷!”   由燁姊親自錄製的手機鈴聲,一直不停的重覆著,慕向月皺起眉來,他的手機呢?他爬起身來,尋找著聲音來源。   這手機鈴聲,是燁姊在慕向月幾次漏接她的電話後,親自替他錄的,美其名是說讓慕向月多聽聽悅耳的聲音,有益身體健康,增加抵抗力,頭好壯壯,沒病沒煩惱,至於有沒有效果……這就不得而知了,但卻讓慕向月,在使用這鈴聲之後,達到幾乎百分之百的無漏接紀錄,尤其是在室外,據使用的本人所說,如果不想變成眾人焦點,最好趕緊接起來,不過通常都是來不及的……   循著聲音,手摸到了床頭櫃上,原來慕向月在昨晚出門時,將手機忘在家裡,不過由於是若哥親自來接,也用不到手機,除了他們四人,幾乎沒有人會打電話給他,所以既然是跟燁姊等人聚會,也就用不上手機了,這也難怪慕向月,直到此時才發現,自己並沒帶手機出門。   拿起手機,習慣性的不看來電,慕向月直接接起了電話,「喂。」   「…………」短暫的沉默,對方似乎楞了一下。「……月。」   聽了無數次的熟悉聲音,輕輕的一聲叫喚,在慕向月心中投下一股不小的震撼。   「月?」   慕向月的無語,讓對方又一聲叫喚,將他從震撼之中,拉起。   「我在。」慕向月的聲音有些沙啞,不知是累了,還是因為心中那莫名的情愫。   對方沉默了一下,「你在睡?」   沙啞的聲音,讓對方有著誤解。   「沒,剛要睡。」慕向月老實的說著。   「……玩了整夜?」對方頓了一下,才問道,語氣中,似乎有著擔心。   「嗯。」   「那不吵你了,你睡吧。」對方輕柔的說著,低沉的嗓音似乎有著安撫的作用,撫慰了慕向月疲憊的精神。   「沒關係。」有些不捨,第一次在現實中說話,就這樣結束了,雖然是透過了電話,但比起在遊戲中的談話,距離貼近了不少。   「…………」對方再度的陷入沉默,思考著,似乎也是有些不捨,不過……「先去睡吧,晚點在聊。」擔心慕向月的身體更甚於想與他說話的心情,他做了選擇。   「嗯……」感受到了對方的擔心,慕向月也不堅持,雖然不捨,但也乖乖的結束了通話。   將手機往床頭櫃上放,慕向月翻身一躺,望著白淨的天花板,慢慢的闔上眼,他的身體早已到達了極限,止不住那陣陣襲來的睡意,慕向月進入了夢鄉。   總是睡不好的他,難得的睡了一個好眠。   慕向月會變成夜貓子,起因也在於讓他睡不好的元兇──惡夢。因為害怕惡夢,所以不敢入睡,因為害怕夜半驚醒的那一片黑暗,而不敢在夜晚入睡,漸漸地,他習慣在太陽升起的早晨入睡,在太陽即將西下的下午起床。   其實,經過了一段長達三年的心理治療之後,慕向月從原先必須開著日光燈睡覺,到可以接受那小小的夜燈,但完全的黑暗,他卻還是無法接受。不過,長期的作息顛倒,卻讓慕向月成了夜貓一族。   睡了一個安穩的睡眠,慕向月睜開眼時,已經是晚上六點多的事了。   眨眨有些發澀的雙眼,總是很難清醒的慕向月,腦袋尚處於停擺狀態,無法思考。   盯著天花板,慕向月感覺自己似乎夢到了,日向打電話來的景象,夢……嗎!?慕向月的身體倏地彈起,一手撈過放在床頭的手機,不是夢!   畫面上顯示著幾通未接來電,都是日向打來的。回想早上時,他打來的情況,在自己一接起電話的時候,日向那短短的沉默,或許是因為沒想到一直沒人接的電話,竟然真的接通了。他也是啊……雖然給了日向號碼,也有了心理準備,但卻沒想到隔天早上竟然就接到他的來電,有些驚訝,又有些竊喜……   “叮!”一道簡訊聲突地傳來,讓看著手機發愣的慕向月,差點嚇掉了手機。   深吸了一口氣,平復情緒,將簡訊打開。   “月,睡醒了嗎?別急著上來,玩了整夜,你一定累了,好好休息一下,別累壞了身體,我會心疼的。”   一封短短的簡訊,溫暖了慕向月的心,看著結尾的署名配上一個紅心圖案,慕向月有了笑意。      道了聲再見,少了日向的聲音,偌大的房間更顯得空蕩,放下手機,輕拍雙頰,慕向月稍微地提振精神,繼續著原先的動作。 第六十三章   剛睡醒的慕向月發現早已過了大夥的集合時間,難怪日向會傳了這封簡訊來。   看完簡訊,慕向月也不急著上線,今早可是沒做任何梳洗,便躺上了床,一身的酒味,加上宿醉,讓慕向月感到非常的不舒服。   “可能過12點才上,你們先練,月。”   回了訊息給日向,慕向月這才勉強地站起身來,走向廚房,在櫥櫃中找出了此時此刻他最需要的──解酒液。   旋開蓋子,一飲而盡,將手上的玻璃空罐隨手放置一旁,慕向月撫著依然疼痛的頭,走進了浴室。   將浴缸注滿了水,加入薰衣草入浴劑,慕向月將身體洗淨後,便進入了水中,身體往後一躺,他不禁舒服的呻吟了一聲。   還是泡熱水澡好啊……他在心中感嘆著。   水蒸氣不住地往上冒,慕向月額上滴下了汗,酒氣漸漸散去,不知是解酒液發揮了作用,還是泡澡的效用,他的宿醉情況好了不少。   泡在熱水中,慕向月感到些許的昏昏欲睡,眼皮緩緩地闔上,慕向月禁不住瞌睡蟲的襲擊,在浴缸之中睡著了。   「嗨!」   「欸,這位祭師大大,留步留步阿!」   「對對。就是在叫你。」   「還有我!日向晚月,人族盜賊。」   是夢……?緩緩地睜開了眼,如夢似醒,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夢到第一次遇見日向的景象。   很難得的,自己竟然會做“那個”以外的夢,可以證明,日向在自己心中的地位,那一天……算是一個轉戾點呀!   收回思緒,他發現溫熱的水早已冷去,暗罵自己大意,若是生了病,該怎麼辦?慕向月趕緊起身,將身體稍作沖洗,將浴缸之中的水放掉,拿了一旁的浴巾,一邊擦拭著髮,一邊步出了浴室。   將身體拭乾後,換上了乾淨的衣服,慕向月將浴巾披在肩膀上,又走到了廚房,替自己泡了杯咖啡。   端著咖啡,慕向月回到了房間,將咖啡放至一旁,盤坐在床上,他將筆記型電腦擺在自己的腿上,開啟了自己正在連載的小說原始檔。   稍作瀏覽,慕向月稍稍地思考了一下,纖長手指便在鍵盤上,喀、喀地打起字來。   最近進度耽誤了不少,昨晚若不是燁姊的提醒,自己都快忘了截稿日這東西了,不加快手腳,趕上截稿,可是會被大刑伺候的……   專心於工作的慕向月,將腦海中的故事化為一個又一個的鮮活文字,突地,那特殊的來電鈴聲猛然響起,讓他身子輕震了一下,似乎是被嚇到了。   將手機拿起一看,是日向……?   愣了一下,沒有預期日向打來,讓慕向月有些許的驚訝。   深吸了一口氣,將電話接起。「喂……」   「月?」   聽著那熟悉,且更真實的低沉嗓音,讓慕向月的心跳,不禁加快了幾分。   「嗯。」慕向月輕聲的回應著。   「在忙嗎?」日向問著。   「……嗯。」考慮該不該說謊的慕向月,最後還是老實地說了,他不太希望像今早那般,僅僅只是短短的幾句話而已,但卻自己很難對日向說謊,只好誠實以告。   曾幾何時,自己變得這麼地渴望一個人的聲音……自己似乎改變了,重要的人又增加了,不僅僅是現在與自己說話的日向,還有遊戲中的眾人。   「只要心中有了重要的人,那麼,你就會覺得活在這世上是這麼地有意義。」   燁姊的聲音彷彿在耳邊響起,那是以前燁姐對自己說的一段話,在那件事之後,自己便把燁姊當成重要的人,之後,因為燁姊的關係,認識了秋姊及克里斯,重要的人便增加了。最後,在燁姊與若哥結婚之後,自己的生命中,多了一個如同父親般的存在。   一直以來,自己的世界只有這四人而已,而現今,卻多了許多的夥伴,以及……一個在自己心中,有著非常特殊存在的人。   他……真的很幸福。   「在忙些什麼?」日向的聲音,從手機傳出。   聽到他的聲音,慕向月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發起呆來,幸好沒被對方發現。   「工作。」他趕緊回應。   「很忙嗎?」日向接著問。   「還好。」面對日向接連幾句的問話,慕向月有一絲的疑惑,依他對日向的了解,在聽到自己在忙時,日向再怎麼不願意,應該還是會結束通話,但他卻還是繼續地問著。   並不是說慕向月不想與日向說話,其實,他很希望就這樣與日向聊著天,他只是疑惑,這不是平常日向的舉動。   「是嗎?」日向輕輕一笑,「那……不介意就這樣開著手機,邊聊天邊工作吧?」   楞了一下,隨即一笑,慕向月沒想到對方也如同自己,想與對方說話的心情是一樣的,不過……   「這樣做不了事。」他拒絕了,自己的工作可是要動腦,邊在腦中構思著故事,邊與日向聊天,他可沒這麼厲害。   「蛤……」日向不情願的在電話中哀號。「怎麼這樣啊──!?」   慕向月嘴角不自覺地勾起,「認命吧。」日向的哀號,讓慕向月有了笑意,語氣中帶著幸災樂禍。   「月……月月……小月月……親愛的小月月,你怎麼忍心讓我度過這寂寞的一晚呢?」或許是查覺到了慕向月的幸災樂禍,知道對方的心情似乎不錯,日向開始耍賴了。   「乖,寂寞的話就上線跟其他人玩去。」像在哄小孩般,慕向月讓日向上遊戲去。   「可是,人家只想跟月月你玩嘛!」繼續耍賴。   如果被心聽到,心大概會用那無敵小狗汪汪淚眼盯著日向,控訴他違反智慧財產權,直到某人挺身而出,非得讓日向道歉不可。慕向月心不在焉地想著。   「嗯哼。」沒有說話,慕向月僅用鼻子輕哼,意思是,請繼續,恕本人不奉陪。   「月──────!」拉長了音,日向擺明就是要纏著慕向月。   「隨你便,如果你不介意我之後熬夜趕工的話。」   一句話,堵住了日向的嘴。   熬夜也就算了,這樣月也沒辦法上線,雖然只是虛擬,但至少在遊戲中可以偷吃豆腐啊……   不情願……「那你親我一下。」像是要糖吃的孩子,硬是要占些便宜。   「……」沉默了一下,「留到遊戲中。」為了好好工作,只好稍作讓步,反正就算他沒答應,日向還不是一直動手動腳兼動口,所以答不答應沒有任何差別,不過為了好好的趕一下進度,讓自己沒有顧慮的進到遊戲,也只能這樣了。   「你說的!那等你唷!」   興高采烈的語氣,讓慕向月可以預見對方此刻眉開眼笑表情,活像偷腥的貓兒。   「Bye!」   道了聲再見,少了日向的聲音,偌大的房間更顯得空蕩,放下手機,輕拍雙頰,慕向月稍微地提振精神,繼續著原先的動作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