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第2部29-33

戰魂當然不可能聽日向的話,畢竟要一個人用滾的離開,在技術上似乎有些困難吶……於是,他便自動自發的將日向的話當作屁一般,放完、臭過就沒事了,繼續留在這。   「啊?」太過無聊的戰魂,已經發呆許久,對於慕月的問話,腦袋一時轉不過來,只能呆滯回應。   此時,由於一群哥不林正巧刷新出來,讓慕月一時之間無法再重複一次,專心的輔助日向。雖說他最近常故意做些讓日向吃醋的事情,但在此時此刻,他還是安分點的好,免得日向誤以為慕月是因為跟戰魂聊天而忽略了他,這樣日向真的會發飆啊……   看著慕月施法的身影,戰魂在腦海中慢慢消化那句問話,在慕月與日向即將解決這批哥不林時,才理了清楚。   「喔,又沒關係。」戰魂無所謂的回道。他早看不爽那做作的女人了,在主城整天都得看到那張臉,那倒不如離得遠遠的,反正逐日追月目前也沒什麼事務好管,他也樂得輕鬆。   但慕月擔心的卻不是這個,他深怕戰魂的行徑會引人注意。他非常清楚戰魂所負責的事務繁多,可戰魂以往都任勞任怨的供自己奴役……呃……是請他來幫忙。   一連串的事情下來,慕月得知問天寒對於戰魂有著一定的了解,對於戰魂捨棄公會事務,甚至避開公會的行為,一定會感到不對勁,若是讓他起疑,進而調查……找時間跟戰魂談談好了。想畢,隨手揮出一道光,罩住正要偷襲日向的幽靈礦工。   察覺到身後的狀況,日向一個突刺解決了前方的怪物,迴身踢出一腳,將偷襲者踢得老遠,並趁隙作了個飛吻,給親親愛人當作感謝。   慕月一陣失笑,握著法杖的手再一揮,幽靈礦工的慘叫聲伴著光芒而來。   「唉……」看著兩人的互動,戰魂不禁嘆了一聲。   注意到那微弱的聲響,「怎麼了?」慕月出聲尋問。   「沒。」戰魂擺擺手,往後靠向牆壁,一臉深思的樣子。   一點也不像沒事……慕月翻了翻眼,心中無奈地想。「有話就直說吧。」   「唔……」雖然慕月這樣說,不過戰魂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只好……「沒什麼。」他將頭撇向一邊,避開慕月探詢的眼神。   慕月移開了眼,其實,他早就知道戰魂想說什麼了,這些天來他一直沒說出口,還真是難為他了。慕月輕閉上眼,隨後睜開眼,那眼神帶著無比的堅定,「是我跟日向的事吧。」該說清的,還是要說清楚。   「呃!」戰魂尷尬地看了過去,接觸到了對方的眼神之後,他看到了坦然。   竟然對方都如此的大方面對,自己又有何不可說呢?「恩……」戰魂輕點頭。「你們真的……?」他不知如何開口問。   「恩。」   不知所謂的問話,與不知所謂的回答,但兩人都知道對方所要表達的意思。   突然地,兩人都不語了。戰魂坐在石頭上發著呆,慕月繼續幫助日向清怪。   氣氛有些凝重………   「哈哈哈哈!」戰魂忽地大笑了起來,「沒想到啊!哈哈!」慕月嚇了一跳,疑惑地望了過去,卻發現戰魂一副輕鬆樣。   「怎麼了?」他有點搞不清楚狀況,只好開口問了。   「還不就是想到你這傢伙,女人緣好到不行,最後竟然跟一個男的在一起,要是讓你那些親衛隊知道,一定會瘋狂的!哈哈!想到這就覺得有趣到不行!哈哈哈!」戰魂說到最後竟捧腹大笑了起來。   「別再提到那些人了。」慕月皺起了眉頭,想到那些親衛隊,他就頭痛吶……   按照慕月這樣的長相,以及過去那冷酷的模樣,加上戰無不克的形象和晨星第一高手的傳奇,怎麼可能會沒有愛慕者。當時候,引起了見過慕月的女人一陣瘋狂,其中當然也包括了男性。   一群愛慕者碰在一起會發生什麼情況呢?情況一:情敵見面分外眼紅,所以發生流血衝突。情況二:誰也不讓誰,只好互相監視,維持表面上的平靜。情況三:擁有共同目標,彼此惺惺相惜。   而在慕月的愛慕者之間,則發生了情況一,但最後大家發現這樣彼此都得不到好處。於是,不知道誰開始發起的,進而演變為情況二,創立出了“逐日命"的公會,公會長定期改選,由會員中選出,機會均等,這也就意味著,大家接觸逐日的機會是一樣的,誰也不准偷跑。比起現實世界的偶像後援會,有過之而無不及啊……當然,在這之中也不乏情況三的出現,但……總歸一句話,人的私心吶!   慕月在當時,可是沒少受這些人的騷擾。尤其是剛開始,騷擾尤其的多……想至此,慕月臉上不禁滴下冷汗,惡夢、惡夢……最後在“逐日命"公會創立之後,公會第一條守則-誰也不准擅自行動!才讓慕月有了喘息的時間,不過偷窺、跟蹤還是會有,慕月甚至慶幸自己並沒有以作家身分在各種媒體上出現,也從不辦什麼簽書會,萬幸啊!   否則沒改變面貌的他……慕月鐵青著臉不敢再做想像。 第三十章 逐日追月主城──傲柳城   問天寒坐在池塘邊的石椅上,望著池塘裡悠遊的魚兒,心神早已不知飄往何處。   「寒……」一道清柔的叫喚聲,由問天寒身後傳來。   只見一道輕盈的粉色身影從拱門處現出,蓮步輕移的走近問天寒,從他身後環了上去,頭埋在問天寒的頸間處,感受他的男性氣息。   「你怎麼了?」女子話語之間帶著擔心。   瓜子臉上,有著一雙勾人的丹鳳眼,配上兩道柳秀眉,其下是小巧的鼻子加上不點而赤的朱唇,如同從中國古代仕女圖走出來般,充滿著古典氣息。這美麗的女子,即是傳奇人物──逐日的前任伴侶,現今晨星第一大公會會長──問天寒的現任伴侶,夢珊。   在晨星會長轉移及逐日退出的消息傳出之後,不知事情真相的人們之間,有了許多謠言,在這之中,最讓有人有說服力的只有一個……兩個如同兄弟般的好友,為了紅顏而關係破裂,最後失意的逐日選擇退出,成全昔日好友以及摯愛。   不管事實如何,逐日的蹤跡不曾出現在遊戲之中了。   「沒事。」問天寒淡淡地回應。   看到問天寒如此冷淡的反應,夢珊心有不甘。當初,問天寒無微不至的照顧,以及體貼的溫柔,讓自己不禁愛上了他,但身為他的好友的另一半,夢珊夾在兩者之間。   一邊是晨星第一大高手,享有盛名以及權力,但卻相敬如賓。另一邊則只是個輔助者,但卻體貼如心;一個貌美如女子,一個俊俏英挺,截然不同。   夢珊經過一段時間的搖擺不定,最後選擇了,溫柔待自己的問天寒,但對於名聲及權力的渴望,讓夢珊猛灌問天寒的迷湯,並且挑撥他與逐日的感情,最後終於成功讓問天寒帶領其他會員,意圖反叛。   她沒想到,事情竟如自己所想的順利。夢珊喜不自勝,她沉浸在自己構築的美好世界中,以為自己愛情、名利兩得勝,卻沒想到,問天寒竟漸漸冷淡對待自己。雖然表面上,在其他人面前,是一副恩愛夫妻樣,但其中的變化,只有夢珊這個當事人知道而已。   「聽說,戰魂很少回到主城,盡跟一些無名小卒混。」為了吸引問天寒的注意,夢珊便提起一個可能會引起他興趣的話題,這是她無意間,聽到其他會員的竊竊私語才知道的。   要不是為了問天寒,她才不想提起這個人,這傢伙每次看到她都以一副不諒解的眼神看著她,雖然他從來沒有說什麼,但是那看不起的眼神,讓夢珊非常的不舒服,她厭惡戰魂。   「恩。」問天寒仍然是那淡淡地回應,但他心中卻不是這般。   這個消息,問天寒早就得知了,他深覺疑惑,依照戰魂對逐日那盲目崇拜的特性,絕不可能拋棄逐日所創下的逐日追月的事務,而跑去與他等級差距相當大的六人小組組成一隊,這實在是不符常理。   問天寒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,連夢珊何時離開都沒發現。   難道……問天寒微皺起了眉,深思片刻,似乎該好好調查一下了。他轉頭看向主城上那由慕月所設計出的日月相撫的會徽。   「我一定會找到你,日!」他在心中下著決定。 礦坑三區 「哈阿……」打了個大大的哈欠,戰魂萬分無聊的撐著頭,看向四周正在努力打怪的眾人。「沒事做……」   「不好意思讓您這麼無聊,小小地方實在供不下您這位大俠,不如轉移陣地,殺殺楠玉山上的吸血蛇妖(LV110),順道與蛇妖王(LV115)泡茶聊天,不知您意下如何?」最好是被蛇妖王削皮入腹,吃個金光。日向在心中加了附註,皮笑肉不笑的說著。   真狠……俺也才101等,去那根本就送死的嘛……戰魂撇了ㄧ眼,望向慕月,見他一副沒事人的樣子,就知道他打算看戲!   唉……想當初,慕月還是逐日時,雖然冷酷,但卻是個見義勇為、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、雪中送炭、古道熱腸、造福桑梓、急公好義、樂善好施……等一下,這是誰啊?!算了,總之就是個面惡心善的大好人,現在卻……唉……被帶壞了……戰魂無奈地再次嘆了ㄧ口氣。   算了,靠人不如靠己。   「真是謝謝你的好意,我這人生性平淡,那種地方不適合我啊,還是待在這來得快活。」我就是要賴在這,看你能怎麼辦?!嘿嘿。   「你……」一聽到戰魂的話,日向頓時一股氣衝上來,差點命喪於此,幸好慕月即時一個治癒術丟了下來,不愧是我的好愛人呀!日向偷空給了慕月一個大大飛吻。一旁的慕月見狀,無奈一笑,又來了。   嘖,差點出口成“髒",哼!本大爺才沒那麼容易就被打敗。日向身手不慢,手上的攻擊沒停,腦袋轉著該如何好好“回報"。   「既然您這麼喜歡這裡,那我也不好意思跟你搶,月月,我們換地方練功吧!」山不轉路轉,愛待這,就讓你待個夠。日向得意一笑。   慕月不語,他可不想被拖下水。看戲,才是王道!   好樣的!這樣陰我。戰魂眉頭輕皺,打死我也不可能讓你得逞。   「我是不介意你換地方練啦,畢竟以你一個盜賊要越這麼多等打幽靈礦工,本來就有些吃力了。不過,月就不一樣了,祭師剛好是不死系的天敵,在這練就剛剛好。不然這樣好了,你換地方練,讓我當肉盾引怪,讓月打,這樣就快多了。」就是要把你拖下水,想作壁上觀?!窗都沒了,還門勒!   「……」不語,慕月堅持不吐半句話。不關我的事、不關我的事、不關我的事,我是看戲的路人甲。他在心中說著。   「您的好意我代我家月月心領了,這樣勞煩您,我會過意不去的啊。」耍陰招?!你還嫩的很,再回去多多練個幾年吧!日向洩恨似的往右邊的哥布林連刺了幾下,硬是在哥布林身上留下幾道血孔。   「哎呀,不用這麼客氣啦,憑我跟月的交情,不需這麼客套。」嘖,我見招拆招,看誰厲害啊?   這傢伙……不服輸的性格被激了出來,日向繼續與戰魂對抗。   看著兩人如“好"的情感交流,連大伙要回城補給的叫喚聲都沒聽見,慕月備感欣慰呀……   於是,眾人決定不打擾兩人增進感情的良好互動,便回了城。   直到……日向發現怪物攻擊壓力變大,這才驚覺到自己與戰魂,被人放了鴿子啊!   戰魂也在隨後,察覺到了。於是,乾脆地拿出了回城捲,向正在打怪無法使用回城捲的日向揮了揮手,伴隨著大笑,消失在光芒之中。  「啊!!!你這該死的卑鄙小人!!!」男人的怒吼聲,充斥在礦坑之中,讓其他來練功的人誤以為是第五層的Boss跑了上來,而紛紛緊張的戒備著。   「呐呐…」隊頻裡,微弱的聲響引起眾人的注意。「各位,我有個提議。」   「什麼提議?」煞氣抽空回應著玥迷心。   「我們去打BOSS好不好?」玥迷心有氣無力的說著,似乎對在這邊重複著打幽靈礦工及哥布林膩了。「人家快無聊死了啦啦啦!!!啊──!」她受不了的在地上滾,像個小孩討糖果般的賴著。   「心,地上髒。」半影沒有起伏的聲調在隊頻裡響起,讓眾人頓時明瞭,引起一陣大笑。   不理會他人的笑話,玥迷心繼續道。「整天都是礦工礦工、哥布林哥布林,再打下去就換我都變成幽靈了啦!!」嘟著嘴,玥迷心氣呼呼的說著。「所以,我需要打BOSS,補充精神!」   「……煞氣,附近哪有BOSS?」日向在隊頻沉默了一下之後,便開口問道。   皺著眉,日向很清楚不讓玥迷心解解“BOSS癮"是很恐怖的一件事……她會煩,煩每一個人,煩到所有人投降,煩到不得不帶著她去尋找各大BOSS,這時候已經不是打一兩隻就可以解決的事了,是故,還是早點讓她解解癮。唉……日向輕嘆了一聲,簡直像個老菸槍犯煙癮嘛……   「唔……」煞氣也知道玥迷心的癮頭不解的慘況,所以認真的想著。「第五層有礦工巨屍。」   「等級65,會招喚腐屍礦工,具有毒性。」煞氣在腦袋中搜尋著有關礦工巨屍的資料。   「65級……?」我52、煞氣51、靈51、心50、半影51、月42、托油瓶54……日向在心中評估是否可行。「你覺得呢?」他詢問著煞氣的意見。   「勉勉強強吧……不過戰魂在的話,會比較輕鬆。」   戰魂早就在剛剛下了線,煞氣在心中有些惋惜著。   「你們覺得呢?」日向問著其他人的意見。   「沒問題爹蘇!」第一個出聲的,當然是玥迷心。   「恩。」心疼某人的半影,隨後也跟著附和。   「沒意見。」煞氣以及水靈同聲說著。   「呵呵,我也沒意見。」瘋狂托油瓶臉上笑容依舊。   「無所謂。」當日向眼神望向慕月時,慕月聳聳肩的表示著。   「那……補給品都沒問題嗎?」日向問著。   「沒──有!」玥迷心興致高昂的回著。   十分鐘前,大家才剛補給回來而已,哪會有什麼問題?   所以……「那走吧!」   「Oh!!!」 十分鐘過後……   「……」隊頻裡一片沉寂,沒有人敢出聲說話,氣氛尷尬著。   最後,終於有人受不了了。「到底是誰帶路的?!」某個男子怒吼著。   此時,似乎迷了路。   「你!」七隻手指頭,直指前方的男子。   「什麼?!」男子回頭怒瞪,「再說一次!」   見狀,眾人收回自己的手,東看看、西看看,一副沒事人的樣子。識時務者為俊傑,他們可不想被生吞活剝了。   「我來帶路好了。」煞氣無奈的說著。   明明就是有人,方才意氣風發的說完,隨後轉身走人,讓眾人跟著其步伐前進。卻沒想到……日向根本不知道路嘛!!枉費眾人跟著他走了那麼多的冤枉路,下次再有這種情況,自己還是自動自發的出來帶路好了……唉。   在煞氣熟門熟路之下,很快地,便帶著眾人下了最底層。 第三十一章 逐日追月主城-傲柳城   問天寒坐在池塘邊的石椅上,沉思著。他眼前的石桌上,擺著一疊紙。紙上寫著幾個人的ID,及其職業與等級。 懶人禁獵區 小隊 隊長──日向晚月  人族盜賊 52級 隊員──煞氣天翔  狼人戰士 51級     半影    人族拳師 51級     玥迷心   神族法師 50級     水靈    妖精弓箭手 51級     慕月    人族(?)祭師 42級     瘋狂托油瓶 人族小丑 54級   僅用大拇指及食指捏住紙張,問天寒甩甩手上的紙。慕月……啊?逐日跟慕月?呵,如果真是他的話,還真沒創意。鬆開手,讓紙張飄落到了桌上。   不確定是不是人族?連高等盜賊的偵查術都無法窺視到,是隱藏種族還是身上有防止偵查術的裝備呢?望著此刻躺在桌上的紙,上面在每個人ID旁都有其照片,可以窺得其貌,卻獨獨慕月,被祭師袍上的帽子遮了大半,看不清臉孔。雖然每個祭師的裝備都是如此,但還真是巧合呀……事情,似乎挺有趣的。問天寒嘴角勾起,性感的笑容,讓來人不禁心裡一窒。   「是什麼讓你這麼開心呀?」夢珊感到一絲好奇,身形一撲,窩進了問天寒懷裡,坐在其腿上,雙手環著對方的肩膀,眼睛勾人似地眨呀眨的,傲人的E罩杯,有意無意的貼近問天寒的胸膛。   身為一個美女,夢珊非常善於利用自身的優勢來吸引男人,逐日是,問天寒也是。但近來,問天寒的冷淡態度,讓她失了信心。為了找回信心,她不惜勾引公會裡其他的人,證實自己的魅力未減。   「沒什麼。」收起了笑容,問天寒又恢復了那平淡如水的表情,他似乎有些不悅。   「喔。」面對問天寒冷如冰的回應,夢珊不禁語氣低落,低下頭去。隨後,她發現了石桌上的紙。「是因為這個嗎?」說完,便想拿起來看。   「別亂看!」   「啪!」清脆的聲響回盪在庭園之中。   夢珊瞪著眼,看著問天寒。他竟然為了一張紙,打了自己,甚至將自己推開。她撫著手背,不敢置信。   「抱歉。」或許覺得自己有些過份,問天寒輕聲的道了歉。   依然瞪著眼前的人,夢珊對問天寒的道歉充耳不聞。「上面寫了什麼?為什麼怕讓我看到?」她沉著聲問。   「沒什麼,只是一個犯到我們公會的小隊的調查資料。」問天寒將桌上的資料收起,並隨意找著藉口塘塞。   夢珊不相信。「既然只是這樣,為什麼不給我看?」她非得弄個清楚不可。   一直以來的忍耐,夢珊有些忍無可忍了。   「不是不給妳看,是我自己一時情緒不穩,抱歉。」放低姿態,問天寒找了藉口,並再一次的道歉。   望著問天寒,夢珊短暫地沉默。   「算了。」她閉上眼,垮下了肩。   「珊?」看到她的樣子,問天寒擔心的問著。   「我沒事。」睜開了眼,夢珊給了問天寒一個要他安心的笑容。「不打擾你了,我先離開了。」語畢,便轉身離開。   問天寒沒有出聲阻止,只是一臉沉思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。   而背對著問天寒的夢珊並沒有打算就這樣算了。   雖然問天寒立即阻止自己,並將資料收了起來。但是,方才那一眼,就讓自己看到了一個ID。   不是只有你有情報系統,不要太小看女人,問天寒!既然你不讓我知道,我就更要知道,讓我看看到底“慕月”是何方人物?讓你這麼重視的小隊裡的其中一人…… 礦坑三區──第五層   底層的景象,與上四層差不了多少,但路卻寬廣了許多,氣氛也大大的不同。帶著壓抑的氣氛,不時傳來的哀號聲,罔若封閉空間的悶臭空氣,令人毛骨悚然。   煞氣帶著眾人在底層繞著,資料上顯示,礦工巨屍的出現地點在礦坑三區的底層,但卻不知道在底層的哪處,是故,他也只能帶著大家在這胡亂的繞著。   若是有人疑惑為何不分開找呢?那大概會被懶人小隊的成員,用力地從他的頭巴下去,說著:「你想害死我們就說阿,我們現在找的是BOSS,BOSS耶!你當是那些小咖的嗎?分開?!找死嘛!」   「呐……還沒找到喔?」玥迷心蹲在地上,一臉哀怨的望著煞氣。「人家腿酸了啦!真是的,打什麼BOSS嘛?!窩在上面納涼,還有免費經驗賺,偶爾打個小盹,幹麻要下來找BOSS,你們這些人真的是$!^&%@$!^」   一連串的抱怨,讓眾人想掄起拳頭,揍向那提議打BOSS,此時正在碎碎念之人。而玥迷心渾然不覺,繼續抱怨著,內容不外乎是,打幽靈礦工時,自己有多清閒。這時,眾人的怒氣轉成憐憫,望著那被壓榨的某人。   正當大家鬆懈的時候,一道黑影往後方躍出,位於最後方的玥迷心首當其衝,「啊!!!」頓時,血濺當場。   半影心急之下,顧不得使用任何招數,一記結實拳頭襲向黑影。   砰!黑影被擊出,撞向了一旁的牆壁,塵煙盡起,望不見黑影。這時,慕月抓緊時間替玥迷心施加了治癒術後,隨即在其他人身上放了各式的輔助魔法。   所有人屏息以待,望著黑影處,等待塵煙銷逝的那一刻。   場面寂靜……握緊武器,蓄勢待發。   終於,塵煙即將消散,那被遮掩的一切現了出來,令人不禁倒吸一口氣。在眾人的視線集中處,竟……沒有任何東西?!   「不見了?!」   「大家小心點!」日向出聲警告。   所有人環成了ㄧ圈,背靠背,警戒著四周。觸目所及,卻無任何發現,但眾人不敢鬆懈,紛紛提起每一分注意力,深怕下一刻,黑影如同方才那般,無預警地出現。   空氣中,有著緊繃的氣息……沒人敢輕舉妄動。   就在眾人精神警繃到頂點時,一方的通道有了聲響。   似乎……來數不少!   所有人立即變換了隊形,由煞氣站在前方,半影及日向位於其後,而水靈和瘋狂托油瓶兩人站在最後方,將玥迷心及慕月包夾其中。   雖然另一方沒有任何聲響,但黑影神出鬼沒的在眾人心中有著深刻印象,於是讓可遠攻的水靈及瘋狂托油瓶站在後方,順道保護防禦能力極低的法師與祭師。   聲響越來越近,終於,一道道黑影,印入了眾人眼裡。   是一群塞滿通道,且看不到後方的腐屍礦工!!!   相較於幽靈礦工那僅僅只是透明的身子,腐屍礦工相對的更讓人感到不舒服。腐屍礦工身上盡是被蛀爛的腐肉,東一塊、西一塊的掛著,偶有幾隻小蟲從腐肉鑽出,沒有一處完好……空氣中充滿著腐味,雖因遊戲的關係而有簡化,但卻依然令人作嘔。   腐屍礦工拖著十字鎬的聲音充斥在整個通道之中,一步一步的前進。這樣的景象,比起舊電影──惡靈古堡,有過之而無不及啊……   天啊……這遊戲應該被列為18禁吧,這麼恐怖的畫面,會讓小孩子作惡夢的,就算是大人,也不一定受得了……恐懼的眾人,在心中如是想。   「好噁……」玥迷心綠著臉說道。   其他人的臉色也沒好到哪去,只有瘋狂托油瓶竟是笑容依舊……   「心,火焰之壁!」日向強壓下噁心的感覺,迅速地對現況做出判斷。   的確,在這時火焰之壁確實可以達到最好的效率,畢竟那些怪可是塞滿整個通道。   「沒問題!」玥迷心沒有任何遲疑,立即念起火焰之壁的咒語。   「旋風箭!」「雜耍!」而水靈及瘋狂托油瓶,也施起了技能,佔著遠攻的優勢,消滅一隻是一隻。   五隻箭以及六把飛刀,迅速破空而去,準確地射中了腐屍礦工,第一波的攻擊卻沒擊倒任何一隻腐屍礦工。   「集中攻擊。」日向立即發現了癥結點,於是馬上出聲提醒。   兩個遠攻職業,也立刻反應過來,開始攻擊同一隻。「穿心箭!」「尖叫吧──粉絲們!」   充滿力道的弓箭,摩擦著空氣發出了令人心寒的破空聲,伴隨著飛鏢所劃出的聲音,就如同尖叫聲般,恰如其名,兩者皆沒入了目標的胸膛裡,而使得目標化作了一團灰。   這時,玥迷心的念咒聲停止,「火焰之壁!」話語一落,溫度迅速上升,一道由火構築出的牆壁,立在腐屍礦工前。   AI不高的腐屍礦工,一步步的步入了死亡,前仆後繼的走進火焰之壁裡,全身沾滿了火,卻仍不知疼痛的往前走去,最後倒臥在地,現出滿地的金錢與裝備,讓水靈眼睛不由得變成了“$”,恨不得趕緊解決怪物群,而上前撿拾。   一施完火焰之壁,玥迷心不停歇的放出火箭術,等待火焰之壁的冷卻時間過去。   而慕月在大伙身上,再次加了輔助魔法,刷新時間後,立刻施展了治癒術,治癒術的冷卻時間極短,0.5秒的冷卻時間讓慕月毫無間斷的施法,一道一道光罩在礦工身上,一隻又一隻的腐屍礦工倒地成灰,但其後,卻有更多的腐屍礦工。   日向看著越來越近的腐屍礦工,稍作沉思,心中有了想法。他和半影兩人,與水靈及瘋狂托油瓶兩人換位,顧著後方可能會出現的怪物,讓隊伍緩緩的往後退,拉開與怪物群的距離,而煞氣依然在前端,以防有怪突然地接近,他身後那四個血可都很薄的。   腐屍礦工如同殺不完般,主攻的四人,施展技能到口乾舌燥,最後,水靈僅以普射來應對,而瘋狂托油瓶則使用最普通的投擲來攻擊,至於只能以魔法來攻擊的兩人,硬撐著不敢稍作休息。   「該死!這要打到什麼時候?!」日向不禁咒罵著,他們已經退了數十米,在這樣下去,若是退到了死路,不就被包圍了?!而且,還有一個礦工巨屍在等著呢,他們相信,方才的黑影,就是礦工巨屍。   怎麼辦?日向的腦袋,飛快的轉著,必須趕緊解決目前的困境才是。正在思考的他,卻被半影的叫喚聲拉了過去。   「怎麼了?」日向問著。   半影不語,臉色不太好的望著前方。日向見狀,也跟著忘了過去,臉色頓時鐵青了起來。   「喵的!」才剛想到而已,馬上就被我們碰上的,有沒有這麼衰啊?!   是的,在日向眼前的,是一道石壁……他們走進了死胡同。   無路可走。 第三十二章   該死!日向皺起眉頭,心中髒話連連,他一咬牙,「心,準備龍之怒吼。」日向對著正在施法的玥迷心說著。雖然龍之怒吼的念咒時間十分的長,並且會讓玥迷心呈現一段時間的脫力狀態,但現在無法在保留實力的狀態之下脫困了,所以他打算暫且不管BOSS,保全現在才是首要之務。   答應了一聲,玥迷心立刻將最後的火焰之壁丟了出去,站定位,謎樣的音律在她口中傳出,腳底下出現了一道閃亮的魔法陣。   前方的煞氣,知道無法再後退了。於是,雙腳一開,馬步一蹲,一手握著刀柄,一手拿著刀鞘,擺出技能的起手式,等著……等著怪物踏進他的攻擊圈內。   終於,第一批的腐屍礦工走進到某個範圍時,煞氣動了。   「橫風斬!」刀子的揮動,帶動了風的流動,風化作了銳利的恐怖武器,迅速地襲向目標。瞬時之間,腰斬了那批腐屍礦工,秒殺。   技能施完,煞氣趕緊灌了一瓶MP水,但使用技能的脫力卻無法由藥水補充。稍作喘息,握緊了刀柄,煞氣接著使用橫風斬的基本技能──刀斬,現在的煞氣,也只剩下這些基本技能可以使用了。   「亮之光!」這時,慕月悅耳的聲音傳來,不是用來攻擊腐屍礦工的治癒術,也不是以往的輔助魔法,是方才煞氣那波攻擊所賺來的經驗,正巧升級而學來的新技能。   亮之光──在攻擊上附加光屬性攻擊。   是的,光屬性。來得真是巧的技能啊!   有了亮之光的加持,讓水靈以及瘋狂托油瓶的攻擊傷害,增加了將近1.5倍,清怪速度快了不少。   眾人努力的將腐屍礦工擋在一個距離之外,彷彿一道牆佇立在此,不讓怪物們越雷池一步,他們死守住那道防線,以爭取時間。   辛苦努力的代價,終將有回報……   「龍之怒吼!」   隨著玥迷心的話語一落,溫度陡然地上升,「劈啪!」火焰燃燒的聲音,越來越巨大。凝聚,再凝聚,火焰彷彿有生命般,凝聚在一起,化成龍形。朵朵火焰,像是龍鱗一樣,煞是好看。   當火龍完全凝聚成形時,火龍張開了大嘴,一道龍吼,震驚全場。   吞沒……騰飛出去的火龍,吞沒了前方的礦工群,留下一片焦黑。   玥迷心蹲坐在地,暫無力氣站起。   餘下的礦工,忽地停止了腳步,不再前進,紛紛恐懼的望著其後。   來了!   望著通道處,沒有任何怪物出現。但剩下的腐屍礦工的恐懼樣,卻令人無法忽視。   隊形開始有了變化,煞氣依然位於前方,日向、半影在其後,水靈和瘋狂托油瓶立於第三排,最後則是玥迷心及慕月。   在死路的優勢,就是後方安全無需顧慮。   但真的是如此嗎……?   所有人屏息以待,精神緊繃的望著彼端。   但……一分鐘過去了,二分鐘過去了,五分鐘過去了,十分鐘過去了……依然沒有出現礦工巨屍的身影,前方依然是那些顯得畏縮的腐屍礦工,除此之外,便沒有其他的了。   詭異……詭異至極。   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,必須打破目前的僵局,否則對他們而言,非常不利。「我去探探。」日向下了決定。   「日向?!」眾人驚訝地看著他。   「這樣太危險了。」煞氣首先發難。   「對呀對呀!要是你怎樣,那我們怎麼辦?!」玥迷心附和道。   其他人也紛紛的表示不妥,只有瘋狂托油瓶依然笑著,及慕月……他望著日向。   「小心點。」慕月說著。   「月?!」迅速的轉頭望向慕月,玥迷心及水靈不敢置信。   目前的情勢很清楚,除非他們採取主動,否則礦工巨屍很可能會繼續耗下去,甚至說不定是為了召換下一批腐屍礦工,而需稍作休息,才故作神秘,以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,不管怎樣,還是得要有人前去探查一下。而日向……是首要考慮的人選,敏高是盜賊的優勢之一,雖然水靈也是,但她卻沒有日向的冷靜,是故,只有日向才是最適當的。   「恩。」日向讚賞的看著慕月,他就知道慕月一定可以了解自己心中的打算。   無法阻止日向的隊友們,只能看著慕月在日向身上加了各種的輔助魔法,加速術、亮之光、敏捷術、天神之盾、生命的祝福……等等,準備萬全後,日向便一躍而出,敏捷的身形一閃一避的穿越礦工群,很快地,日向的身影消失在彎道之中。   留下的人,只能希望日向能平安無事。   雖然這只是個遊戲,但遊戲的擬真度,讓人無法忽視,撇開這些不談,大家雖然是線上朋友,但長久以來的夥伴關係,卻讓彼此的友誼、默契,甚至比現實的好友更加的堅定。所以,實在讓人不得不擔心日向的安全吶……   奔出去的日向,小心翼翼的注意著四周,戒備著可能會有的突襲,從現狀來看,礦工巨屍的AI頗高,有些棘手。   越走越遠的日向,依然沒有發現礦工巨屍的身影,有的只是一般的普通怪……普通怪?!日向停下腳步,他……終於發現不對勁了。   怪物越來越多,一般而言,在BOSS附近並不會有普通怪的出現,現在日向的周圍,不僅僅只有腐屍礦工,幽靈礦工也參差其中,礦工巨屍不在這!發現這個事實的日向,回頭望向來處。他皺起了眉頭,有著不好的預感。   這時,隊頻突然傳出聲響,「日向!快回來!」慕月的聲音。   只有一聲叫喚聲,就不再有任何話語了。   「該死!」咒罵著,日向一腳踢開阻擋在自己面前的腐屍礦工,不作任何停留,用最快的速度往大夥的方向奔去,也多虧他是高敏的職業,路上的怪物對他而言不算大太的阻礙,身一偏,腳一蹬,輕鬆的穿越而過。   要撐下去啊!心急如焚,但日向不敢在隊頻上出聲,生怕打擾到那方的戰鬥。   他狂奔著。   「他媽的!」煞氣脾氣被逼了出來。「王八羔子,只會躲!快給老子出來啊!」火氣越來越大,煞氣無法克制的怒罵。   任誰在這種情況下,都會火氣上升吧。又一波的腐屍礦工,但若僅是如此,還不足以讓煞氣有這般的怒氣。讓他生氣的,是那神出鬼沒的黑影,四面八方的攻擊,無法預測。   方才,在日向離開後,眾人也不敢鬆懈,戰戰兢兢的警戒四周。   「啊!!!」尖叫聲?!   煞氣立即轉過頭去,一道黑影迎面而來。沒有時間閃開了,煞氣舉起刀,奮力一砍,刀子結結實實的砍中了黑影,但煞氣卻只覺砍中石頭般,無法砍得更深入,他用力一揮,黑影往後騰飛而去。   黑影竟然會從後方出現,令人難以置信。幸好慕月即時察覺,推開玥迷心,並出腳撂倒水靈及瘋狂托油瓶,讓這三人避開了突襲,但最前方的煞氣,慕月無法顧及,才讓煞氣一回頭就得承受黑影的攻擊。   這時,才看清黑影的真面目。枯槁的皮膚,凹陷的臉龐,空洞的眼窩,又乾又扁的身材,如同三歲小孩般的體型,這……根本不能叫巨屍嘛!?   雖然很想吐嘈一下,但現在時機不對,所以也沒人出言。   黑影……礦工巨屍乾癟的嘴唇裂開一笑,是的!煞氣很確定他的確看到巨屍笑了,恐怖的畫面,讓他發誓再也不來礦坑打BOSS了。   「嘎、嘎、嘎!」巨屍的笑聲,無比難聽,讓眾人感到一陣暈眩。   雖然笑聲不能入耳,但實力卻是令人無法忽視的。   眾人因暈眩的停頓,讓礦工巨屍有機可趁,舉起雙手,露出那又長又利的指甲,腳一蹬,往最靠近的人攻去。   笑聲一停止,慕月立刻回過了神,原來剛才的笑聲,是礦工巨屍的混亂術!這時,只見巨屍往自己的方向襲來。心一驚,慕月蹲下身,閃過了巨屍的攻擊,但……慕月身後還有人啊!   知道這點的慕月,並沒有慌張,手上的杖,往上一頂,正巧擊中了對方的腹部。   「嘎啊啊啊啊啊!!!」驚天動地的哀吼聲,讓眾人不禁摀住了雙耳。   慕月似乎攻擊到了要害,雖然讓對方受到重擊,卻也令它憤怒了。   「喀啦……」金屬拖地聲,漸漸靠近。   「不會吧……」水靈不敢接受現實的遮住了眼睛。「誰來告訴我這是幻覺?!」   「這是幻覺。」煞氣白著臉說道,也虧他在此時還能開起玩笑,一方的腐屍礦工一步一步的接近,而另一方的巨屍,以不符合他名字的體型,化作一道道黑影,有驚無險的避開攻擊。   「真的是幻覺就好了。」無法自欺欺人,水靈舉起了弓,率先攻擊。「箭雨!」   「靈、心、托油瓶!那群腐屍交給你們了。煞氣、半影,你們兩個負責礦工巨屍,我兩邊支援!」   沒有任何異議的,不自覺得所有人便依慕月的指示行動,如果戰魂在這,或許會痛哭流涕的說,「這才是逐日!」 第三十三章   戰鬥持續著……   沒有人有閒暇去思考,為何日向還沒回來這個問題,只是戰鬥著……   煞氣用力一揮,卻被閃了過去。看著那跳到一旁的嬌小身影,四處跳來跳去,不時發出的「嘎嘎!」笑聲,像是在嘲笑這些人的無能為力。   太陽穴處冒出了青筋,怒了……煞氣怒了。「該死的傢伙……今天不把你宰了,老子就跟你姓?!」說完,舉起了刀,朝礦工巨屍的方向奔了過去,手起刀落,卻沒有一刀擊中目標。「啊啊啊啊!!!他媽的!」嘴裡不住的咒罵,手也不停地砍著、揮著,只可惜對方滑溜的很。   「狂化?」水靈眼角餘光發現到這邊的情況,忍不住的說道。“狂化"不是55級才會有的嗎?那小子什麼時候學到的啊?   「就另一方面而言,也算是狂化啦……」慕月如是說。   「暴走。」半影說著。   「恩,暴走貼切多了。」慕月點點頭,贊同著半影的話。半影……就是所謂的“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"?!慕月看著半影,在心中替他下了定義。   一旁的水靈看不下去了,「還有時間探討哪個詞比較貼切?!這麼有閒情逸致的話,就來幫我們咩!」   慕月轉頭看了過去,只望了一眼,便開口說……   「沒空。」   咦?!不是我說的,慕月驚訝地回頭,沒想到半影反應比自己還快呀。   「哪裡沒空啊?!礦工巨屍交給那枝墨魚香腸就好了,你們兩個沒事去亂插什麼花啊?我們這邊撐不下去,你們也沒得玩!」水靈一手扠腰,一手指著慕月的鼻頭,盛氣凌人的說著。   哇喔……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茶壺式罵法耶。慕月看著水靈的姿勢,心不在焉的想著。   而一旁的半影,默默地望向另一方那笑不可遏的兩人。   玥迷心及瘋狂托油瓶兩人,早就愉悅地聊起天來了,這……還需要幫忙嗎?嗯……值得商榷。   為什麼本應該是緊張至極、刺激萬分、千驚萬險的場面,會變得如此遐意呢?   是的,玥迷心、水靈及瘋狂托油瓶三人,的確在一開始,為了那群腐屍礦工,唸咒唸得口乾舌燥,射箭以及飛鏢射到手酸,但後來,三人覺得火焰之壁雖然好用,殺怪總是以群計算,但……實在是熱死人了!所以,玥迷心只好改變屬性,轉而使用涼快的水屬性魔法,但一時間想不出該用什麼好,只好先以水鏡之盾來暫緩,卻沒想到……水鏡之盾,竟然有效的將腐屍礦工阻擋在後,雖然最後還是會被擊破,卻能撐個一分鐘左右,畢竟一次能攻擊到水鏡之盾的不到七隻,誰叫這是通道呢?而被擊破後,適時的再補上一個水鏡之盾即可。   於是,在誤打誤撞之下,沒有任何異議的,三人決定拋棄有效率殺怪的舊愛──火焰之壁,而投靠新歡──水鏡之盾了。水靈及瘋狂托油瓶也因此沒事做了,水鏡之盾可是雙面防禦呢,攻擊等於是幫助腐屍礦工嘛,誰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?   所以說,水靈要慕月及半影來幫忙,只是……單純的找碴。   不過……該解決的還是得解決。   既然已經無後顧之憂,那就盡快完成當初的目標吧!   「治癒術!」慕月舉起法杖,往礦工巨屍那一指,一道光罩下,準確的罩住了蹦來跳去的礦工巨屍。   這一下,讓巨屍身形一滯,機會來了!   煞氣提氣一揮,紮實的感覺,讓煞氣心中一喜,終於砍中了這個該死的滑頭礦工。   但……礦工巨屍可不是省油燈。「嘎、嘎、嘎!」笑聲驟起,混亂術再現!   「啊!」煞氣頭一痛,不禁鬆了握刀的手,跪了下來,雙手抱頭,皺起的臉似乎非常的疼痛。   煞氣這一鬆手,讓礦工巨屍又拉開了距離,立在幾步之遠,嘲笑著。   「狀態消除!」順手解掉煞氣中的混亂術。不能再這樣下去了……慕月備感不妙,無法重擊到礦工巨屍,就只能跟它這樣耗下去。   不利……情況非常不利!   牙一咬,「心,龍之怒吼施法時間多長?」慕月問著玥迷心。   「兩分鐘。」說完,手一揮,玥迷心適時地再補上了一面水鏡之盾。   「兩分鐘是嗎?靈、老大、半影,兩分鐘那一群擋得了嗎?」慕月心中似乎有了決定。   「應該可以吧。」水靈回答著,畢竟腐屍礦工一直以來都被檔在一定距離之外,加上腐屍的行走速度,以及三人的清怪速度,兩分鐘……應該不是問題。   「煞氣你那邊呢?」看著依然與礦工巨屍對峙的煞氣,慕月問著。   「OK的啦!」煞氣頭也不回的回應。他一秒可都不敢鬆懈呀!   「恩,那待會我令一下,心立即補上一面水鏡之盾,然後準備龍之怒吼。其他三人馬上補位上去,撐到心可以再次使用水鏡之盾就好,煞氣盡量拖住巨屍,不要讓它打斷到心的施法,我會支援你。」一連串的指令從慕月藉著隊頻傳出,所有人記下自己該做的事情。「還有問題嗎?」慕月作最後確認。   「沒。」眾人都知道接下來是關鍵時刻,收起玩樂心態,正色道。   「那全都注意!」慕月說。   這時,讓我們來看看在這重要時刻缺席的人──日向。   「該死!又是死路!」憤憤的朝牆上一搥,很顯然的……日向迷路了。   從方才隊頻裡,慕月所說的話讓日向更加的著急,為什麼、為什麼、為什麼自己不能在危機時刻待在慕月身邊呢?雖然自己的確是為了打破僵局才離開探探,但……可惡!日向再次咒罵,馬不停蹄繞著,恨不得立即回到慕月身旁。   暫且不管這迷路、且似乎挺見色忘友的可憐小子,畫面拉回正屏息以待的眾人那吧。   等待……等待……除了正在牽制礦工巨屍的煞氣之外,其他人只是等待,等待慕月下令的那一刻。   3、2、1,「劈哩……」水鏡之盾破裂的瞬間。   「就是現在!」慕月大吼。   沒有一絲遲疑,所有人都動了。   玥迷心早就準備好水鏡之盾的咒語,就等慕月。這時,慕月令一下,杖一揮,破裂的水鏡之盾立即被一面完好的補上,沒有停頓,玥迷心迅速地補充MP,耳熟的音律從她口中傳出,腳底魔法陣再次地出現。   而水靈三人,則立刻就定位,只等水鏡之盾破滅的那一刻。   慕月則在一旁幫助煞氣牽制礦工巨屍,治癒術的光芒不斷閃現,煞是好看。   礦工巨屍似乎也察覺到空氣中的緊繃,它不安了起來。   它極力的想脫離煞氣的攻擊圈,卻因為慕月的牽制而無法達到目的。慌亂……礦工巨屍明顯地慌了。攻擊不帶犀利,甚至有著遲疑。   它知道情況對它不利。慕月下著結論,不愧是AI高的BOSS。他有著讚賞。   但是,就算AI再怎麼高,能力再怎麼強,也敵不過人類的智慧,以及數量上的劣勢。不!就數量上來說,的確是怪物取勝,但是……一旦被牽制住,發揮不了效用,就可忽略不計,頂多算是來奉上經驗的而已。他嘲諷一笑。   局勢逆轉。   「龍之怒吼!」   玥迷心輕靈的聲音一出,煞氣立即往後一退,脫離戰場。   煞氣一退,礦工巨屍以為抓到機會可以逃脫,卻忘了有慕月的存在,一道光罩下,身形一滯,火龍的大嘴立即出現在眼前,吞噬。   「嘎啊啊啊啊!!!」礦工巨屍因痛苦而不斷的吼叫,怪物們似乎也感受到自家老大的痛苦,而躁動了起來。   四周因礦工巨屍的痛苦的叫聲有了震動,牆壁上小石頭不住地掉落。   「是這個方向嗎?」日向在奔跑之中,聽到了叫聲,他停下腳步,望向聲音來源,是左邊!   一確定方向,日向健步如飛地邁步而去。   而近距離承受這吼叫聲的人們,紛紛捂住了耳朵,似乎受不了這震撼。   「半影,保護心!煞氣,小心巨屍狂化!其他人好好撐住!」慕月並沒有因為這樣就鬆懈,遊戲中BOSS的狂化機率相當的高,不能輕忽。   像是在映證慕月的想法似的,在火燄之中的黑影,停止了痛苦的蠕動,漸漸地放大……放大!   「嘖,不愧是巨屍,原來是狂化之後才會大呀。」煞氣往後一退,嘴裡也不忘說著。   就在巨屍狂化的當時,一旁的腐屍礦工感到了極度恐懼,慢慢地後退,退、退、退,不敢接近。   雖然BOSS狂話對這懶人小隊是個危機,但卻讓腐屍們退了開來,這又何嘗不是一個機會呢?   「空間大了不少呢。」煞氣說。「不過這傢伙……」抬起頭,煞氣看著那將近比自己還大了5倍的黑影。   「佔空間。」半影接下道。   「沒錯!」說完,煞氣又往後退了一步。「要怎麼辦呢?代理隊長。」他看向慕月。   在日向不在的期間,慕月所展現的能力,讓人信服。再加上慕月在不自覺的情況下,自然而然地流露出當初那率領逐日追月的眾人,攻下第一座城的氣勢,一種會讓人不由自主的追隨其腳步的氣息。   所以,“代理隊長”這稱呼,慕月當之無愧。   所有的人與礦工巨屍拉開了距離,身後是兩條岔路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