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(第一部)-12-18

第十三章   「毒蛇谷…?」   「嗯,那裡的怪都是毒蛇,等級50到53之間,很適合我們練。」煞氣解釋道。「不過…」他遲疑了一下,才繼續說。「因為某些原因,所以到那裡練的人很少。」   「什麼原因呀?」水靈頭靠在躺在桌上的玥迷心的肩上,望著煞氣。   「這個…」當煞氣正要解釋時,日向打斷了他。   「什麼原因都好,先去看看再說,人少正適合我們拖怪。」   「也是。」水靈甩甩頭,無所謂的說。   不過很快的,她後悔了。   「這就是你說的原因……」她不應該不問清楚就過來的!!!她在心中怒吼著。   「嗯。」煞氣僵硬的點著頭。   毒蛇谷,不愧是毒蛇谷,滿坑滿谷的蛇,遍佈各種各類的毒蛇。一群…不,應該稱作一陀一陀的蛇,蠕動著。這畫面實在稱不上賞心悅目,所以雖然這怪相當的密集,經驗也不算少,但是會想來這練功的人,實在是少之又少阿。   慕月看著眼前的景象,有一種又回到新手村那蛇窟的感覺,不好的回憶讓他臉色有點發白。   「你怕蛇嗎?」日向在看到慕月的表情後,擔心的走到他身邊問著。   「不…」慕月搖搖頭,否認。但是,那發白的臉色讓日向無法忽視。   「真的不喜歡的話,那就換地方吧。」他溫柔的在慕月耳邊說道。   「沒關係。」慕月低下頭,躲過日向擔心的眼神。   「真的?」對慕月這樣躲避自己的舉動,日向瞇起眼,不太滿意。   「嗯。」   其實不只慕月臉色不太好,其他的人臉上也稱不上好看。但是相較於那躲得遠遠的水靈以及臉色發白的慕月,算是好多了。   不過,慕月是因為曾經在新手村蛇窟的經歷才會如此,而水靈則是相當害怕著蛇。看她那無血色的臉,驚恐的雙眼,以及顫抖的身軀,就可以得知了。可是,對於同樣身為女生的玥迷心,慕月覺得有一些意外,好像只感覺那情況有點噁,卻半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,真是出乎意料。   「先試打看看。」日向提議道。   眾人沒有任何異議。於是,就由日向引怪,其實這種情況本來應該是遠攻的水靈去引,畢竟怪太密集,隨時都會陷入被圍毆的情況,但是,看她害怕的程度,能不能走的動就是一大問題了。   日向引了幾隻,讓玥迷心試試哪種法術攻擊力較高,也故意讓蛇咬了一下,試試牠的攻擊力。他發現,這裡的蛇血少,攻擊也不高,但是……會讓人中毒。中毒那暈眩的感覺,比痛還難忍受。幸好慕月已經學到了解毒術,不然要等效果時間過,那還倒不如自殺還比較痛快。他想,這裡人少跟這點也有關係吧。   這樣拖怪得更小心一點,雖然死不了,但是自己會想死啊!   由於毒蛇也屬於主動怪,大家決定採取跟打牛怪一樣的模式,由日向引怪,煞氣跟半影保護玥迷心,再由玥迷心主攻,至於水靈……撿東西。   而慕月,則負責施放解毒術,中毒扣的血量並不多,而且日向可以自己喝藥水,所以解毒才是當務之急阿…   就這樣,眾人找到了新的練功點,沒人的毒蛇谷幾乎等同於他們的專屬地一般,加上怪物的刷新速度,他們幾乎可以不間斷的重複拖怪、清怪的動作,只要水靈不要堅持撿東西,然後不准日向在她撿完東西之前引怪過來的話。   雖然中間因為這樣有些小停留,不過慕月等人的升級速度還是非常地快的。因為毒蛇一旦鎖定人之後,並不會轉移目標,所以玥迷心可以盡管的施法攻擊,又因為毒蛇血少,所以基本上最多不超過三次,就可以解決一群毒蛇了,不過這就讓煞氣和半影晾在一旁了。   最後,日向引怪引到腿軟,煞氣、半影無聊到快睡著,玥迷心唸咒唸到口乾舌燥,水靈撿東西撿到手軟,唯一優點是沒之前那樣的害怕蛇了。至於,慕月則因為日向閃躲技巧好,基本上用不上他,也在一旁發呆。   在這種情況下,玥迷心提議,眾人沒有異議的情況下,大家縮到一旁較安全的區域休息去也。   休息時,水靈從包裡掏出了一大塊布鋪在地上,拿出各式餐點、飲料。看到這情況,讓慕月有點看傻了眼。   「嘿嘿…外出必備用品。」水靈一臉驕傲的說。   「嘿呀嘿呀!靈靈最好了,都會準備這些。」玥迷心在旁附和著,開心的好像是她自己一樣。   「那當然!也不看看我是誰!?」水靈插著腰說,驕傲地讓鼻孔出來都瞪人了。   可惜,樂極生悲。一個拳頭敲了下來,「妳驕傲個屁,還不是妳自己愛嫌東嫌西才會想到要準備這些。」   「欸,你下手也輕點吧,好歹人家也是美少女一枚。」水靈揉揉被打的地方,不滿的對日向抱怨著。   「美少女…?」日向從水靈的頭看到了腳,再從腳看向了頭,然後啐了一聲,撇過頭去。   「你什麼意思!!!??」日向的舉動,觸怒了水靈。「本小姐正值花樣年華,皮膚白嫩、身材高挑有180(號稱)、前凸後翹,如此地少女,難道不是美少女嗎!?」   聽到水靈說的話,日向連白眼都懶的給,逕自地吃著起司蛋糕,還扒了一半遞給慕月。   「你…你……」指著日向的手,因生氣而不住的抖動。   正當水靈快禁不住,想衝上前去暴打日向一頓(雖然不知道會是誰打誰)時,一個甜甜圈凌空而過,越過水靈的頭頂往後飛去。這時,水靈緊急煞住往前的身形,往後一躍,咬住了甜甜圈,落地後,一臉滿足的蹲在那吃著甜甜圈。   慕月表情怪異地盯著日向,看看其他人對這樁鬧劇視而不見,像是早已習慣了。   這是…狗嗎?   「怎樣?愛上我了嗎?」發現慕月一直盯著自己,日向三八的作了個飛吻。   「想太多。」慕月瞪了日向一臉,低下頭吃著手上的起司蛋糕,但在那祭師袍帽子下的臉,卻有掩不住的淡紅。 第十四章   「吶…」一道細小的聲音傳來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   「是不是變安靜了阿?」玥迷心不太確定的問道。   聽到她的話,眾人才發現,本來還可以聽到蛇的嘶嘶聲,此時,卻一片寂靜。   「該不會中大獎了吧?」煞氣看著隊友說道。   「BOSS嗎?」玥迷心在說這句話的同時,慕月感覺到她頭上貌似有雷達天線的出現。   「煞氣,有BOSS的資料?」日向皺著眉,轉頭向煞氣問道。   煞氣思考了一下才說,「蛇王,等級70,防禦力跟攻擊力都很高。」   「70嗎…吃的下?」日向右手撐著頭,思考著。   「估計是不行,等級相差太多,更何況牠的防禦以及攻擊都非常高,很多高等的人都栽在牠手裡。」   聽到這些話,玥迷心興奮的表情,突然垮了下來,哀怨地瞪著煞氣,像是煞氣倒她債一樣。不過煞氣不痛不癢的,視若無睹。   「那先避開吧…等牠時間到在過來。」日向知道煞氣平時常會上論壇,知道的東西比他們多,既然他都這樣說了,那絕對是不行。   「呃…好像來不及了耶。」玥迷心無奈地看著已經石化的水靈,在看看日向等人的背後。   「什麼!?」   四個大男人倏地轉頭,然後非常有默契的跳了起來。那輕盈的身影,還真是吸引人,如果不算上煞氣的話…。   「該死,妳怎麼那麼慢說,全部回城。」日向一邊咒罵,一邊想辦法先吸引蛇王的注意力。   「人家也是剛才看到的嘛……」玥迷心委屈的說道。   「回去再說,快回村啦!」日向看玥迷心還有心情在那邊裝委屈,相當不爽的朝她怒吼。   「好咩,好咩…」玥迷心委屈的話語,隨著一道光的出現而消逝,她臨走前還可惜的看了蛇王一眼。   煞氣將石化的水靈搖醒,讓她趕緊回城,聽到可以離開這,水靈動作迅速地……收起地上的東西,才回了城,煞氣也跟著回城。   「小心點。」半影丟下這句話,也離開了。   「X的,沒有回城捲。」日向以為大家都回去之後,正當他想拿出回城捲時,卻發現自己身上根本沒有。   他暗罵自己的粗心,為今之計,只能耗到蛇王自動消失,可是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撐那麼久,蛇王的攻擊太過迅速了,能不能全閃過,他心裡也沒個底。   「日向!」   聽到這個聲音,日向馬上看了過去,驚訝地發現慕月還在此地。「你怎麼還沒走!!??」他非常生氣地怒吼。   原來是慕月,他不放心日向一人,所以並沒跟著大家一起回城,反而是先留下來。現在,他慶幸自己並沒先走一步,否則沒有回城捲的日向怎麼辦?   「回城捲。」他說完,跟著丟出一張回城捲給日向。   雖然很生氣,可是日向還是在避開蛇王的同時,接下慕月拋過來的回城捲。   「你先回去!」日向拿到回城捲,並沒馬上使用,反倒是叫慕月先回去。   慕月聽到日向的話,也沒照做,反而是在日向以及自己身上加了各種輔助魔法。   看到這情況,日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,「該死!你只有一張回城捲!??」   慕月癡S有回答,只是看著他,但是這樣就可以讓日向知道事情真相了。該死,他在心理拼命的咒罵那些跑太快的隊友,不過他忘了一件事,是他自己叫人先走的阿…   不過現在說啥都於事無補,先想想辦法脫困才是當務之急。慕月都把唯一的回城捲給了他,現在丟回去給慕月,他一定不肯回去的。可他自己也不想把慕月丟在這阿,該怎麼辦?   日向一邊思考,一邊躲著蛇王的攻擊,卻沒注意到自己往著慕月的方向靠近中。   當他發現的時候,蛇王已經轉移目標了。   日向沒時間驚訝,直覺反應想引回蛇王的注意力,手上匕首往蛇王那長到不行的身軀上一刺,大大的紅字1冒了出來。   日向知道自己無法吸引到蛇王的注意力了,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慕月被自己的粗心害死。   當蛇王正要咬上慕月時,日向痛苦地叫著,「慕月!!!!」   而被當作目標的慕月,看到蛇王往自己的方向而來,愣了一下。蛇王不是已經鎖定了目標了嗎?為什麼會突然攻擊自己這個完全沒碰到牠的人?   就在慕月愣住的當時,蛇王已經到了慕月前方,眼看就要蛇王的毒牙就要咬上慕月時,慕月腳輕蹲,一用力,往後躍,避開了蛇王的攻擊。   這景象,讓日向驚訝地嘴巴張了個大開。   這是…怎麼回事?雖然很高興慕月能躲開,但是身為祭師的慕月,怎麼會擁有這麼快的速度?   而慕月看到蛇王轉移目標後,想到了脫困的方法。   「先回去,別管我。」丟下這六個字,慕月往另一邊跑去,將蛇王引了開來。   驚訝於慕月速度的日向,一時還沒消化完慕月的話,等他意識到食,慕月以及蛇王的身影早已看不到了。   低咒了一聲,他趕緊追了過去,他怎麼可以讓慕月犧牲呢?要犧牲,也是犧牲他阿,在這時,日向沒有考慮到這是遊戲,死了是可以再復活的。但就算知道,他也不願讓慕月犧牲的。   順著還未刷新的痕跡,日向心中有著非常大的疑惑。為什麼蛇王會轉移目標?為什麼身為祭師的慕月會有這麼快的速度,而且那個速度並不在自己之下?   突然,他想到之前在飯館邀請慕月的那次,自己想拍慕月的肩膀,卻被避了開。當時,雖然覺得奇怪,但是整個心思都在如何邀請慕月入隊,沒有想那麼多,而現在的情況,讓他又想到了。   這是…怎麼一回事?   而被蛇王追擊著的慕月,則在看不到日向身影之後,心想他大概會回了城,在這四下無人的地方,他脫下妨礙運動的祭師袍,戴上忍者頭套以及面罩,必須要全套才有敏捷的加成。   他心裡在猜測著,是不是因為自己在蛇窟時,殺了蛇王的關係,才讓自己身後的這隻蛇王,才會轉移目標到自己身上?   不過他沒辦法去問蛇王,只能這樣猜測,現在只能先甩開蛇王,或是一直耗到蛇王的時間完。   慕月加快速度,一路上一昧的想甩開蛇王,沒有注意到自己是往什麼方向跑。等到他發現的時候,他遇到了山壁……   看到前方的山壁,慕月趕緊轉向右方,卻發現那邊的盡頭也是山壁。此時蛇王也跟著轉了方向,慕月發現自己的退路被擋了。   腳步倏地停了下來,腳踝一旋,他打算正面對抗蛇王了。   就算要死,也不能眼睛閉上等死,死之前,好歹也要傷到牠,不然自己落得這般田地,實在令人難受。正好自己還沒用過忍者技能,正好拿蛇王來試試。   這樣一想,他拿出從來沒用過的手甲鉤,在空中揮舞了幾下,表情凝重的盯著蛇王,等著牠的攻擊。 第十五章   慕月在看過自己現有的可用技能後,決定先使用定身術,打算先定住蛇王。可是,一連好幾次的失敗,讓他了解到,懸殊的等級差距,讓技能無法成功的施展。   放棄使用負面狀態的技能,慕月轉而將焦點放在攻擊技能。在幾次驚險地避開蛇王之後,慕月抓準時機,施展技能。   「血紅花落。」語畢,一陣風襲來,不知從何而來的花瓣,漫佈四周。   血紅花落,技如其名,以眾多的花瓣為武器,攻擊敵人。此招數不似法師魔法那樣的華麗,那隨風飛舞的花瓣,似彩蝶嬉戲般,如此地唯美,但在那美麗的表面之下,帶著血腥。   白色的花瓣,染著血紅,落到了地上,空氣中,有著腥味。   慕月施展了血紅花落之後,沉浸在那落花紛飛的景象之中,直到一滴濕潤噴到了慕月的臉上,驚醒了他。   伸手抹了下,一看,卻是一抹鮮紅。慕月沒想到,這招竟是如此的美麗,也如此的血腥。   慕月看向蛇王,發現牠雖然血跡斑斑,但對牠的傷害卻不大,不過也暫緩了牠的攻勢。慕月暗自慶幸了一下,否則自己剛剛的呆滯,剛好給了蛇王啃了自己的機會。   慕月心想,雖然血紅花落帶給蛇王的傷害不大,但如果等級高了,那傷害將會令人無法小覷。可它給人的震撼實在太大了,落下的花瓣化為利刃,連日向都無法傷到一絲ㄧ毫的鱗片,都被劃了開來,露出裡頭的紅肉。   這招…不能隨便亂用啊…。   而那一頭的蛇王,似在震驚著,眼前渺小的人類竟然會傷到自己,牠憤怒了。血紅的雙眼,添上憤怒,令人不寒而慄。   慕月注意到了,他背脊發涼,在那瞬間,他甚至有一種放棄希望的念頭。   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,慕月一動也不動的看著蛇王。蛇王在這時爬行而來,憤怒的眼神,帶著血腥。   正當,蛇王的毒牙距離慕月只有一吋之遠時,一道猛烈的撞擊,讓蛇王在瞬間偏離了。   當慕月一離開了蛇王的視線時,他發現的手指動了,察覺自己可以動時,沒有一絲遲疑,馬上離開了原地,這時他才知道,原來剛的無法動彈,是因為蛇王的石化術所導致,他不禁低下了冷汗。   在脫離蛇王的攻擊範圍時,他看向那正與蛇王纏鬥的綠色身影,是……羅賓兔!?   慕月相當地驚訝,沒想到羅賓兔竟然會出現在此地,而且又像上次一樣,救了自己,到底是怎麼回事?牠不是任務NPC嗎?那次的任務應該已經結束了,難道還有後續?   雖然有著疑惑,不過慕月還是趕緊換了法杖,替羅賓兔加了各種輔助。   這時,慕月想起上次打蛇王的景象,他打算用同樣方式。   於是,他開始尋找蛇王的七吋所在,但是蛇王身上因為剛剛自己的攻擊,布滿血跡,難以辨識正確位置,只能推測大致上的地方。   換上手甲鉤,慕月小心翼翼地接近著。但在他靠近蛇王時,蛇王的尾巴掃了過來,慕月往後一躍,作了個後空翻,即時閃過。   在嘗試幾次之後,慕月知道蛇王有了戒備,他無法靠近蛇王半分,只能換了法杖,輔助羅賓兔。   僵局產生了,蛇王無法更近一步傷害到羅賓兔,而羅賓兔亦然。慕月思考著如何解除這樣的窘況。   看著場上的戰鬥,慕月靈光一動。   「讓牠攻擊我!」對著羅賓兔大喊,在牠疑惑地忘了慕月一眼之後,竟沒有任何異議的脫離與蛇王的纏鬥。   突然失去目標的蛇王,一時間茫然了起來,在這時,慕月趁機攻擊牠。在找尋目標的蛇王,受到了攻擊,雖然唯小,但是在這時,卻可以吸引牠全部的注意。   「七吋。」偷空對羅賓兔叫著,慕月想讓遠攻的牠去攻擊蛇王的弱點。   羅賓兔也在這時了解了慕月的計畫,拉弓瞄準蛇王的七吋處。兔子,加上弓箭手的眼力優勢,讓羅賓兔在瞬時之間,找到了那掩飾在血跡之下的柔軟處。   一箭放去,正中目標。   看到羅賓兔擊中了蛇王的弱點,慕月同時間做出了反應,他離開蛇王的範圍,並且小心戒備蛇王可能會有的狂化。   不只慕月,同樣地,羅賓兔也在戒備中,從牠那緊緊握住翠綠弓的手可以看出。   不過,很顯然地,他們的運氣不太好,蛇王狂化了。那原本血紅的雙眼,此時暴凸出來,身軀不住的抽動,蛇王變得猙獰了。   有些噁心…,感到不舒服,慕月皺起了眉頭。撇開視線,發現羅賓兔很鎮定的看著蛇王。   深吸了一口氣,去掉那不舒服的感覺。慕月打算在蛇王狂化還沒完成時,趁機下手。   而羅賓兔也有此打算,牠的弓箭再次搭起,瞄準蛇王的頭部,而慕月則搶在牠的前頭,丟了一團狐火過去。   一團看似無害的火球,在觸碰到蛇王的身軀時,頓時炸了開來,蛇王陷入火海之中。   蛇王在火海之中,痛苦地蠕動著,讓羅賓兔無法好好瞄準。不過,這也難不倒羅賓兔,一連放出三矢,準確地射中目標,蛇王在地上抽蓄了幾下後,靜止不動了。   解決了蛇王之後,慕月將地上的戰利品收進包裡,走到了羅賓兔身邊。「你……?」   慕月還在思考該怎麼問的時候,羅賓兔突然轉頭看向了一旁,順著牠的視線看了過去,慕月愣在當場。   「慕月…?」遲疑的聲音,從日向的口中說出。垂下眼,避開日向的視線。 在一陣寂靜之後,慕月才開口道。「看到了?」「恩。」日向出乎意料地,以輕描淡寫的語氣,回答慕月。「回去吧。」日向走向前,牽住慕月的手,往回去的路走去。   低下頭,順從的跟著日向,慕月在考慮該不該告訴日向這一切的事情。若是坦承自己雙職業的事實,很快就會被察覺自己過去的身分。畢竟,關於轉生獎勵是雙職業這件事,聽煞氣說,早就在論壇上傳的沸沸揚揚了。   如果自己的身分曝光,那平靜的遊戲生活將是不可能的事。問天寒……不可能會放過自己的。想到了問天寒,慕月又想起被背叛的事情,心理一陣抽痛。   滿腹心思的慕月,沒有注意到日向牽著自己的手,就這樣一路上,慕月的手被包在日向那比他稍大一些的手中。   「把袍穿起來吧。」日向低沉的嗓音,從頭頂上傳來。   聽到這句話,慕月驚訝地抬起頭看著他。但日向並沒看著慕月,一直看著前方。快穿起來,其他人快到了。」聽到這句話,慕月趕緊將祭師袍穿上,收起了頭套以及面罩。「還有耳朵跟尾巴。」   在日向的提醒之後,慕月才注意到自己的頭上有著兩塊凸起,在身後也有。他才想到,剛剛施展了種族技能-狐火,所以種族特性跑了出來。於是,趕緊將耳朵和尾巴收了起來。   又安靜了片刻,慕月才開口問道。「不想問?」   「想。可是你不想說的話,我不會逼你,等你自己願意提起再說吧。」日向還是沒有回頭看慕月,但那語氣中的寬容,卻是無法掩飾的。   低下頭,慕月感到一絲感動,眼眶中有著些微的濕潤。 第十六章 「月月~~」從遠方傳來玥迷心的聲音,伴隨而來的是眾人奔來的腳步聲。   「吶吶,沒事吧?」一過來,玥迷心一臉擔心的問著。   「沒事。」慕月頭繼續低垂著。   「真的沒事嗎?」看到慕月低垂的頭,玥迷心直覺好像有什麼事發生,擔心地把頭湊了過去。   避開玥迷心湊過來的頭,慕月轉向一旁。   「你只關心月,都不關心我啊?」日向替慕月解圍,伸手撐開玥迷心湊過來的頭。   由於手長差距太多,玥迷心伸出的雙手在空中亂揮,抓不到日向。「誰理你阿,是哪個笨蛋自己沒帶回城捲,才害月月留下來的。放開啦!」   悲哀的發現自己的手真的太短,玥迷心只好拉住日向的手,用力的拉開,可惜,比起嬌弱的法師,盜賊的力氣算得上是大了。   「嗚~」不滿地叫了幾聲,玥迷心突然被人拉了開來,法師袍後背被人拽向後去。   玥迷心被人提在手裡,掙扎的要脫離。「放我下來啦!」   「啊!」半影聽話地將手放了開來,讓玥迷心一時間沒辦法反應,跌坐到了地上。   「你放之前好歹也說一聲吧。」玥迷心小聲地嘟噥著,揉揉自己發痛的小屁股。   看到成功轉移了玥迷心的注意力,日向注意到少了兩個人。「煞氣跟水靈呢?」   「靈靈說打死她都不過來,煞氣就在城裡陪她了。」說完,玥迷心拿出回城捲,晃了晃。「一張一佰金幣喔。」說完,奸商似的笑了幾聲。   「搶錢喔,不要學那女人。」說完,日向身形一動,突然消失在原地,等他又出現時,手上多了一張回城捲。   「不公平!!你欺負我是法師!」玥迷心用莫名奇妙空出來的手,顫抖地指著日向。   「這世界本來就不公平。」日向囂張的晃了晃手上的回城捲,對著玥迷心挑釁。   無視玥迷心那氣紅的臉,將回城捲遞給慕月,讓他先回了城,自己也跟著他去。   一時間失去憤怒的對象,玥迷心生氣地跺著腳。「啊啊啊啊!!!那個王八蛋!!!」她雙手插入頭髮裡,像個瘋女人似的大喊。   一旁的半影,看到這種情況,不做任何反應。直到,玥迷心氣稍緩,才開口說。「回城。」   聽到半影的話,玥迷心愣了一下,才突然想到自己兩人來這的目的。「王八蛋臭日向!!竟然把我們丟在這!!!!」   生氣地怒吼,她還是乖乖的從包裡拿出回城捲。當玥迷心變成一陣光消失了之後,半影也跟著回城了。   「呀~~」一踏上飯館的二樓,玥迷心和半影就聽到了水靈的叫聲。   兩人互望一眼,便衝了過去。等到看到眾人之後,兩人眼裡有著瞭然。   水靈抱著一件盔甲,臉上在那蹭阿蹭的,像是她的寶貝似的。「恩~這感覺真是太棒了。」水靈發出銷魂的聲音,引人遐想。   「妳也克制一點。」日向一個頭槌下去,把水靈從她自己構成的幸福世界拉了出來。   「是誰!?竟敢打擾本大爺跟寶貝交流!!!」她站起身,雙手插腰,怒目相向。   「大爺你的頭啦,坐下!」日向又朝水靈巴了下去,讓她頭正中桌面。   「該死的日向!!不是叫你不要這要對淑女嗎!?」水靈將頭從桌上抬了起來,對著日向大吼。   日向用右手小指掏掏耳朵,「一下大爺,一下淑女,妳變性人喔?」   「怎樣,你忌妒我嗎!?忌妒我可MAN可氣質!?」水靈驕傲的抬起下巴,挑釁地看著日向。   「MAN?氣質?怎麼覺得這兩個形容詞跟你沒關沒系的。」掏完耳朵,日向吹吹掏耳朵的手指,非常不屑地說。   「什麼沒關沒系!?這兩個根本就是為我而生的形容詞~」   「嘔…」在她說完後,一道嘔吐聲,適時地吐了嘈。   「該死!煞氣,我們決鬥去!!」一邊說著,一邊用手指著煞氣,怒目道,將目標從日向轉移到了煞氣身上。   「啊~今天天氣真好。」煞氣看向外頭,非常沒有意義的說著遊戲那一向的涼爽天氣。   看到煞氣這樣,水靈一把火衝了上來。「天殺的煞氣!!決鬥!我一定要斃了你~!!」   「哎呀~心跟半影回來了阿,來坐來坐~今天茶泡的不錯喔。」四處亂看,就是不看水靈的煞氣,偏頭瞄到了玥迷心跟半影,馬上出聲招呼,說到最後還拿起桌上的杯子,喝了一口茶作出享受十足的表情,以示茶的美味。不過貌似……這系統的飯館子,口味每天都是一樣的。 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指著煞氣,水靈憤怒到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   輕嘆了一下,本來不想接近這片混亂當中的玥迷心跟半影,無奈的走過去,坐到習慣的位置上-水靈的隔壁,以及煞氣的身旁。   「那裝備是怎麼回事?」看著桌上放的盔甲,玥迷心不解的問道,順勢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。   一提到這個,水靈怒氣全消,一臉陶醉的抱起盔甲。「這是月月拿出來的。」   「月月??」玥迷心疑惑地看了過去。   「蛇王。」兩個字說明了,裝備是從何而來,但讓玥迷心以及半影吃驚了一下。   「你打倒蛇王了!?」玥迷心驚道。   「別人打的。」慕月平淡地說,玥迷心總覺得有一絲不對勁,不過她聰明的不問出口。   說到別人,慕月才突然想起羅賓兔,自己在日向來了之後,就把羅賓兔拋之腦後。他心想,該不會那個任務是連環任務??所以羅賓兔才會又出現?他不解的想著。   其他人也覺得事情有些怪異,不過也都不作聲,氣氛一陣寧靜、尷尬。   「啊!」突然,水靈的叫聲,戳破了這尷尬的氣氛。   眾人疑惑地看了過去。只見水靈拿著一塊金色牌子。   「怎麼了嗎?靈靈。」坐在她身旁的玥迷心,開口問道。   「你看。」水靈將手上的東西遞了過去。   看清手上的東西,玥迷心驚呼了一下。她將那金色牌子亮給眾人看。   「建會令??」   在晨星中,想創會,必須達成幾個條件。第一個條件是擁有建會令,或是一萬聲望值。   建會令,是個掉落率奇低的物品。晨星早期,還未有升聲望值的任務時,建會令的價格,飆漲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,但是有價無市,那時也只有一個會,成功的創立。   在它創立當時,不可避免引起一片軒然大波。而那個公會在現在的晨星當中,還是一直穩坐著第一的位置,那公會的名字叫做逐日追月,當時公會長是一直以來穩座排行榜第一名的逐日,直到現在,還未有人追過他的等級,可見當時的他,是如此的瘋狂。   到了後來,漸漸的有些公會也創立了之後,遊戲才開放了聲望值的相關任務,建會令的價格才降了下來。   不過,現在用建會令創立的公會還是不多,大概只佔了晨星所有公會的5%,其餘的都是以聲望值所創的。   「要用還是要賣?」煞氣的一句話,讓眾人的焦點放到了日向身上。   大家翹首盼望著日向的答案。 第十七章   「你們說呢?」日向不正面回答他們,反而將問題丟還他們。   「那還用說嗎?當然是自己用!」煞氣豪爽地說道。   但一旁的水靈,可就不願意了。「用啥用!?拿去賣掉還比較實際。」伸出手指拼命戳著煞氣,以示對於他的意見有多麼不滿。   「不要滿腦子都是錢!妳不是說現在幾乎都靠聲望值嗎?那還有誰要買這東西啊!?」煞氣揮開水靈的手,爭論道。   煞氣這句話,讓水靈太陽穴上瞬間爆出青筋。「要不是我滿腦子都是錢,你身上這些極品裝備哪來的啊!!???還有,雖然都是靠聲望值,但是如果第一個條件裡,兩個同時達成,是有獎勵的,所以這東西還是有一定的價,至少可以買你那身裝備!!」水靈一手叉腰,一手指著煞氣,作茶壺姿勢,一臉不屑的對煞氣訓道。   煞氣頓時無話可說,畢竟這個隊伍哩,管帳的一向都是水靈,對於市場價格的敏感度,可是他們這隊伍裡其他人所沒有的。買低賣高,是她所堅持的,隊伍裡,除了新加入的慕月之外,其他人所有的裝備都是水靈以低於市價的價格買回來的,所以他無法反駁她。   一直沒有吭聲的慕月,看著兩人的爭吵有些擔心。他望向日向,希望他能解決一下。可是,日向卻一臉興致地盯著兩人看,看向玥迷心,也是如此,而半影則老神在在的喝著茶。   這時,慕月懂了。這是他們的相處模式,這樣地爭吵,只不過屬於玩鬧範疇,傷不到感情,說不定,這還是他們增加彼此情感的方式之一。   有點羨慕……。慕月想起以前還是逐日時的好友,不…說不定根本稱不上好友,兩人所說的、所討論的,不是等級、寶物,就是公會。甚至連跟夢珊的相處,也都平淡無味,極其無趣。   想到這,他突然了解到,或許,並不全是他們兩個的錯。自己太過於小心翼翼的態度,以及為了想改變自己沉默的個性,而迎合他人的話題,才會造成那樣的局面吧。   慕月低下頭,心情低落。而在一旁時時注意著他的日向,察覺到了。「怎麼了嗎?」他擔心的俯下身,在他耳邊關心的說道。   「……沒。」隔了一下才回答日向,這時,煞氣以及水靈早就停止了爭吵,關心的看向這邊。   「月月,你沒事吧?」玥迷心跟水靈兩人同聲問道。而煞氣以及半影,雖然不說話,但那毫不掩飾的眼神,顯現出他們也正擔心著。   「我…沒什麼。」慕月雖然低下頭,但是還是可以感覺到大家的關心,他眼裡有些濕潤。   「你……」正當水靈想繼續追問時,便被日向打斷了。   「好了,他說沒事就沒事。」日向不容拒絕的語氣,讓水靈閉上了嘴。   「時間也差不多了,你跟心早上都有課吧?先下線去休息一下。」趕人的意圖非常明顯,不過縱然有諸多不願,但是水靈跟玥迷心也知道,不能逼慕月太緊,而且想趕走她們,日向應該是有他自己的打算。所以兩人應了聲,跟大伙道了聲再見,便下線休息去了。   至於煞氣跟半影,則非常識趣的在那二人組下線之後,各自找藉口離開飯館。   於是,只剩下日向以及慕月兩人了。   「想哭,就哭出來吧。」察覺出慕月情緒的日向,希望他將情緒發洩出來。   可是,慕月依然低頭不語。看到這情形,日向嘆了一下,跟店小二要了一間包廂,一把拉起慕月的手,將他帶進包廂裡。   如果讓水靈知道,自己的奢侈行徑,大概會被她大卸八塊吧。不過,在那開放的空間下,要讓慕月將情緒發洩出來,是不可能的事。   進了包廂之後,日向拉著慕月走到桌邊,他自己坐下之後,順勢將慕月拉下,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。   「不要憋住,哭出來會比較輕鬆。」或許,是因為這封閉的空間讓慕月能放鬆,一聽到日向的話,慕月的眼淚決堤而下。   慕月的眼淚,像是針扎般的,刺在日向的心上。日向心疼的雙手環住慕月,而慕月也環抱著他。   慕月將頭埋在日向的肩膀上,抖動的肩膀、斷續的啜泣聲,讓日向無法忽略。   右手輕撫著慕月的背,像是給他鼓勵一般。  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慕月大概是因為能將一直以來壓抑的情緒解放出來,心情好像平靜了許多。   「……抱歉…。」在慕月停止哭泣後,沉默了一段時間後,用著鼻音濃重的聲音說道。   突如其來的道歉,讓日向愣了會。「為什麼要道歉呢?」   「上班……。」   聽到慕月說的話,日向愣了一下,才了解他的意思,慕月是在擔心自己耽誤到他的上班時間。   他一陣失笑,「別擔心,大不了回家吃自己。」或許是看到慕月心情好些了,日向開玩笑的道。   聽到日向說的話,慕月身體震了一下,抓著日向衣服的手,握緊了。   「我開玩笑的啦。」看到慕月這樣,日向趕緊解釋。「放心,就算我想走,老闆也不會放人,更何況炒我魷魚?」   「……真的?」頓了一下,慕月確認地問道。   「恩。」日向伸手將慕月祭師袍上的帽子掀了開來,安慰似的摸摸他的頭。「真的。」他像是想讓慕月安心般的,重複道。「難道你不相信我嗎?」雙手捧注慕月的臉,將他的頭抬起,讓他與自己直視。   看著日向的眼睛,慕月臉紅了起來,拿開日向的手,將頭垂下。「我相信。」   「呵呵,相信就好。」日向看到慕月的反應,心情愉悅了起來。   「為什麼?」因為哭過的關係,慕月聲音帶著鼻音,聽起來悶悶的。   「什麼為什麼?」將懷中的人抱緊,把玩起披在他身後的銀髮。   對於日向的反問,慕月並沒有馬上回答,將頭靠上日向的胸膛裡,沉默了一下。「…為什麼對我那麼好?」   聽到慕月的問號,日向身體僵硬了一下。現在……是說清楚的時候了嗎?他有些不確定。   自己現在能這樣跟慕月親近,是因為他情緒不穩定,沒時間去注意到。但是當慕月注意到,自己竟然坐在一個男人的懷中,他的反應會是什麼?推開?他不太敢推測。   這樣子,他要怎麼對慕月說呢?說了,兩人的關係會變得如何?他沒辦法得知。   可是,如果不說,要等到什麼時候呢?自己能忍受維持朋友的狀態嗎?他沒有把握,或許,乾乾脆脆的說清楚,若是慕月無法接受,自己也可以斷了這條心。雖然,這需要付出代價,而代價就是-跟慕月以後形同陌路。   下定決心的日向,抱著慕月的雙手,更緊了。   「月……」   沒等慕月的回應,為了讓自己不反悔,日向馬上接著說了。「我喜歡你。」   日向的呼吸變得急促,他現在非常的緊張。等待慕月的反應,是如此的難熬,他真的很害怕所得到的答案,不是自己想要的。   但慕月卻一直沒有反應,在日向的懷中一動也不動的。日向心想,該不會是被自己驚嚇到了?   可是,拒絕也好,答應也好,總比現在這種沉默好得多了,讓人心急如焚啊!   決定不在等待的他,鬆開環抱慕月的雙手,搭住他的肩膀,將他推離自己的懷抱,卻發現慕月的頭還是低垂,眉一皺,他有不好的預感……。   遲疑的用右手將慕月的頭抬起,他…他…………睡‧著‧了!!!!!! 第十八章   氣氛有些詭異…,角落邊有一道陰暗的身影,落寞的灌著酒,像個40歲正值壯年時期,兒女尚未長大,需要龐大的養育費,卻在這時被公司裁員的落魄男子。   「吶……那傢伙,是怎麼回事啊?」水靈指著那方異樣的空間,明明就在同一個地方,那邊不知為啥卻有陰暗當背景,其身後還有些許鬼火飄蕩…這真是太神奇了!   聽到水靈的問話,煞氣噗嗤一笑,整個人趴在桌上,手還誇張的在桌上捶了捶,讓水靈擔心桌子的下場,是不是粉身碎骨,壯烈慘死呢?而煞氣那抖動的肩膀,可以看出他忍笑,忍得多麼痛苦。   而半影,雖然沒有那麼誇張,但是那背著他們的肩膀,也有著詭異的震動。   這兩人,一上線,就被緊急CALL了過去,然後在某人哀怨的低喃中,得知了事情的經過,雖然非常值得同情,但是………這樣真的太好笑了啦!!!!!   「誰來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什麼事啊!!!???」水靈受不了的大叫。   「月月,你知道怎麼了嗎?」一旁的玥迷心,看見慕月也一臉不解,不帶任何希望的問著,誰叫那兩人只顧著自己笑,都不說出來讓大家也笑一下,不是說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嗎!?   「不知道。」慕月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只記得早上日向讓自己哭出來,哭了好一陣子之後,就累到睡著了。等到自己醒來,發現已經被系統嗆制登出,自己帶著頭盔在躺椅上睡著,身體都有些發酸。   「你‧說‧你‧不‧知‧道???」那黑色人影突然轉了過來,咬牙切齒的問道。   「………」慕月不解的看著日向,「是我做了什麼……嗎?」他不太確定的問著。   今天下午一上了線,就發現日向跟煞氣還有半影已經在線上了,找到他們之後,日向就是這個死樣子,難道自己早上在哭過之後,有做了什麼事?慕月拼命收尋腦袋的記憶。   聽到慕月說的話,日向嘆了一口氣,轉過身去,繼續喝著悶酒。   而那趴在桌上憋笑的煞氣,在那瞬間,跌落到地上,抱著肚子,誇張地無聲大笑的翻滾。至於半影,玥迷心敢保證,她剛有看到半影剛喝下的茶,成一道拋物線噴射了出去,下面不知道有沒有倒楣鬼被噴到。   看到這樣,慕月也知道是因為自己做了什麼事,才讓日向變成這樣。他不安的對日向說,「……對不起…」他輕聲道歉。   察覺到了慕月語氣中的不安,日向轉過頭來,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手在慕月頭上拍了拍,安撫道。「是我自己的問題,你不用道歉。」   「是啊,那是某人自己壞事做太多,老天爺稍微懲罰了他一下。」煞氣從地上爬了起來,非常不怕死地補了句話。   「你閉嘴!」日向倏地轉頭,惡狠狠地瞪著煞氣,大有把他拆卸入腹的意圖。該死,早知道就不要叫他們兩個過來了,他一世英明,就毀在這阿!!   「我好怕阿~」煞氣故作害怕樣,誇張的叫道,還拉著半影的手臂,一副嬌弱樣。   「好噁心阿~~」看到那樣子,水靈痛苦地大叫,搓著手臂,好像要把雞皮疙瘩搓掉似的。「你一個大男人,裝啥嬌弱樣,你知不知道那畫面有多~~恐怖啊!?」水靈將多拉長了音,以示那畫面的恐怖程度。   「要也是我裝,賞心悅目多了。」說完,當然引起煞氣的大吐槽。   兩人又爭吵了起來。   半影影邊喝茶邊偷笑,日日還在當他的落魄男子,月月在思考自己做了什麼事,靈靈跟呆氣在吵架,今天還真是美好的一天吶~玥迷心趴在桌上愉悅的想。   今天大家都沒有練功的心情,於是,決定自由行動。   半影悠閒的坐在飯館裡喝茶,日向繼續在飯館喝悶酒,水靈拉著玥迷心跑去逛街,煞氣下線逛論壇,沒事做的慕月只好到處晃晃。   慕月還是第一次這樣逛亦竹城,四處亂走,這邊看看、那邊看看,最後,慕月腳步停在一間外面擺飾著許多怪物模型的店前面。抬頭看向招牌,寵物用品專賣店…?   他想起,自己身上好像有一顆寵物蛋,拿到之後就將它拋在腦後了。慕月邁開步伐,走進店裡,他想該將那寵物孵出來了,不然老是窩在裡面,怪可憐的。   一走進店裡,與一般系統商店一樣,櫃檯站著一個NPC,慕月走了過去。   「歡迎光臨,有什麼可以為您服務的嗎?」NPC臉上掛著職業笑容,恭敬的鞠躬,對慕月問道。   慕月從包裡掏出埋藏已久的寵物蛋,「要怎麼孵出來?」   「將您的血滴到寵物蛋上面即可。」   聽完,慕月將自己的手指咬破,手指在寵物蛋上一畫。蛋一接觸到了慕月的血,「劈哩…」蛋殼表面碎裂了開來。   裡面的生物,拼命的想掙開蛋殼的束縛。最後,牠終於脫殼而出,慕月將牠頭上的蛋殼拿了開來,看清是什麼寵物後,他傻眼了。   雖然以前他的生物學,成績一直都在普普程度,好幾次都有著被當的危機,不過,他很確定,非常的確定,眼前的生物,是………一隻據說應該是胎生的兔‧崽‧子!!!!!!!!   慕月愣在當場,無奈的想。雖然遊戲中的寵物的確是得經由寵物蛋孵化,但是……把一隻胎生的動物放進蛋裡,這樣的景象,實在是怎麼看,怎麼怪啊!!   雖然覺得怪,不過他還是很認命的接受。「接下來呢?」他抬頭望向櫃檯的NPC。   「請先將您的寵物命名。」   命名阿……「神夜…?」聽到慕月輕吐的這兩個字,一半身體還在蛋殼之中的兔子,掙扎了一下,舔著慕月受傷的手指。   「你喜歡?」慕月低頭問。   小兔子停下動作,抬頭望向慕月,隨後,將頭撒嬌似地在慕月的手上磨蹭。   兔崽子的舉動,引起慕月一陣輕笑,「那就叫神夜吧。」說完,一道系統提示聲響起。   系統提示:玩家慕月 成功為寵物命名為神夜。   之後,慕月問了幾個養寵物的問題,順便買了一些寵物必備的用品,將神夜收進了寵物空間,才離開這家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