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(第一部)-6-10

過了一會,他才開口說道。「是牠引我來這的。」   「什麼?為什麼!?」聽到慕月說的話,孫大夫吃驚地問。   「牠想救你。」慕月嘴裡回應著孫大夫,心中卻在想著遇到兔子的情景。   遇到羅賓兔的當時,牠雖然很明顯的蔑視自己,雖然很不爽,不過那是事實沒錯,畢竟自己是個才剛轉生的八級小嫩咖。可是牠還是把自己帶來了這。意思是,有可以不用實力就可以逃出的辦法,亦或是,只是單純的想讓人當陪葬……。   慕月總覺得好像快找出解決問題的關鍵,可是就是無法抓到那最後一道的思緒。   「小子…」感覺到孫大夫在拉扯自己的衣服,慕月打算不予理會,以免思緒被截斷。   可是,孫大夫好像打定主意不給他思考,硬是要打斷他地把拉扯的力道加大。   慕月不悅的看了過去,心想這孫大夫還真是不厚道,自己正在想逃脫辦法,他卻一直打擾。可是當他看過去之後,發現孫大夫正睜著大眼盯著前方,表情驚異,臉上流著冷汗。   疑惑地轉頭看了過去,慕月感覺自己在這一刻,他了解青蛙的感覺了。那種,青蛙被蛇盯住的驚悚感,他想,身旁的人的心境大概跟自己一樣吧。   眼前,是一隻非常巨大的蛇,本來還算寬敞的空間,頓時變得窄小,而他還有大半的身軀還在通道裡。此時,牠正吐著信舌,用那血紅的雙眼虎視眈眈地盯著兩人。   慕月心中大喊不妙,沒想到這麼快就遇到蛇王了。該死!他在心中瘋狂的咒罵著。   而這時,蛇王向兩人襲來,慕月一把將孫大夫推開,閉上眼等待著死亡的痛楚。可是,預期的痛楚沒有傳來,慕月戰戰兢兢地睜開了眼,發現一道黑影正在自己的前方擋住了攻擊。   待慕月看清黑影之後,不敢置信。羅賓兔…?   他沒想到,羅賓兔會即時出現救了自己。   而被擋住攻擊的蛇王,將頭收回,與羅賓兔對峙著。此時,慕月可以在蛇王的眼神,看到不屑,認為區區一隻兔子竟然敢擋住自己的攻擊,無疑是螳臂擋車。   但羅賓兔無所畏懼地回視蛇王。   蛇王憤怒了,牠張嘴露出尖利地毒牙,猛地咬向羅賓兔。而羅賓兔也不是個省油燈,牠拉住慕月後領往旁一躍,避開了蛇王。   將慕月推向孫大夫那,羅賓兔拿出武器-一把翠綠的弓,其上有著精緻的紋路,慕月仔細一看,發現那是帶有魔法效力的圖騰。   羅賓兔將箭搭上,而蛇王因為空間狹小,行動不便,來不及收回攻勢。牠瞄準了蛇王的頭部,將箭射出,準確的中了。蛇王一吃痛,將頭一甩,甩向三人處。   慕月見此狀況,拉起孫大夫角落躲去,羅賓兔也算準時間一躍而起,避開了蛇王。   慕月觀察了一下形勢,知道現在這樣不是辦法,蛇王的弱點-眼睛是不能攻擊的,雖然可以重創卻無法一擊擊斃,反到會讓蛇王發狂。   看著羅賓兔以及蛇王的對峙,慕月尋找破解目前困境的方法。   打蛇打七吋…這句話瞬間在慕月腦海中閃過。他向孫大夫要了些蛇紋草後,便向著羅賓兔大喊。「不要讓牠有空閑!」   聽到慕月的大喊,羅賓兔趁空檔給了一個瞭然的眼神。接收到羅賓兔的示意後,慕月將蛇紋草握在左手,便往通道處奔去。   由於羅賓兔的攻勢,蛇王並沒注意到慕月的行動,讓他得以順利通過。慕月此時也慶幸著,蛇王雖然巨大,卻還沒大到可以塞滿整個通道。他小心翼翼的通過,尋找著蛇王的柔軟處。   終於,他找到了,一處與其他鱗片不同的地方。慕月掏出匕首,爬上蛇王的軀體,瞄準好柔軟處的中心點,幕月奮力一刺。頓時,蛇王劇烈的擺動了起來,而在蛇王身軀上的慕月,在快被甩下時,緊緊抱住蛇王。   而在另一頭的羅賓兔,則趁此機會,猛力一跳,在空中瞄準了蛇王的正上方頭部。放箭一射,蛇王抽蓄了幾下,倒了下來。   在蛇王身上的慕月,感覺到蛇王靜止了動作,也知道成功了,鬆了一口氣,氣喘吁吁的臥在蛇王身上。   稍作調適,慕月走了回去,而蛇王的屍體也消失了。慕月瞄了一眼,發現暴出了不少裝備,他轉頭想找羅賓兔,卻發現牠早已不見蹤影。   「羅賓已經走了,辛苦你了,這些撿一檢吧。」孫大夫走過來拍一拍慕月的肩膀。   慕月也不推辭的,將地上的物品順手收進包裡。   「現在呢?」   面對慕月的問話,孫大夫聳聳肩表示不知。   慕月嘆了一口氣,雖然解決了蛇王,可是自己還是困在這鳥地方阿。   「要是有回城捲就好了…」孫大夫的一聲嘆息,引來慕月的注意。   「你剛說什麼!?」   「啊?」孫大夫不解的看著慕月。「要是有回城捲就好了……?」   「X的!」慕月青筋暴怒,他現在很想一刀斃了孫大夫,可惜剛剛的匕首沒拿回來,不然他會很樂意的在孫大夫的脖子上抹上一下。   「呃…怎麼了?」看到慕月憤怒的眼神,好像想把自己吃了,孫大夫害怕地嚥了下。該不會沒死在蛇王手裡,卻死在這個要救自己的人的手裡吧…孫大夫低著冷汗地想著。   慕月深深吸了口氣,「沒事。」將自己的情緒冷靜了一下,他可不想到這個地步了,卻因為自己失手殺了目標,而讓任務失敗。而事情都過了,他也不想追究為什麼孫大夫沒提過回城捲這回事,雖然他自己也忘了……。   他從包裡拿出了兩張回城捲,無言地將一張遞給孫大夫。看到回城捲,孫大夫像是下巴掉了般,嘴巴開開,驚訝地看著慕月。不過他很聰明的不吭聲,他知道剛剛對方在氣什麼了。   慕月也不理孫大夫的反應,用了回城捲飛回村。一回到村莊,慕月覺得自己好像是離開家鄉好幾年的歸鄉遊子。一切都是這麼地令人懷念阿!   「呼…終於回來了。」身旁傳來孫大夫的聲音,慕月銳利的眼神在那瞬間掃了過去。   「藥…」接收到了慕月的殺人電波,孫大夫連忙答應,並表示得先回醫館一趟。   慕月一把抓著孫大夫,憑著自己的敏捷,硬是把孫大夫在短時間內拖到了醫館前。   將孫大夫往醫館大門推了一下,便在門口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下。他心裡正在咒罵遊戲公司,弄了個這種白目任務。看似困難,卻只要兩張回城捲就可以解決的事。不過,要是自己沒帶回城捲呢?那不就得困在那,等到死嗎!?慕月越想越憤怒。   當慕月心中的那把火快可以燎原時,孫大夫手上拿著一大袋東西,出來了。而他一見到孫大夫,一樣一把將孫大夫抓起,往村長家的方向拖了過去。 第七章   到了村長處,讓孫大夫去給村長的孫子診斷,留下藥方才離去。至此,任務終於解完了,該是算帳的時刻。   「真是太感謝你了,我的孫子能得救全都是你的功勞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,只能以身……」在孫大夫離去之後,村長抓著慕月的手痛哭流涕。   聽到村長說到要以某種方式報答時,慕月一把將村長揮開,臉色鐵青地瞪著他,大有"你敢繼續說下去,就宰了你!"的氣勢。   「呃…」碰了滿鼻子灰的,村長縮縮脖子,為了自己的小命只好正經點。「其實,我除了是新手村的村長外,也是隱藏職業的轉職NPC,必須完成某種任務,才能觸發。」   「所以?」慕月瞇起眼睛,危險地盯著村長。   「所以…你達成了任務,可以選擇是否要轉職為隱藏職業。」看到慕月的樣子,村長有種"吾命休矣"的感覺。   慕月思考了一下,便問道。「怎麼接到這個任務的?」   「這個任務,要給誰接,全賴我這個NPC的喜好。」   「所以說…」話未盡,慕月板起手指。「你是故意要整我?嗯?」   村長在這時,彷彿看到了河岸彼端,有著人在向他招手。「沒……沒……。」可憐的村長,顫抖的說著話。   突然,慕月冒出了兩個字。「……職業。」   慕月的突然轉變,讓村長來不及反應。「阿?」   「是什麼隱藏職業?」  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村長,在知道慕月轉移了話題,便天真的以為自己危機已過。就說沒人可以抵的暸隱藏職業的誘惑嘛,他得意的想著。   「忍者。」村長看慕月一臉疑惑的樣子,便自動自發的解釋起來了。「忍者與遊戲既有的職業盜賊相類似,都是以敏捷為主,使用的武器也相差不多。不過基本上,是忍者可以使用盜賊的所有武器,盜賊卻無法使用忍者的專屬武器。裝備也一樣,畢竟忍者裝太過於少了。另外,忍者可以使用忍術,雖然沒有偷竊技能這一類的,卻是以攻擊為主,其攻擊力不亞於法師。總得來說,算是兼具盜賊以及法師特性的職業。」   聽到村長的介紹,慕月想了一下,將嘴角勾起了一個邪惡的弧度。   「一個不過是同時擁有偷雞摸狗跟體弱多病特性的職業,必須跟巨大白狼玩捉迷藏,跟蛇王親密接觸?」看到村長的臉,越來越黑,慕月黑心腸的再下猛料。「而且沒記錯的話,這裡是新手村吧,另外接的時候,在下敝人我,貌似只有一級。」慕月攤著手,眉毛耍賤的挑了幾下,村長的臉青紅交加,不可不謂,十足的精采阿。   「這個…那個…其實這任務看起來很難,不過用回城捲就可以解決了啊…」村長努力地做著垂死掙扎,卻殊不知,讓慕月更加火大。   「回城捲阿…該說,幸好我是轉生的人,所以,身上會有吧。如果是一般新手,大概就死在那了吧。」慕月臉上的笑容更大了,可是卻讓村長有死到臨頭的感覺。   最後,村長認命的吐了一口氣。「額外獎勵…」   「說。」慕月稍微收斂了臉上的表情,摳起指甲來了。   惡勢力……村長屈辱地想著。「忍者專屬裝備一套以及武器一把,另外殺了蛇王,升到10級後所剩餘的經驗保留,轉職後再給予。」   說到這,慕月才注意到,原來自己已經10級了,那情況根本沒那個心去注意這個。「聽起來不錯嘛。不過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拿一些便宜貨坑我。」   「成長型,裝備跟武器都是。」村長咬著牙說道。「不能再要求了,蛇王爆出的東西不少,夠補償你一些了。」怕慕月得寸進尺,村長先開口警告。   慕月也知道不能太過分,本來在村長提出額外獎勵的時候,就打算要放過他了,後面只是逗逗他。「成交。」   說完,耳邊便響起系統提示。   "系統提示:玩家慕月 達成轉職條件,轉職為忍者。"   "系統提示:玩家慕月 達成任務,獲得獎勵:忍者專屬套裝*1、忍者專屬武器*1。"   而轉職成功後,慕月發現升級提示不斷響起,直到升到了17級才停止。那蛇王的經驗還真是肥。   抬頭看向村長,他走了過去。   村長看到慕月往自己方向走,害怕地退了幾步。當慕月走到他前方抬起手時,他閉上眼睛縮了起來。   看到這情景,慕月笑了笑,手往村長的肩上拍了拍。「謝啦。」說完,便離開村長的住處了。   「呃…」沒想到慕月的反應是這樣,村長愣住了。他還以為慕月拿到獎勵後,要對自己下手了,幸好不是。這時他才發現自己雙腳竟然在發抖。可見他被嚇的不輕。   而離開了村長家的慕月,則走到了醫館,他打算在離開新手村之前補些藥品。畢竟,在新手村的價格,比一般價低了30%。所以他打算先補充好,在離開新手村。不過,因為新手村沒有倉庫,沒辦法帶太多。慕月也沒太在意,反正自己錢很多,會想先在新手村買,是想多少省一些,畢竟自己這次是想體驗遊戲,而不是像之前那樣被遊戲玩,所以賺錢方面,可能會不像之前那樣快速。   到了醫館,踏了進去,發現孫大夫不在。慕月心想,該不會這老頭又跑去採藥了吧,這次沒任務,別想他再去救他。   想是這樣想,慕月步伐沒停的往內走去,他隱約的聽到有聲音。走了進去,發現孫大夫正在磨藥。跟他打了聲招呼,孫大夫才注意到自己。   「你來了啊。我還以為你拿到獎勵後會馬上離開,都10級了。」孫大夫起身拉了張椅子讓慕月坐下。   「想先補些藥品。」   「喔喔,那跟我來吧。」孫大夫停下手上的動作,在衣擺上隨意抹了抹,便往一旁的門走去。   慕月也跟了過去。   進到了裡面,慕月發現這間是存放藥材的地方。他看著孫大夫走到角落,在翻找著。   「嘿咻,這可找到了。」孫大夫拿出了一個別緻的小瓷瓶,「哪,這給你。」說完,便將小瓷瓶遞給了慕月。   「這是什麼?」慕月沒接了過去,只是好奇的看著。   「拿著吧。」孫大夫將小瓷瓶硬塞給慕月,才解釋道。「那個是我的驕傲啊!可以暫時增加血量上限。」聽到孫大夫的話,慕月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小瓷瓶。   「為了做出這個,我花了好幾年,也用了不少珍貴藥材,才終於讓我做出來。哈哈哈!」孫大夫驕傲的挺起胸膛大笑著。   「不,這麼貴重的東西…」慕月正想歸還,卻被孫大夫阻止。   「你就收下吧,我這條老命是你救的,而且,這藥對我可沒用,放著也是放著。本來就是要使用才能顯得它的珍貴阿,不然放著幹麻,發霉阿。」   慕月聽完,笑了笑。他知道遊戲中並不會發霉,不過他還是接受了,不接受反而會傷了孫大夫的心。「謝謝。」   「謝什麼,應該是我跟你道謝才是。」   「唔…嚴格來說,是羅賓兔救你的。」慕月這時想起了羅賓兔,他真是個詭異的存在阿。   「喔!說到這個,我有東西要交給你。你等等。」孫大夫到了另一邊,翻著桌上的布包,慕月認出,那是孫大夫在洞窟裡所帶的那個。   「就是這個!」孫大夫從包裡拿了……一顆蛋,一顆比慕月手掌還大的蛋?孫大夫將蛋交給了慕月。   「這個是寵物蛋,羅賓給我的,你用回城捲飛走之後,牠就出現了,把這顆蛋拿給了我。不過,我想給你牠不會在意的,畢竟我可用不到。」   「這…」慕月有點遲疑。身為老玩家,他知道寵物但是很難得到的。   「唉唷,就收下阿。說不準,羅賓就是要給你的,只是你飛太快。哈哈!」孫大夫看到慕月的遲疑,勸說著。   「謝謝。」   「別那麼客氣。」   就這樣,慕月在孫大夫那,補了大量的藥品,而孫大夫還拿了不少的毒藥給他,說是防身用。另外還有一些藥材,其中也有蛇紋草所做的驅蛇粉。這些孫大夫都沒給慕月收取金錢,說是為了答謝慕月。   於是,慕月就帶著滿滿的藥材離開了新手村。雖然有點不捨,不過這就是人生的必經之路,不是嗎? 第八章   剛回了城,正要走出傳送點,日向沒注意一旁也正要離開的人,一不小心撞到了人。   「哎呀!抱歉。」日向發現撞到了人,連忙將對方扶了起來,道著歉。而當對方抬起頭時,日向愣住了。   好美……。他呆呆地盯著對方。   看到日向的反應,對方皺了眉,掙開日向的攙扶,一甩頭,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直到隊頻裡傳來聲音,日向才清醒過來,這才發現人早已不見了。在隊頻回了幾句之後,日向心想,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見面的機會阿。   而被撞的人,也就是我們的主角-慕月。慕月想到剛剛的情景,心中想著要如何遮一下臉孔,畢竟自己的臉太受人矚目了,很快就會引起他們的注意。用面具的話,也行不通,雖然自己有面具。可是,整個晨星擁有面具的都是排行榜上的,畢竟那是120級以上的BOSS才會掉的東西啊。那自己的身分不就很快就呼之欲出了嘛。為什麼當初轉生的時候,系統沒有改變容貌的選項啊!?   無奈地嘆了下,慕月突然想起,自己可以就職兩種職業。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,慕月嘴角勾了起來,便往轉職殿走去。   一路上,慕月低著頭小心翼翼的不讓人看見自己的臉,幸好自己也知道忍者裝太過於招搖,所以拿到之後也沒急著出來穿。不過轉了職之後,就不一樣了,尤其是……祭師。   祭師有著專屬的長袍,附有帽子,到時候帽子一戴,多少也有遮掩的效果,將忍者裝穿在內也不會引人注目。本來轉生之後就打定主意,要轉一攻一輔,還真是剛好呢。   到了轉職殿,接了祭師轉職,由於祭師是個輔助職業,所以它的轉職任務非常的簡單,基本上都是些跑腿任務。所以很快的,慕月轉完了職。   慕月將忍者裝先行穿上,在外加上轉職成功所得到的獎勵-白色祭師袍,這時,慕月才有研究起忍者裝。他發現,全都紫色的忍者裝,正是自己喜歡的顏色,而它也有遮臉的地方,不過忍者裝,還是無法見人,畢竟它是個隱藏職業,他得低調些。   看了下衣服的屬性,慕月心想,那村長真沒誆自己,還真的是成長型的呀。 忍者專屬套裝 名字:伊賀    等級:LV 1 力量+5      敏捷+10 可使用忍術。   原來忍術得裝備套裝才能使用阿…那如果轉了職,沒有套裝,不就得裝盜賊了嘛。   慕月也順道看了下自己的狀態。 人物名稱:慕月   性別:男 種族:妖狐族    職業:忍者 等級:17        祭師 HP:260    MP:492 體力:15     力量:15 +5 敏捷:44 +10  智力:30 魅力:20     幸運:20 可分配點數:18   將剩餘的全都加到敏捷,慕月打開技能欄,看看自己的技能。 忍者專用技能 分身術 LV 1 在一定時間內製造出殘影,並不是實體,用於擾亂敵人的視線。 脫縛術 LV 1 行動受到限制時,可逃脫。 定身術 LV 1 可以使敵人在一定時間內不能動彈。 祭師專用技能 治癒術   LV 1 回復一定血量,等級越高,回復血量越多。 加速術   LV 1 在一定時間內,增加速度。 生命的祝福 LV 1 在一定時間內,增加血量上限。 復活術   LV 1 復活目標。 種族專用技能 魅惑 LV 1 使用成功,在一定時間內,可操控怪物。 狐火 LV 1 持續範圍技。   由於,等級尚不高,技能擁有的不多。不過,慕月注意到自己的種族技能,在之前自己並沒發現,他猜測是等級限制的種族技能。在晨星裡,種族技能有分等級限制以及天生擁有的。   看完之後,慕月關閉視窗。他打算來整理一下物品。他先將村長所送的武器拿出來觀看。那是一把純黑的手甲鉤,也是屬於成長型的武器。慕月將它裝備在手上揮了下,發現它的型非常合自己的喜好,不過搭著祭師袍,不倫不類…,只好將它拿下。   在翻看其他,發現有許多極品裝備,他想這些應該是蛇王所爆出的東西吧,沒想到蛇王爆出來的東西還真不錯,至少可以賣個1、20萬不是問題吧。因為這些他用不到,他打算拿去拍賣行去寄賣,另外還有轉生前的裝備跟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必須存進倉庫。   於是,慕月先到了倉庫,將該存的東西丟了進去。稍作整裡,便到了拍賣行,將要寄賣的東西隨意設個價錢,就撒手不管。逕自地走到了其他玩家的攤位,逛街去了。   慕月逛街主要是想了解目前的市價,另外還要買個祭師的法杖,畢竟要使用祭師的技能還是得裝備法杖才行。   慕月將所有玩家攤位逛了一遍之後,手上便多了一隻法杖-光之杖。光之杖是以白色為主,杖身有著漂亮的紋路,應該也是魔法圖騰類的,在最上方有著一顆白色圓形水晶,煞是好看。雖然它並不是屬於極品類的裝備,但其外觀正合慕月的意,又跟身上的白色祭師袍非常的搭配,於是慕月還是心癢的把它買了下來。慕月失笑地想,自己還真跟個女人似的,還考慮到裝備的搭配。   一切都準備好之後,慕月發現系統的警示聲響了起來,這才注意到該下線了。一下線他發現自己又玩了一天一夜,不過比起之前,現在已經收斂許多了。以前雖然不到不吃不喝,至少在系統提出警示時會下線,但又會馬上進入遊戲中,所以一、兩天沒睡算是很正常的了。想起之前的玩法,慕月覺得自己沒暴斃還真是命大阿。   依照慣例,先到了客廳打開了音響,慕向月走進廚房。為求簡單,慕向月簡單的下了個水餃,在空檔之餘,他也洗洗米,放下去電鍋煮,將電鍋設定,煮熟後自動保溫。這是為了下次準備,總得幾次吃的營養點吧。而且冰箱內也有許多青菜類,不過也幸好科技的進步,生鮮食品的保存期限都加長了,尤其是青菜類,放個一個禮拜都沒問題。   這點還真適合自己的意,畢竟一個禮拜,甚至如果儲糧夠的話,一個月不出門也是常有的事。在這不出門的同時也能讓自己還可以補充到青菜的營養,而不至於吃些雜七雜八的食物,導致身體狀況變差。當然,現在市面上也有販賣營養液,但是慕向月不知怎樣地,就是不喜歡那個味道,只好辛苦點自己下廚了。   將煮熟的水餃撈了起來,慕向月端著盤子走到了客廳,打開放在桌上的筆電,一邊吃著水餃、一邊看著小說設定資料。無意識的重複著將水餃塞進嘴裡、咀嚼、嚥下的動作,腦中盡是各種小說劇情。   慕向月花了不少的時間才將水餃解決掉,將盤子放到一旁,便開始了寫作。雖然截稿日期是下個月,不過,畢竟自己都在玩遊戲,所以先寫些起來放的好。   "喀、喀"聲充斥在整個客廳之中。大約二個小時之後,慕向月將目前的進度存了檔,甩甩頭,揉揉肩膀,舒緩一下僵硬的肌肉。關了筆電,才將桌上的盤子收起,到了廚房把在洗淨機內洗乾淨的盤子、鍋子取了出來,才將該洗的物品放了進去。   關掉音響,才進了浴室。稍作梳洗後,慕向月抑制想看書的欲望,畢竟自己已經一天一夜沒睡了,身體非常疲憊,關了燈,他強迫著自己進入了夢鄉。 第九章   睡醒之後,吃了個飯,慕月便上了線。   一上線,注意到自己的飢餓度以及耐力,都快到底了。於是,打算先去填飽之後再考慮下一步要做什麼。   走到了飯館,挑了個角落的位置,幸好大清早的,上班的上班、上課的上課,人並不多,很容易的便找到了位置。   點了可以讓五個成年人吃的份量之後,慕月右手撐著頭,在腦海收尋著等等可以練功的好地點。   亦竹城附近的山洞練功點不多,大部分都被挖礦的人佔據了,所以得消去。至於其他地方,自己就不太清楚了,得實際去看看,找點了。   才思考沒多久,慕月點的菜上桌了。遊戲的擬真度,讓慕月這時不禁食指大動,拋開思緒,拿起筷子,大快朵頤。   正當慕月進攻桌上美食時,有不速之客來打擾。「嗨!」   慕月不知是沒聽到,還是故意裝做沒聽見,總之,不理來人,繼續朝桌上食物進軍。   看到慕月,不理自己,那人臉皮的厚度大概可以比擬10層的水泥牆吧。臉上笑容依舊,不要臉的自顧自的坐在慕月對面。   而慕月也充分發揮他高超的專注力,整個人呈現與外界隔離狀態中,把對面的人當作空氣似的。   可惜對方也不是省油燈,前面提過他的臉皮之厚,當然不可能這樣就打退堂鼓,他一臉興致的盯著慕月看,看看是誰定力比較好。   不知為什麼發展成定力大賽,雖然只是對方的一廂情願,不過對方的同夥們正開盤賭著,自己的夥伴是否可以成功達成目的。   這時,慕月終於將桌上可食的物品消滅殆盡,拿起紙巾拭了拭嘴角。將紙巾丟到桌上,慕月就想起身走人了。   見到慕月如此的無視,對面的人臉上首次浮現尷尬之表情,而他的隊友看到這種情形,非常沒有良心的竊笑中。   往自己的隊友那瞪了一下,他開口叫住慕月。「欸,這位祭師大大,留步留步阿!」   慕月愣了一下,才轉頭,一臉你是在叫我嗎?的疑惑表情。   「對對。就是在叫你。」對方見慕月終於搭理自己,高興的狂點頭。   慕月觀察對方,他覺得對方有些眼熟,不過卻想不起來。既然想不起來,就代表不重要,所以慕月也沒費心思的去思考。   「有事?」   「有有!」哈,終於回我了。「是這樣的,我們隊伍缺少了一個祭師,所以想找你一起練。」他做了個自認為帥的姿勢,無視自己的隊友正作嘔吐狀。   「沒興趣。」語畢,慕月一甩頭,就想走人。   「哎呀!等等嘛~」一時情急,他伸手拉住慕月的手,卻在對方的冷眼攻勢下,放了手。   好可怕……。   「不要就這樣拒絕我們嘛。還是,你有隊伍了?」   「沒。」   慕月皺起眉頭,看著對方。此時,對方正以小狗淚眼攻勢中。慕月最受不了的,就是這種眼神,燁姊也常用這樣整自己。他想馬上走人,卻又走不了。暗暗地嘆了一口氣。   「我喜歡單練。」一出口,慕月就後悔了。畢竟,他身上穿的可是祭師袍阿。晨星中,有哪個祭師可以單練的!?沒有!   果然,「你好傷人,想拒絕人也用個好一點的藉口,這樣的藉口怎麼叫人接受?」對方不知從哪掏出手帕拭著那國王的眼淚。   慕月撇過頭,不語。   「啊!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擔心我們不將東西分給你?放心放心!我們絕對不會幹這種事的。」說話同時,對方手想拍拍慕月肩膀以視安撫,卻被慕月迅速地閃過了。   對方感到一絲不對勁,可是馬上的忽略,因為他現在滿心就是想把慕月拉近隊伍裡。   看到慕月不理自己,於是他又提出條件。「看你要平分還是怎樣都可,就算東西全給你也OK啦!」無視自己隊友的抗議聲,逕自的提出條件。   「不用。」慕月真的很想立刻走人,這人也太煩了吧。   「隊長給你當。」不死心,繼續。   「不。」   「我們隊伍有美女喔。」眼看利誘不成,只好轉變策略改成色誘。「也有帥哥。」說完還向慕月拋著媚眼。   「…………」   發現慕月都不為所動,只好使出殺手。「不要這樣嘛~大爺!」哀兵模式啟動中。「你就可憐可憐我們吧,我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祭師,好不容易遇到大爺您,您忍心就這樣讓我們的期待破滅嗎?」   慕月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,想把自己埋到地上去。四周的人都在看戲,還有人看到對方的淚眼,以譴責的眼光看著自己,再加上對方的小狗無辜眼,想要堅決的說不,卻怎樣也說不出來。   輕吐了一口氣。自己這輩子注定就是要栽在這種人手裡。無奈之下,慕月點頭了。   「耶!!我成功了。」相較於,那前一刻淚眼汪汪,此刻卻手舞足蹈繞著慕月的歡喜人。他的隊伍那,有兩道哀號聲和一道低咒聲,還有一個奸詐的嘿嘿聲。   原來是結果開出,一人獨贏。其他三人怨恨的瞪著那跳著不倫不類舞的小丑,心理在盤算著該怎麼殺人。   抱著贏來的賭金,女弓箭手開心的邊數著金幣,邊走到慕月前方,「我愛死你了,你是我的福星啊!哈哈哈哈哈哈!」女弓箭手沒形象的大笑,不顧那跪在地上捶地的兩人以及落寞地坐在椅子上背對這邊的人。   「欸欸欸,揪都媽爹!他是我的,妳妳…閃邊去。」聽到女弓箭手的話,沉浸在詭計得逞的人,頓時清醒,將女弓箭手推遠,像趕小狗似的揮手驅趕。   看到這情況,女弓箭手也不生氣,瞬間雙眼亮起,還有那本來應該正在捶地的女法師也倏地跳起,眼睛發光的盯著兩人。然後兩姝便帶著詭異笑容,嘰嘰喳喳的不知道在討論什麼。   慕月有種後悔的感覺,可惜,在他還來不及反悔的時候,對方邀請入隊的提示傳來。看著眼前放大的臉,慕月上半身微向後想要遠離,可惜對方擺明不放過他,越來越靠近,無奈之下,慕月只好按下接受的選項。   「嘿嘿。」賊笑了幾聲,對方縮了回去,慕月也得以脫困。   「你好,我叫煞氣天翔,狼人戰士。」一個身材高壯的獸人走了過來,伸出毛茸茸的手,慕月也禮貌的伸出手握了下,便放開了。   「半影,人族拳師。」原本背對自己的人轉了過來,是一個人族。慕月在他身上感到一種莫名的熟悉感……。   那本來在討論的兩人,也走了過來。「我是水靈,妖精弓箭手,嘻。」   「我是玥迷心,神族法師,嘿嘿。」她們兩個介紹完,還一臉賊笑的盯著慕月,讓他背後冷汗直流。   「請多多指教。」兩人合聲般的一起說道。   「還有我!日向晚月,人族盜賊。」站在慕月旁的人,也介紹了自己。   聽到他的名字,慕月愣了下。「日…向晚月?」   「你也知道向晚月?跟那個作家名字一樣吧。」水靈湊了過來,說道。   「是吧是吧!」玥迷心也湊了過來,點頭附和道。   慕月心想,要不是她們臉明顯的不一樣,不然自己還真以為她們是雙胞胎。   「就說他抄襲,他還死不承認!」「嘿咩~」又來個一搭一唱。   慕月還沒說話,日向就反駁了。「沒有就是沒有!我也是妳們說才知道也有人叫向晚月的阿!而且我還多個日!!」「哼,騙人騙人。」兩人齊聲說道。  日向自覺說不過她們,輕哼了一下,轉頭對慕月說道。「你呢?」 輕嘆了下,慕月在轉生後第一次介紹自己「慕月,祭師。」 第十章   站在一旁,慕月不得不說,這些人配合的真的很好,也很有效率。   由身為盜賊的日向先行引怪,草原上的牛怪屬於主攻型,所以日向只要靠近他們的範圍內,就可以馬上吸引過來了。拳師以及戰士跟弓箭手都圍在法師周圍,在玥迷心準備魔法時負責保護著她。而水靈在這時並沒閒著,拉弓攻擊太靠近日向的牛怪,而被引過來的牛怪則由半影及煞氣解決掉。   當玥迷心即將完成時,日向往這衝來,將怪引了過來。此時,玥迷心眼一張,瞄準牛怪,大喊。「水之簾幕!」   突然,牛群四周湧出許多的水,瞬間將牠們包圍住,讓牠們的血量一次降了三分之二,被攻擊大半血量的牛群馬上轉移了目標朝玥迷心衝了過來。   「水鏡之盾。」   在玥迷心及牛怪之間,出現了一面水盾,暫時擋住了牠們的衝勢,使得牠們的血量又頓時下降了一些,但水盾無法完全抵擋住,馬上就破滅了。但這短暫的時間,夠讓玥迷心在水靈的幫助下,逃離原地。而煞氣則擺出戰士專屬技能-刀斬的起手式,當水盾碎裂的那一瞬間,往牛群招呼下去。這時,大半的牛怪都已躺在地上,只於些許的。   而半影及日向則在這時從旁攻擊,將剩餘的牛怪解決。最後,水靈上前將地上的金錢及物品全都收刮一空。   如此有默契的搭配,不損半滴血的將一整群牛怪用短暫的時間將之消滅。慕月心想,這隊伍之中,雖然最高等級的才35級,表示他們才剛玩不久,卻有如此的默契及經驗,應該是別的遊戲的老玩家,一起跳過來晨星吧。   這時,他注意到一件事,這樣的一個隊伍,不需要那樣迫切的需要祭師。如此搭配得當,就算有所傷害,也不過是小傷害,用藥品就可輕鬆補回來了,要說省藥品,這樣也說不過去。   慕月皺著眉,思考原因。不過,雖然對他們邀請自己入隊的動機有所疑問,但是慕月不準備提出來。   除了動機不單純外,慕月看的出來他們是真心歡迎自己的加入,雖然自己已經判斷失誤過一次了,但是,慕月還是相信自己的感覺。   「怎麼了?」   突來的問句讓慕月驚醒,這才發現此時,是清完怪的等待時間,大家現在正盯著自己看。   「沒事。」慕月撇過頭,迴避大家的視線。   「真的嗎?」日向才不相信,剛剛大家都看到了慕月煩惱的表情,現在又迴避大家注視的眼光,這不擺明了就是有事。   不過他並不想太過於逼迫慕月,畢竟,認識尚淺,對方會隱瞞也是情理之事。但是,日向心裡就是不太爽快。   「沒事就好了,繼續吧。」日向轉身說道。   其他人也大概能理解日向所想的,所以也都聰明的不作聲。畢竟,當初堅決拉慕月進來的是日向。一開始,其他人對於這件事是持反對態度,他們這個小團體是從上個遊戲就已經存在的,該有的默契、該有的情感,甚至都超過那些現實的朋友。這時,日向想讓新人進來,當然不會一下就得到其他人的同意,不過看到一向隨和的日向,難得的堅持某一件事,所以大家也就不忍心拒絕他,讓他去邀請慕月入隊了。   而當日向轉身之時,慕月感覺四周的氣氛不太一樣,另一邊的牛怪好像在害怕什麼似的,有些小小的騷動。牛怪不安地朝四周退了退,在牠們中間讓出了一塊小空地,說是小空地也不太準確,那裏可以容納10、20幾個人吶。   其他人也注意到這種情況了。「BOSS嗎?」水靈握緊手上的弓說道。   「應該是。」沒有意外的,還是由玥迷心接著話,她在說話的同時,退到煞氣的身後,畢竟身為法師的她,就算是普通牛怪,還是可以輕鬆秒掉她的。   「打?」半影看向身為隊長的日向,尋求他的意見。   日向評估了一下之後說道,「打!BOSS又不是那麼好遇的。」其他人聽到這些話都摩拳擦掌,靜候著BOSS的出現。   慕月也隨時的戒備,雖然離那區域有點距離,不過他還是先將所有輔助狀態加到所有人身上,以免意外發生。   在那塊空地上空間開始扭曲,這是怪物要刷新之前會出現的景象。從那扭曲的空間中,首先出現的是一對相大粗大的牛角,看到那角,眾人嚥了一下口水,心想這被刺到會痛死吧,尤其是身為肉盾的煞氣,臉上還有著冷汗。   片刻,巨大牛羚的身影終於從那空間中,完全的展現。周圍的牛怪,與牠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像是不敢冒犯似的。   「現在,要怎麼打?」煞氣問著。   「得先引過來。」說完,日向看向水靈,意圖非常明顯。   接收到日向的視線,「呃…不會打一隻,結果帶了一堆出場吧…」水靈不安地道。   「如果那樣的話,妳就先拖著牠,然後讓我們將其他引過來的先解決掉,慕月就顧著水靈。」日向看著眾人,直到他們點頭示意才又繼續道。「打完之後,煞氣一樣當肉盾,慕月必須要趕緊替他加血,我怕光是補品會來不及,水靈、半影跟我,會跟著攻擊,順便清掉牠可能會招出的小怪。至於迷心,用水龍吧。」   「那招施法時間很長耶。」   「我們在那之前會撐住的,還有牠好歹是BOSS沒那麼快死,別擔心妳玩不到。」相處了這麼久,日向當然知道玥迷心在想什麼,還不是怕沒得打。   不要看玥迷心這樣,雖然她都玩一些體弱的職業,可是打BOSS可是她的興趣之一,在之前的遊戲中,所有的BOSS全都逃不過她的手掌。這不,她的雙眼早就發光的盯著那隻巨大牛羚了。   聽到日向的話,也知道自己被看穿了,嘿嘿的笑了一下,躲到煞氣後面去了。   「那就這樣,還有問題嗎?」日向環視了一下,確認大家都沒問題後,下令道。「水靈去吧。」   輕點了頭做為回應,水靈掄起弓,小心翼翼的往巨大牛羚那靠近著,途中她得小心避開主動攻擊的牛怪。   終於到了射程距離後,拉弓將箭射了出去後,水靈腳步往後退去。   水靈的箭順利地吸引到了巨大牛羚,水靈身手不慢的將腳踝一旋,往隊友那衝刺,幸運的並沒驚動到其他的小怪,讓其他人鬆了口氣。   身為弓箭手的她,敏捷也是不可或缺的,是故,日向才會派她這個遠攻速度又快的來引巨大牛羚。她發揮最快的速度,她可不想跟巨大牛羚的角作親密接觸,被秒殺事小,沒死的話不就在屁股上捅了的窟窿。她可是氣質翩翩美少女耶,怎麼可以容許這種事發生,所以當然要趕緊逃命。   看到水靈靠近了之後,日向打了個手勢,水靈看到點頭表示了解。她往大家的左方跑去,在巨大牛羚經過時,煞氣衝了過去,從旁給了牠重重的一刀。   雖然只讓巨大牛羚損了一些些的血量,不過也成功的轉移了牠的注意力,轉而攻擊煞氣。   在煞氣被巨大牛羚傷到的同時,一陣光芒馬上照了下來,是慕月。他右手拿著法杖,不間斷的朝煞氣施法,左手在包裡抓起魔力藥水,預備著。   日向以及半影也在這時圍了上去,奮力的攻擊,卻又小心的不讓巨大牛羚的轉移目標。   而水靈則跑回到玥迷心的身邊,跟著攻擊也順便保護她。   此時,玥迷心口中正喃喃地念著不知名的語言,聽音律像是在唸咒般。   正當一切都如此的順利時,巨大牛羚招怪了,在牠左邊的日向首當其衝,慕月看到這情況,緊張了起來,因為盜賊的血量一樣不高,可是他沒辦法替日向加血,因為少了自己的治癒,煞氣很難撐的了。   被巨大牛羚所招出來的牛怪撞飛後,日向緊急地喝了罐治癒藥水,補回消逝的血量後,他一躍躲過牛怪的攻擊。可是,在落地時,卻一時沒站穩,眼看就要躲不過牛怪的第二次攻擊時,一隻箭射了過來。   水靈在看到日向的情況後,馬上轉移目標,並且使用了穿心箭,這項技能具有擊退效果,即使的解救了日向。   於是,在日向跟水靈配合之下,解決了那隻牛怪後,趕緊去幫忙煞氣以及半影。   日向發現,攻擊了這麼久,牛怪的血量也才去掉了四分之ㄧ,他擔心會來不及在時間內消滅巨大牛羚。   在晨星內,所有BOSS都是有時間限制的,一旦時間到,不管是不是有人正在攻擊,還是會自動消失。   現在,只能指望玥迷心的攻擊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