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(第一部)-3-5

捧著剛煮好的熱騰騰拉麵,到了客廳,打開衛星電視,但注意力卻完全不在那上面。此時,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"吃"這件事上。   終於填飽肚子後,慕向月懶散的靠在沙發上,發著呆,突然的放鬆讓他想到了遊戲上發生的事,心裡有著悲傷。   "背叛",除了神,或許沒有人會不在意這兩個字吧。本來藉著轉移注意力,讓他無暇去想到。   但這時,一切就突然地湧進了他的思緒中,無法遏止。他無力地接受這一切的情緒,雙腿曲起,將頭埋在兩腿之間。從那顫抖的肩膀,以及那細小的啜泣聲可以得知,他……哭了。   由於孤兒的身分,讓他從小就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,他並不是外人所認為的那樣的堅強,那樣的冷漠,只是他不會表達罷了。   習慣於壓抑自己的慕向月,在這雖然只有自己一人的空間裡,還是克制著,不讓自己的哭聲溢出。   於是,他哭累了,進入了那可以逃避一切的睡夢之中。   "鈴…鈴…"在一片寂靜的夜晚當中,一道響亮的電話聲,劃破了這個寧靜。   「唔…」沙發上,一個球形物體不安地蠕動著,將頭埋進雙臂之間,企圖阻擋那擾人的噪音。   可是,顯然地一點用也沒。於是,一隻白皙的手,艱難地伸向沙發旁的茶几摸索著,在終於探到電話所在後,他按下了通話鍵。   "慕大少爺!!!你可終於接電話了啊!"一道怒吼聲,從電話上的擴音器裡傳來,慕向月從沙發上彈起,腦子在這剎那被強迫給嚇了個清醒。   「呃,燁姊,早。」唯唯諾諾地打了個招呼,他縮起頭,害怕地盯著電話,右手僵在空中,猶豫著要不要將電話掛掉,可是,如果掛掉的話,自己小命大概就不保了吧。所以他只好認命的收回右手,準備接受炮轟。   "早?早個屁!!現在都幾點了!?"慕向月的招呼好像更觸怒了對方,本來就尖銳的聲音,頓時在提高了一個高音。   「唔…」眼睛瞥向一旁的電子鐘。「九點……五十分?」   "嗯哼~正確來說,是晚上九點50分,這樣叫早!!!??"對方用鼻子哼了哼,讓慕向月的背脊涼了一下。   「唔,這個…那個…。」   "一直睡到剛剛?嘖,當你自己是神啊!作息不正常到這樣,想死嗎?"顯然是慕向月沙啞的聲音出賣了他,讓對方發現他才剛醒的事實。   「呃…唔…燁姊,您有什麼事嗎?」不想讓對方繼續下去,慕向月只好趕緊轉移話題。   "怎麼?沒事就不能打給你啊?想看看你死了沒,算不算有事?"聽到這句尖酸刻薄的話,慕向月不怒反笑。他知道,對方其實是在關心自己,一整天不接電話,除了擔心截稿日期,對方想必也擔心自己是不是出了什麼事,她應該是在發現自己寄的完稿之後,才打電話來的吧。   「燁姊想什麼時候打都可以。」   "哼哼!這樣還差不多。啊啊!差點被你轉移了注意力,算了,念在你是初犯,我就不追究你為什麼昨天都不接我電話的事了。"果然。對方的毒舌以及口是心非,自己可是很了解的。嘴上雖然這麼說,其實心裡擔心自己擔心的不得了,若是今天稿沒寄去,電話一樣沒人接,或許燁姊會馬上衝過來這吧。晃著頭,慕向月打算以後一定要設定好才進入遊戲,不然讓燁姊這樣擔心很過意不去。   "對了,你寄的稿我收到了,沒拖到稿嘛,很好、很好!改天有空請你吃個飯,算是獎勵吧。"   「好。」簡短的應了下,慕向月臉上掛著溫柔的表情,對於他而言,認識7年的燁姊,就像自己的親人一般。而對方,也是將他當作弟弟般對待,雖然嘴上總是損他,可是她算是這世上唯一關心自己死活的人。想到這世上還有這麼一個關心自己的人存在,讓他寬心不少,至少,自己不是一個人。   "好啦,不吵你了,三餐要正常吃,作息正常點,累了就休息,不要讓我下次看到你,還以為是哪跑來的難民啊!"   「恩。」雖然由於沒開視訊,對方看不到自己,可是幕向月還是像被長輩叮嚀的晚輩般,順從的點點頭。   "那沒事了,掰!"   「掰。幫我跟若哥打個招呼。」若哥是燁姊的老公,兩人在兩年前結了婚,依慕向月跟燁姊的關係,自然是包含在女方親友團內,當然也認識她的親親老公了。   "好啦好啦!就知道關心他而已,不說了啦,早點休息,掰~"對方有點小抱怨的說了一下,就掛了電話。   「恩,掰。」按掉通話鍵,慕向月臉朝下的倒向沙發,不知道在想什麼,一動也不動的埋在那。   當初,自己為了排解時間,才去玩遊戲。一方面也是想多交一些朋友,不過看來,自己的交友運還真不是普通的差阿。慕向月自嘲的笑了一下。   不過,剛剛的低情緒,在跟燁姊說完電話之後,一掃而去,他擒著笑容,他想,幸好一直以來,有燁姊的陪伴,不然自己可真的是撐不過那些日子。算了,過去就讓他過去,不管再怎麼糟,日子還是得過啊。   豁然開朗,雨過天青……嗎?   苦笑一下,慕向月決定去泡個澡,舒緩一下疲憊的心靈以及身體。   舒服地泡過澡後,他將腰靠著抱枕,斜倚在床上。右手拿著的書,左手翻著書,優柔的古典樂,從那古董留聲機傳出。   那個古董留聲機是自己花下大錢從古董市場標下來的,在高中時候,自己在電影裡看到,以前人們使用的這種留聲機的時候,自己就有著衝動想要擁有它,這是自己第一次這麼渴望一個實質上的東西。可是,對於一個高中生、一個孤兒而言,那價錢根本就是個天價。於是,在自己終於有能力買下它之後,他興奮了好幾天都睡不著覺,每天盯著轉動的黑膠唱片,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擁有了它。   後來,慕向月每次在看書的時候,捨棄了現在的音響以及音樂,獨鍾古董留聲機所傳出的獨特聲音和古典樂,這也變成了他的習慣,總改不過來。   古典樂,和著斷斷續續的翻頁聲,構成一片和祥、溫馨的氣氛。   曾經慕向月想過,或許,自己就是被這古董唱盤所構成的氣氛所吸引著,它帶給一個自己曾經極度渴望,卻一度的放棄的東西。   拔下眼鏡,揉揉發酸的眼睛,瞥向一旁的鬧鐘,"1:26",也是該睡的時候了。   拿起床頭櫃上的遙控器,將日光燈以及台燈關掉,將腰上的抱枕抽出,將棉被拉起,進入了夢鄉。   將一切的煩惱、一切不好的情緒,隔絕在那獨立的空間之外,只留自己想要的部份。 第四章   刀一揮,將從左方撲過來的惡狼,砍做兩半。撿起地上的物品,坐到一旁的石頭上稍作休息,順便將身上的任務道具整理了一下,20個惡狼指甲,可以離開這了。   慕月現在所在的是,北森的外圍,從上線到現在,都在收集任務道具,到剛剛才終於將所有的物品收集完成。意思也就是說,得進到森林裡去,開始進行找人任務了。   回到村莊,將所有的任務回報之後,就先統計了一下,身上所剩餘的補品。   治癒藥水*20、魔力藥水*5、止血膏*7,唉…看到這些,慕月就有點哀怨了。   早知道,自己就先在身上帶滿紅水(治癒藥水簡稱,因顏色為紅,故名之。)再轉生的,才不至於落得現在這般田地。不過也怪那個愛亂跑的大夫,否則自己也不用為了進森林而煩惱,也可以補充一些補品啊。   嘆了一下,他現在只希望,這任務不要太過變態,不然獎勵好點,至少讓自己有個安慰。   將一切打理好後,慕月便走進森林了。   不過,在進入森林後,慕月發現怪明顯變少了,雖然等級高點,卻還可以應付的來。   不過這樣看起來,森林內部的怪應該會更強,不過就不知道會強到哪個境界就是了。   慕月放慢速度,觀察四周是否有著線索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,如果大夫真的有到了這裡,那麼應該會留下一些線索吧……他不確定的想著,畢竟,這是遊戲啊!被折下來的樹枝,掉下來的樹葉,地上的腳印,這些東西在遊戲裡可是會定時刷新的。想到這些,他心情更加鬱卒,真是……麻煩。   突然,他察覺到了一絲絲的不對勁,沒怪了,自己好像有一段時間沒遇到怪。有一些不好的預感,他皺起眉頭,握緊手上的武器,對四周更加的警戒。他多麼希望,是自己多心了。   可是,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巨大白色物體,明明顯顯地在告訴他,他的希望只是個妄想罷了。   慕月臉上滴下一滴冷汗,他想,自己可能要栽在這了。眼前的白色物體,是惡狼BOSS-巨大白狼,狼的速度很快,若不是自己敏捷的基本點數本身就夠高了,再加上升級到現在,所有的自由點都加到敏捷去,讓自己能即時反應,做了個後空翻,才免去秒殺的狀況。不過,避開是避開了,但接下來的情況還是非常棘手。   打是一定打不過的,可是若要逃跑,能安全離開的機率也非常的小。不過,只要有一線的希望,他是一定不會放棄的。現在的最要緊的是,讓自己有逃跑的機會,他腦中在那瞬間,轉了許多種逃生辦法,但都被他一一否決掉了。   與巨大白狼繼續對視著,他知道對方是在找機會下手,牠在找最不費力的辦法一擊殺掉自己,狼……是一種很聰明的肉食動物啊。   "咕…"緊張的嚥了下口水,不自覺地將手上武器握緊,突然,一個想法閃過。   沒辦法,只好試看看了。   慕月深吸了一口氣,腳踝一旋,腰一用力,一蹬,往反方向奔去,也將整個背後暴露在狼的視野之下。看到這個如此大的破綻,狼也動了,在牠即將追上慕月時,慕月一躍而起,腳蹬了一下一旁的樹,做了一個大弧度的後空翻,翻過那隻巨大白狼。在狼正要轉身攻擊時,慕月將手上的武器擲出,目標狼此時的重心-右後腳,在擲出武器的同時,慕月沒有作停留,不去看是否有擊中目標,身一轉,往既定的方向用最快的速度逃離。   而也許是慕月運氣好,也或許是他的瞄準能力好,不管如何,刀準確的射中了目標。因為重心受到傷害,狼一吃痛,由於剛的速度還在,腳一滑,重重地往一旁的樹摔去。於是,讓慕月成功地逃脫了。   成功逃離的他,不知身後的狀況,也不敢回頭去看,只能沒命似地奔跑。直到,確定身後沒有聲響,停了下來時,慕月發現自己已經跑了一段相當長的距離了。   確認危機解除,慕月右手撐著樹幹,彎著身用左手撐住膝蓋,貪婪的吸進大量新鮮空氣。   該死,這遊戲作那麼逼真幹嘛!整臉脹紅的他,一邊咒罵遊戲公司,一邊大口的吸氣吐氣。   終於稍緩後,他背靠著樹幹,無力的滑坐下來。   好不容易終於舒緩些之後,慕月掏出包子,補足一些耐力跟飢餓度,隨後便站起身,明知在遊戲中,衣服並不會髒,可是還是習慣性的在屁股上拍了幾下。   這時,仔細觀察一下四周,發現這附近也沒有怪的蹤跡,他皺起眉頭,不會吧…?   他在身上翻找了一下,剛剛的武器已經丟了,只好拿出系統送的新手匕首了,原本那把刀是解任務時的獎勵之一,雖然不是什麼好刀,但已經用的有些順手了,所以還是有點不捨。   慕月默默地看著手上匕首的素質,"攻擊:1~1",還真是強的武器啊。   不過,在這非常時期,也只能將就了。   將匕首裝備好,他深呼吸了一下,將心情轉換一下,警戒著四周。   看了下天色,現在是下午時刻了,看著太陽的方向,他往北邊繼續走去,剛剛稍微評估了一下,他知道森林中心在不遠處。   沿路,慕月再也沒遇到半隻怪,可是他還是不敢鬆懈,若是又冒出一隻BOSS,那就得趴回去了,自己走到現在的心血也浪費了。   "唰、唰…"突然,左邊的樹叢有了動靜,慕月退後了幾步,右手抓緊匕首,左手伸進包裡抓了一罐治癒藥水,以備不時之需。   "唰、唰、唰…"慕月感覺到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,他屏住呼吸,等待那不明物體的來到。   慕月可以很明顯的由樹叢的動靜,看到那物體的所在位置,看著他往自己這個方向移動而來。   當那不明物體移到了樹叢最邊緣,慕月專注地盯著那,想看清是什麼東西時,它停住了。   慕月感到非常疑惑,卻不敢輕舉妄動。於是,就這樣僵持住了。   冷汗不住的從他額頭留至臉頰最終沒於土裡,慕月此刻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跳。   僵持了一陣子之後,慕月認為這樣繼續下去不是辦法,天快黑了,到時,不利的還是自己。所以,他鼓起勇氣走了過去。正當他想撥開樹叢時,一道黑影躍了出來,早有警戒的他,馬上舉起握著匕首的右手,想擋住攻擊。但是,他卻沒受到預期中的攻擊。原來是,那黑影一躍,直接越過了他,移至他的身後。   慕月轉身一看,這時,他才看清那道黑影的真面目。   那是……一隻兔子??他不敢相信般的揉揉眼睛,再仔細地看了一次。沒錯,那是兔子!   如果只是一隻普通的兔子的話,慕月絕對不會有這種反應的。畢竟在森林裡,有著一兩隻的兔子是很正常的。可是,眼前的這隻兔子,很明顯的不是一隻普通的兔子。   像人一般的直立著雙腳站著,腳上套著一雙靴子,身上穿的是弓箭手的標準裝,頭上帶著插著羽毛的帽子,這簡直就是,羅!!賓!!!漢!!!而牠頭上也掛著羅賓兔的名字。   慕月滿臉黑線的盯著眼前的兔子,他想這該不會是遊戲公司在惡搞吧……   慕月看著兔子,那隻羅賓兔同時也盯著他看。紅紅的雙眼盯的慕月背脊發涼。   在打量過他之後,羅賓兔雙眼瞇起,蔑視地"啐"了一下,慕月敢發誓,他決定有聽到"啐"的聲音。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淪落到被兔子歧視的地步。   羅賓兔丟了一個鄙視的眼光後,便轉身跑去。慕月看到這種情況,也追了過去。開玩笑,好不容易有了線索自己怎麼可能放棄呢?至於,慕月是如何得知羅賓兔是任務線索的呢?原因是因為在羅賓兔頭上那深藍的"羅賓兔"三字,一般而言,怪物NPC的名字是呈現白色的,一般NPC是淺綠,一般玩家則是淺藍,至於深藍,則是任務NPC,只有任務時才會出現的。   所以,慕月才會緊跟在羅賓兔之後。 第五章   跟在兔子後面,跑了一大段的距離,慕月更加確定,羅賓兔絕對是這個任務的關鍵。因為每當自己落後牠許多時,牠總會慢下速度,等到自己接近時,才又加速。所以,慕月更不敢懈怠的,緊緊跟著牠。   不過,現在他猶豫了。   看著眼前的樹洞,裡頭一片漆黑的情景,讓他卻步。不會真的要進到那洞裡吧…,可是那隻兔子進去了,要不要跟進去呢?   慕月的眉頭擠了再擠,在考慮要不要下去的時候,慕月發現空氣中,有股香氣,不過他並沒有特別去注意。最後,他還是決定下去,畢竟任務還是得解。   正當他想跳下去的當時,他總覺得自己好像看過這一幕,偏著頭想了想,還是毫無頭緒。算了,下去吧。   深深了吸了一口氣,慕月跳進了樹洞裡。進了樹洞,慕月感覺自己好像在坐溜滑梯,順著軌道,快速的滑下。慕月興奮的玩了起來,轉彎處還來個甩尾,玩的不亦樂乎。不過,悲劇往往都是在這時候產生的。   「啊!!!」   慕月在終於滑到出口時,沒想到出口處與地上有著一些些的距離,而這一些些再加上慕月滑下的衝力,很自然地,慕月的屁股與地面做了一個超級親密接觸。   「真痛…」慕月揉揉屁股,心想,幸好這是遊戲,不然不止痛,可能脊椎也會受到傷害吧。不過,就算只有50%的痛覺,也是令人超級無敵不舒服啊!   甩甩頭,慕月打量起四周,可是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到,不過空間中充滿一股香氣,突然他有一個思緒掠過他的腦海。   兔子,黑黑的洞穴……這簡直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嘛!!該不會,等等會看到兔子進到一個小門,然後還得喝下縮水藥水吧……不過,沒記錯的話,故事裡的兔子是穿西裝、打領帶吧,還搞個羅賓兔出來,慕月滿臉黑線的想著。這遊戲公司……還真是惡搞啊。   好不容易,慕月終於拉回了思緒,想著該如何脫困。現在什麼都看不到,亂走的話,恐怕會遇到危險。   怎麼辦呢?啊!慕月好像想到了什麼,右手握拳敲了左手一下。   在包包翻找了一下,慕月掏出了打火石、蠟燭以及燭臺。幸好自己以前常常窩在山洞裡練功,沒有祭師的照明只好隨身帶著這些。   點好蠟燭,拿起燭臺,慕月站起身來想好好看一下四周,這裡大概是一個10坪大的空間,而當他轉身的那時,那坐在角落的一個人影,讓他差點將手上的燭台嚇掉了。   屍體……?慕月小心翼翼的靠近,想確認一下,說不定那個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。   慕月走近時,發現香氣更濃郁了。慕月打算探一下那人的鼻息,當他手靠近之時,那人突然抓住了他的手。   「啊!!」慕月大喊一聲,將那隻手甩掉,往後退了幾步。   這時,他發現那人正盯著他看。   此時,相望的兩人,在此刻天雷勾動地火,一發不可收拾……當然是不可能的事。   「沒想到,竟然會有人。」那人乾裂的嘴唇張開了,那沙啞聲像是久未沾水似的。   「你是孫大夫?」   「你有水跟食物嗎?」對方不答反問。   慕月從包裡拿出水以及包子,遞給了他。「村長叫我來找你的。」雖然對方沒有給他答案,不過慕月還是直覺地認為他是。   餓了許久的他,不顧什麼禮節,看到食物兩眼發光,直接從幕月手裡搶了過來,胡亂地將東西拼命的往嘴裡塞。「咳、咳…」極度饑渴的他,一時間吃的太快,不禁咳了幾下。「村長?該不會是那孩子的藥吃完了?」終於將食物吃完後,孫大夫有點擔心的問著。   「只剩一次的藥。」   「是嗎?」孫大夫閉上眼睛,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像是放棄了什麼東西似的,靠上牆壁。「那也是來不及了。」   「為什麼?」慕月疑惑地問著,村長提過,最晚能撐到藥吃完的隔天,現在都已經找到孫大夫了,將他帶回去就可以了。   「你認為出的去嗎?」在話語中,孫大夫的語氣帶著絕望。   慕月這時,才意識到,此時,他們正位於不知名的洞中。他環顧四周,過去觀察了他掉下的地方,再想想剛剛掉下的情況,知道自己要從那爬出去,是不太可能的。他轉頭繼續探查,發現在另一側有著通道。   不過他並沒抱太大的希望,若是那邊能出去,那麼孫大夫就不會困在這了。   走過去,慕月注意到,有著微弱"嘶、嘶"聲。該不會……   慕月猜測著,腳步不停,繼續往那方向走去。越靠近那,"嘶、嘶"聲越大。   到了那通道口,慕月在可視範圍內,並沒發現什麼,不過為了證實,他還是走了進去。   走了一小段,慕月看著眼前的景象,雞皮疙瘩全都冒出來了。   在光線的鏡頭,遍佈著許許多多的……蛇,地上滿滿的都是蛇。不過慕月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,那就是好像有一道無形的牆,擋住了牠們,不管牠們如何的爬,卻到了某個點時,就轉了方向,決不越過半點。   他在稍微觀察了一下之後,轉身回到原本的地方。問過孫大夫才知道,原來是在他身上有著一種藥草-蛇紋草,它的葉子就如其名一般,就像是蛇的鱗片一樣,而蛇相當害怕這種藥草的味道,慕月這時才明白,空氣中所散佈的香氣,就是這種藥草的味道。   在還沒想到辦法的時候,慕月問了孫大夫為何會困在這的原因。   在三天前,孫大夫跟以往一樣,想到森林裡採些藥草,常到森林採藥的他,平常是不會走太遠的,不過這次不知怎麼地,不知不覺就往著森林深處走去,當他發現時,他已經迷路了。   發現自己迷路之後,他也不驚慌,看著即將下山的太陽,找到了村莊的方向,便往回走。   可是,在回去的途中,他聞到了一股香氣,藥理知識相當豐富的他馬上分辨出,這是蛇紋草的香氣。雖然他知道蛇紋草生長的地方,附近一定有著蛇窟,可是在香氣範圍內,卻不會有蛇。所以,還是循著香氣,找到了蛇紋草。   在森林外圍,沒有蛇窟當然也沒有蛇紋草,發現這罕見的藥草,大夫的本性盡起。孫大夫愉悅的採了相當多的蛇紋草,卻忽略了那快下山的太陽。   等到他注意到時,太陽已經消失在地平線上,月亮升起。不過,孫大夫早有備著火把以及打火石,將採到的藥草塞進包裡,他點了火把,準備回村。   他走了一段距離之後,一不小心,就摔進了這個蛇窟裡。也幸好他身上有許多的蛇紋草,才免去被蛇攻擊的窘況。   可是也困在這了。   「那個通道,你有走過?出不去?」聽完孫大夫的話,慕月提出了問題。   「沒。」   慕月疑惑地望著孫大夫,不語,等著他講解。   「你知道蛇紋草是怎麼產生的嗎?」   聽到孫大夫的問話,慕月搖搖頭表示不知。   「蛇紋草,原本只是一種普通的雜草,可是當它滴到蛇的毒液,便會起了異變,成了蛇紋草。凡事都是一體兩面的,蛇紋草是由於蛇才產生的,但相對的,它所產生的香味,卻是蛇所害怕的。」   不知為什麼孫大夫要說起蛇紋草的來源,不過慕月還是閉口不言。   「但是能讓雜草變異成蛇紋草的毒液,不是普通的蛇擁有的,必須是蛇王級的。而對於蛇王級別的蛇,蛇紋草的味道雖然不喜歡,但是卻無法阻擋牠。」   聽到這,慕月懂了。意思是說,這蛇窟有蛇王,若是通道的盡頭有蛇王在,那麼只是死路一條罷了。   無力地嘆了一口氣,慕月靠著牆壁,難怪之前孫大夫一副放棄的樣子。突然,慕月想到了一件事。那兔子…是怎麼一回事?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?慕月沒發現自己不自覺地說了出來了。 「你遇到了羅賓?」「咦?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