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初次來訪請見自介
CWT31兩天參加確認
  • 872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晨星Online(第一部)序-2

第一章   "恭喜玩家達成轉生條件,是否進行轉生? 是/否"   沒有一絲猶豫,本名慕向月的逐日選擇了"是"。   "是否更改原始ID? 是/否"   慕向月一樣選擇了"是",為了拋棄過去,為了不讓那些背叛的人找到,以往的ID是不能再用了。   "請輸入ID"   「………慕月。」以前所用的"逐日"是期望能找到不同的自己,諷刺的一笑,沒想到還是一樣,到頭來還是只剩自己一人。既然如此,那就當回自己吧。   "輸入完成,由於您為轉生之玩家,轉生後種族為妖狐族,人物創建完成是否進入遊戲? 是/否"   慕向月聽到系統所說的種族後,愣了一下。晨星……有妖狐族嗎?轉念一想,或許是隱藏種族,因為在創建人物的時候種族本應該是讓玩家自由選擇,但這次系統卻直接決定,由此看來,或許是轉生後才會如此吧。想通了,慕向月選擇了"是",重新進入了那讓他留戀的遊戲中。   "系統公告:晨星第一位玩家轉生成功。"   一道公告,驚動了整個晨星。轉生,這個名詞,在官網上查的到,卻只有短短的一行"達成一定條件後,即可轉生。"   晨星至今運行了兩年,卻從來沒人知道如何轉生,轉生後會是什麼情況,在論壇上有許多的人討論過,卻都只是一些個人猜測,沒人有正確的消息。如今,出現轉生的人怎能不轟動?於是,眾人都在猜測著到底是何方人物,竟然可以達成轉生條件。但眾說云云卻還是沒有答案。   "系統提示:玩家慕月成功轉生,轉生獎勵:可同時就職兩種職業。"   此時,慕月正站在新手村中,愣愣的看著自己的狀態欄。   剛剛的系統提示讓他非常的驚訝,可就職兩個職業。要知道,在晨星中,一人只有一種職業,無法修練副職。現在轉生的獎勵,竟是可以同時擁有兩種,若是同時修練攻擊以及輔助職業,那麼自己習慣的單練將會變得簡單了許多。 在他終於清醒之後,打開狀態欄後才發現,再度陷入震驚當中。 人物名稱:慕月   性別:男 種族:妖狐族    職業:未轉職 等級:1       HP:100    MP:300 體力:15     力量:15 敏捷:30     智力:30 魅力:20     幸運:20   在晨星之中,人物基本素質為10,最大值為20。但是自己敏捷跟智力明顯超出了標準值,這讓他不禁呆了呆,而且魅力跟幸運也在最大值。   這…到底是怎麼回事?   深吸一口氣提振精神,慕月趕緊密了GM,他怕是不是有BUG存在。   "由於您為轉生之玩家,素質會多出平常值,此為正常現象,請玩家放心進行遊戲。"   聽到這回答,慕月才鬆了口氣。因為晨星抓BUG抓很大,若是這素質是BUG產生的,那得早些解決,不要自己練的半死,到最後一頭空。   熟練的打開道具欄,發現以前的所有物品都還在,不過以前的裝備是限定職業與等級的,現在已經無法裝備了。金錢因為死亡少掉了一半,幸好自己平常不喜歡在身上帶太多錢。   待會拿去倉庫存一存了,這裝備是不能賣出了。因為"龍皮盔甲"整個晨星也就這麼一件,如果出現在市場上,遲早會被他們找到吧。   研究了一番,發現轉生之後,所有物品、金錢(除了死亡懲罰所掉的一半金錢)都還保留,倉庫的東西應該也都還在,其他素質技能全都重置了,好友名單也清空了。唇一勾,這樣也好,重新來過,物品還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,本以為轉生後所有東西不在,不過看來倒不是這樣。   想起以前,為了經驗、為了寶物,每天除了打怪還是打怪,創了工會之後,一切都以公會為重。攻下了城,成了晨星第一大公會。每天汲汲營營,沒享受過遊戲的其他樂趣,現在倒好,沒了經濟上的壓力,等級對自己也不是絕對了,悠悠哉哉的重頭玩起吧。   想完,慕月深深了吸一口氣,才打量起四周。   這裡是哪??慕月打開了地圖一看,"諾斯特"三個大字在眼前,新手村阿…好吧,先去找村長看看好了。   在晨星中,有四個新手村-諾斯特、恩彌斯、美特克、特里歐納,所有人都是創好角色後,隨機傳送到這四村之ㄧ,一旦到了10級,可轉職的等級時,將無法繼續升級,必須離開新手村,而若玩家並沒有離開的話,在遊戲一天,也就是現實的四小時之內,便會被系統強制送離。   慕月在之前那次是傳送到特里歐納,這次到了諾斯特,將兩村比較了一下。   差不多。這是慕月在看了四周之後,下的結論。沒什麼特別之處,慕月也就不四處觀看,往村長的住處走去。   一路上,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視,慕月皆視而不見,對他而言,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了。   從小就擁有讓人有錯置性別感嘆的姣好面容,不同於一般男性,慕月的瓜子臉隱隱帶著一絲嫵媚,不算大的紫眸輕掩,長長的睫毛勾人似的隨著眨眼的動作搧動,可愛小巧的鼻子下是紅潤的雙唇,長長的銀髮在後隨風飄逸,雖然身上穿的是一般的新手服,卻無礙於他的丰采。   說到路人,就不能不提一下,晨星上市至今兩年,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、說短不短,但是在現今如此眾多的網遊當中,能夠持續火紅兩年,算是不簡單了。而於是,在現在晨星有著上千萬的註冊人口的當時,還是陸續吸引其他玩家。所以,雖然不像前一年那人山人海的恐怖情景,但新手村還是會有一定的人數基準在。   到了村長的住處後,進了屋子,"唉……"一聲嘆氣聲,引起他的注意,抬起頭來,村長正坐在椅子上,一臉憔悴的樣子。   看到這情形,慕月正考慮著要不要開口說話,照這樣看來,大概是個麻煩的任務,自己討厭麻煩,唔……還是不要接好了。   打定主意,慕月正想轉身離開,卻發現兩道充滿怨念的視線直射而來,令他踏出去的右腳懸在空中,怎樣也踏不下去。嘆了一口氣,慕月只好轉回去,硬著頭皮問了。   「有需要幫忙的嗎?」當一問出這句話,慕月彷彿可以看到那村長眼中冒出"奸計得逞"的光芒,誤上賊窩阿……   "唉……"但那村長卻故意似的,無視慕月的問話繼續唉聲歎氣。看到這情形,慕月皺起眉頭,他討厭拐彎抹角的人,想要人幫忙就直說,扭扭捏捏的令人來了氣。   「沒事的話,那我先走了。」慕向月轉身就想要走人。   "阿阿阿阿……請留步阿!"看到慕月沒繼續追問,還一副沒興趣般的樣子,村長只好趕緊把人留下。   這人還真是………平常有人看到這樣子,早就興奮的衝上來問,看看可不可以接到隱藏任務,拿到獎勵。可這人,還真與眾不同阿!   「嗯?」慕月轉身,冷漠的看著村長。   "有件事,想請你幫個忙。"被盯的冷汗直流,村長心想,我怎麼那麼倒楣!!值班的時候竟然會遇到怪人,哀。   原來這村長,是真人所扮演的,在晨星中,村莊中的NPC,會不定時的由真人扮演,這時,往往可以接到一些不同的任務,甚至是隱藏任務,端看扮演NPC的人的喜好。   慕月之前雖然在晨星待了兩年,算是個老玩家,卻是個每天衝等、打寶的練工狂,而他幾乎是不上論壇的,所以他並不知道這點,不過,就算他知道,還是會一樣想走人吧。總歸一句,他怕麻煩!   「什麼事?」   村長瞇起眼,這人還真沒同情心。突地,他嘿嘿的笑了,你越怕麻煩,那我就給你越"簡單"的任務,唉~我真是體貼的人阿。   見村長沒有回應,還露出一臉邪惡的笑容,慕月決定當下立刻走人,免得誤入麻煩的泥沼之中時,村長說話了。   "是這樣的,我孫子最近得了怪病,必須定期服藥,大夫例診也沒出現,但是藥已經剩下最後一次了,如果沒藥的話,我孫子……他、他…嗚…"話還沒說完,村長就掩面而泣。   麻煩的任務?正在考慮要不要接下這個任務的慕月,還是回了話。「所以?」   "所以想麻煩你去幫我找大夫,我必須要留在這照顧我孫子。"說完,村長便睜著大眼,淚眼汪汪的盯著慕月。   看到這情形,慕月想拒絕的話含在嘴哩,怎樣也說不出口,只好無奈的點頭答應。   "太感謝你了,如果完成的話,我會好好的獎勵你的。"看到慕月答應,村長高興的想抱住慕月,意圖趁機卡油,可惜慕月眼明腳快的,往旁移了一步,讓他撲了個空,倒在地上。   「大夫在哪?」冷淡的聲音從村長頭上傳來。   "呵呵…"從地上爬起來,計謀失敗的村長摸摸鼻子尷尬的笑了笑。"孫大夫的醫館在村莊的北邊。" 第二章   「北邊阿…」打開地圖,慕月盯著地圖看,往北邊走,繼續無視旁邊那些刺人的視線。   「小姐,剛玩嗎?需不需要我帶妳阿?我可以養妳喔。」不知道從哪跳出來的人,擋在慕月前面,撥了下頭髮,擺個自認為帥的姿勢。   可惜,慕月完全無視,繼續研究著地圖,腳步往旁一移,直接越過"障礙物"。   「欸!小姐!」看到慕月的動作,那人-暫且稱作路人甲(由於遊戲內可設定隱藏姓名,故無法得知此人姓名,便以路人甲代替之。),臉色青了,用力的拉住慕月的手一扯。   突如其來的拉力,讓慕月腳步不穩,往那人的胸膛倒去,正當慕月即將落入路人甲的懷抱時,慕月前腳往後用力一踏,穩住身形,隨之而來,是殺豬般的叫聲。   「啊啊啊啊啊!」   噪音。關掉地圖,慕月雙手蓋住耳朵,瞪向噪音來源。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踩到對方的腳。   「啊!你,你把腳拿開啊!」   腳?慕月疑惑的低下頭,才發現自己的腳正落在對方的腳掌上,「抱歉。」   說完,慕月再次的開啟地圖,繼續他的研究大業。可惜,有人偏要打擾他。   「欸,給老子等一下。」看到對方竟然如此的無視自己,眾人的嗤笑聲傳入耳裡,面子掛不住的他不禁怒從中來。   慕月皺起眉頭,看向那人,一副有話快說,有屁快放,不要打擾我的樣子。   「妳……好樣的!仗著有點姿色就這樣拿喬?信不信老子讓你在晨星玩不下去?」   「玩不下去?」看過去,幕月很清楚,現在還待在新手村的等級最多也只有10,這人要怎麼讓自己玩不下去?大概是有後台吧。   「對阿。」以為對方害怕了,路人甲挺起胸,一臉目中無人的樣子。「如果妳跟了我,我還可以考慮放過妳。」   「跟你?」慕月臉色怪異的盯著對方。   「是啊!保證妳不愁吃穿。」對方怪異的表情,讓路人甲以為他心動了,而繼續提出條件。   「你是……GAY?」   「當然不是!是哪個傢伙那麼大的膽子,敢說大爺我是GAY的!?」說完,凶狠的環顧四周,殊不知說的人正在他的眼前。   「我。」   「本大爺英俊瀟灑、風流倜儻,堂堂男子漢大丈夫,你說我是GAY??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像GAY的?」   「兩隻。」又是極其簡短的回話,路人甲差點把眼珠子給瞪出來。   「你說什麼??」   輕嘆了一下,又是一個性別雌雄都搞不清的人。「我是男的。」   語畢,便丟下那已經石化的人,繼續他的研究大業。   雖然路途中間出了點小意外,慕月還算順利的走到了村北的醫館。   站在門口前,慕月鐵青著臉,他強烈懷疑,那村長是在耍自己。不,根本就是在耍人!!緊閉的門,在配上掛在上面的小小蜘蛛網,那垂吊下來的蜘蛛明明顯顯的是個諷刺阿。   問了隔壁的NPC村人才知道,原來裡面的大夫,前些時候說要去採藥,卻一直還沒回來。   慕月嘆了一口氣,心想,果然是個麻煩的任務。不過他雖然怕麻煩,卻是一個有始有終的人,所以竟然已經接了這個任務,再麻煩還是會硬著頭皮將他完成。   是故,咱們的慕月親親又回到了村長家。   從村長那得知,孫大夫常會不定時的到森林去採藥,一去可能是好幾天,村人們早就見怪不怪了,所以身為村長的他沒得到消息,也是很正常的。   但是,問題就來了,孫大夫不是個沒責任感的人,村長的孫子得定時吃藥才能控制病情,這他是知道的,藥能吃多久,沒人比他更清楚。而且,以往要出門採藥前,若是可能會離開久點,便會是先留下藥材,以免村長的孫子發病。   看來,是出了什麼事情了。唉,果然麻煩。嘆了第N個氣之後,慕月認命的先去村裡,跟其他村民泡泡茶、聊聊天、喀喀瓜子、串一下門子……當然不是如此。實際上是,先打聽清楚森林的虛實,他才沒那麼笨,連裡面有什麼怪都不知道,就直接闖進去,那樣跟自殺也沒有兩樣了嘛,然後他也順便接接任務。   繞了一便村子後,慕月也大概了解森林的狀況,北邊森林,簡稱北森,外圍有一些低級怪,至於在往內一點,則資訊很少。原因是因為,進到內部的人,都回不來,估計是在裡面迷路或是有較高等的怪。不過,慕月推測應該是迷路所致,畢竟,這裡是新手村,一個只能有10級以下新手的村莊,放個那麼強的怪在這,貌似沒啥意義。   另外,趁著到處收集資料的時候,順手接了幾個任務。一些是跑腿任務,在打聽森林的時候也順手把它解完了,解完升了兩級。其他是一些收集任務,是村子外圍的怪所掉的物品。慕月打算去森林之前,先收集完,順道升個級,保險點在進森林找人,以免,遊戲公司真的那麼不厚道,放了高等怪在裡面,雖然不管怎樣,等級10以內的等級素質都相差不大,不過讓自己安心也好。   打定主意,慕月便動身前往北森…的外圍。不過醫館沒人,沒法補充補給品,幸好怪等不高,勉勉強強應該還過得去。   正當慕月要踏出村莊時,一道警示聲傳來,"玩家血糖低於標準值,請玩家停止手邊動作,下線補充。請玩家在遊戲之虞,也要注意身體健康。"   聽到警示聲,慕月才想到,自己已經上線很久了,於是收回要踏出去的腳,打開系統選單,下了線。   拿起護目鏡,拔掉耳機,慕向月緩緩地睜開眼睛,印入眼簾的,是自己房間的純白天花板。   還沒從遊戲中恢復過來的慕向月,愣愣地盯著天花板,一動也不動的。許久,肚子傳來的"咕嚕"聲,把他的神識拉了回來。   眨眨眼睛,慕向月從床上起身,瞄了一眼床頭的鬧鐘,"9:50",他發現自己已經玩了一天一夜,難怪會被系統提示血糖過低了。   進到浴室簡單的梳洗了一下,出來後,看到電話上的紅燈一閃一閃的,有留言?開啟擴音模式,按下聽取留言的按鍵,才走到衣櫥那抽出一條毛巾,有點恍神地擦拭著頭髮。   "您有108通新留言。"   恩,這聲音怎麼聽都聽不膩。機械音在現在已經聽不到了,除非是可以稱之為"古董"的電子用品,現代人強調舒適,那令人不舒服的機械音當然很快的就被淘汰了。取而代之的是,舒適的真人發音,男聲、女聲端看個人喜歡。無意識的重複手上的動作,腦袋胡思亂想著,沒有注意到那驚人的留言量。可是接下來的留言,讓慕向月嚇掉了手上的毛巾。   "慕~~~大~~~少~~~爺~~~給~~~我~~~接~~~電~~~話~~~!!"活像從地府上來的鬼一般,陰沉的聲音讓慕向月未著遍縷的身子不自覺的抖了抖,手上的毛巾掉下也沒發現。   慘了,忘了設定電話提示了。慕向月青了臉。   由於現在的網遊玩家不可勝數,為了讓玩家不會漏掉平常生活的訊息,於是遊戲公司設計了提示系統。包括電話、電鈴等都可設定在遊戲內提醒玩家。   以往慕向月,總是會設好之後才進入遊戲。不過昨天本是打算起床後進入遊戲內看一下就下線的,卻沒想到發生那件事,突如其來的遽變讓他措手不及,也就忘了其他事了。   無奈的把留言按掉,順便將剩下的留言刪除,想也知道剩下那些是誰打的,內容是什麼,不外乎就是催稿。   瞄了眼日曆,4月22日,截稿日是明天嗎?"咕嚕~"一個響聲從慕向月的肚子傳出。   還是先吃飽再說吧。打定主意,慕向月穿好衣服,先到客廳將音響打開,便進了廚房。在點過食材的存量,剩餘不多,決定做個簡單的東西。隨著音樂的節奏晃著頭、哼著歌,手上俐落的處理食材。   慕向月,是個職業作家。身為孤兒的他,在高中後,自己租了間小套房,半工半讀再加上獎學金,負擔起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,一個人生活至今,家事料理這些,自然是難不倒他的。   填飽肚子後,慕向月出門將生活用品以及一個禮拜的存糧補齊,才回家。   途中經過遊戲店,看到那貼在外面的遊戲艙海報,有點心動,這樣自己就可以長時間待在遊戲中。不過,轉念一想,自己還有個作家身分,每個月有固定的稿件要交,若是自己不小心玩遊戲過了頭而拖稿,那編輯一定會殺到家中,到時讓她知道自己是因為遊戲而荒廢了寫作,那個遊戲艙大概就阿彌佗佛了吧,還有,可能不只遊戲艙,連自己的性命都可能有危險。所以,為了自己的小命,他非常自覺地打消了這個念頭。   提著大包小包的回到家中後,慕向月將該冷藏的食品冷藏,其他生活用品丟進儲藏室。終於做完這些事情之後,他無力地倒臥在沙發上。   等等還得寫稿阿…唉…。嘆了一口氣,一天沒睡了,加上精神上的壓力,讓他很疲憊,可是明天截稿,還有一大半要趕,慕向月在沙發上掙扎著。   最後,編輯的恐怖威力大勝,慕向月無奈地將桌上的筆電打開,在開機的等待時間中,他又發起了呆。直到他終於又清醒過來,時間又過去了將近10分鐘。   哀怨地將檔案打開,稍作瀏覽後,才開始接續下去。   慕向月所寫的,是現今風行的奇幻小說。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中,許多事情都交由機械來完成,在以前只能想像的人型機器人、漂浮車等,現在滿街都看的到了。於是,由於科技的極度進步,人類更加的崇拜魔法這類奇幻的事,既然現實做不到,那就在幻想中求取吧。在這種風氣下,奇幻小說是非常受到歡迎。 原作家 GraySeason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